第67章 (2/2)

死来死去 巫哲 1807万 2021-12-21

“还有钱吗?你现在也不卖烤串儿了,”王钺有些担心,“我们这么一路吃过来,花了很多钱吧?”

“吃能吃多少钱,你吃一天也没多少钱,你要一天喝一箱油我还能琢磨着计划一下。”卢岩笑笑。

“那……”王钺皱着眉。

“你不用操心,我存了不少钱,还有一笔钱在沈南那儿放着呢,”卢岩本来还想逗逗他,一看他这表情是真的很忧伤,“就按咱俩这种吃几个柿子啃两块儿巧克力吃碗牛肉面算享受的平头小老百姓的生活档次,这钱且够着呢,别担心。”

“哦,那以后没有钱了我可以帮你卖烤串儿,牛肉,鸡翅,鸡腿,烤肉……”王钺一边说着一边进了浴室,门关上了卢岩还能听见他在里面数着,“火腿肠炒粉炒面鱿鱼里脊……”

卢岩伸了个懒腰,大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让王钺的身体好好调整一下,卢岩对这个不是太担心,虽然每次拉王钺去跑步都跟绑架似的,但王钺只要开始跑了就会认真跑完。

他担心的是王钺的情绪,万一准备手术的时候他突然害怕了,一个激动连医生带沈南什么的都给一次性洗成傻子,这就麻烦了。

卢岩点了根烟叼着,这个问题得慢慢跟王钺聊,得跟脱敏似的,说多了说烦了也许王钺就没什么感觉了……

王钺洗完澡出来很舒服地往床上一趟,电视都没看两眼就睡着了。

卢岩拿了手机换了张备用的电话卡,打了几个租房中介的电话,初步定下了两个离市区远一些的房子。

小城市就这点好,公交跑一趟全程用不了两个小时,在偏一些的地方租房安静,去市区最多也就半小时路程,比较合适王钺的要求。

王钺一直睡到中午,卢岩带他出门吃了顿烤肉,然后直奔租房的地方。

看第一家的时候王钺就表示不用再看了,就这儿可以了。

这套房子只是两居,不过是精装,还有一个超大阳台装成了阳光房。

房东住市区,这套房装修完了之后一直没怎么住过,小区靠近江边,旁边还有个不要钱的小公园,虽然早晚都被老头儿老太太占领了,但别的时段里散个步还是很舒服的。

当然王钺首先看中的不是装修和环境,仅仅是因为中介说了一句楼下走五分钟有条不大的小吃街,但王钺一听,当即拍板,就这儿了。

这小吃街的规模肯定不如文远街,但对于有食物强迫症的王钺来说效果差不多。

卢岩没讲价,很干脆地就直接就把合同签了,交了一年的房租之后他提的唯一要求就是今天就搬进来。

因为王钺一副新鲜得不得了的样子从客厅转到阳台再从阳台转进餐厅已经四五趟了,要说不能马上住进来,卢岩觉得王钺会相当失望。

一失望就会不高兴,不高兴了就会情绪不稳,情绪不稳就怕不好安慰,安慰不好他还怕会影响之后的手术……

开着车回酒店拿行李的时候,王钺一直拿着房东给的一份租户须知看个没完。

所谓的须知也就是请保持安静,垃圾分类了再扔,屋里家具装修什么的不能随便动……

不过王钺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讲究,他除了研究所和沈南家楼上的屋子,呆的时间最长的是卢岩文远街的老房子,第二长的是酒店。

“我能睡在阳台上吗?”王钺问。

“睡阳台?”卢岩愣了愣。

“嗯,太阳晒得很暖啊,”王钺一脸期待,“你睡过吊床吗?要是有个吊床躺在那里多舒服啊!”

卢岩回酒店退完房之后没有马上带着王钺去租的房,先去了趟户外店,买了一个秋千和一张吊床让人给送了过去。

东西都装好之后,卢岩抱着胳膊站在阳台中间看着王钺:“说,我对你好不好。”

“好!”王钺点点头,着急着要往吊床那边去。

卢岩一把抓住他:“当着金主的面儿都这么敷衍你也太嚣张了。”

“你对我可好了,”王钺笑了起来,“只有你一个人对我好,我也不知道其他人对我好是什么感觉……反正就是你最好了。”

卢岩听到那句“不知道其他人对我好是什么感觉”时心里软了一下,松了手:“当心别摔了。”

王钺没睡过吊床,实物也是头一回见,在吊床旁边转了两圈都还没决定好怎么上去。

“坐上去一躺就完事儿了你转悠半天想什么呢?”卢岩实在忍不住指点了他一下。

“哦。”王钺终于停下了,转过身往吊床上一坐。

刚坐上去,吊床就跟着他的冲力一晃,卢岩赶紧冲上去在他往后翻出去之前抓住了他的衣领。

“哎慢点儿!”卢岩喊了一声。

“吓死我了……”王钺赶紧抓着他的胳膊不撒手,“这怎么睡啊!”

“我拉着你,你躺吧,躺好了就不会翻了,”卢岩一手扶着他,一手抓着吊床,“躺吧。”

王钺侧着身慢慢躺了下去,腿也不敢抬,皱着眉:“感觉我好像老得不能动了一样,睡个觉还要人扶……”

“腿放上去吧,”卢岩乐了,“要不你试试秋千。”

秋千也装好了,就放在一边,是个吊蓝,不过王钺对秋千的兴趣没有吊床大:“不,我先睡吊床,秋千像个鸡窝,你去窝吧。”

“我一会儿再窝,先收拾东西,”卢岩笑着帮王钺把腿放到了吊床上,“躺好了?”

“嗯。”王钺笔直地一动不动挺在吊床上。

“放松点儿,现在可以享受生活了,”卢岩把阳台上放着的小茶几拖到吊床旁边,又把一堆零食和饮料都放在了上面,“我在屋里收拾,你先享受着。”

“嗯。”王钺闭上眼睛,很舒服地应了一声。

他俩其实没什么东西可收拾,全部衣服都放进卧室里的衣柜里也还没占到一半空间,还不如王钺一路上买的零食多。

东西都放好,卢岩又把屋里都擦了一遍,地板也拖干净了之后,他站在客厅里,盘算着还要买些什么东西。

房租是交了一年的,不一定能住满,但就算只住几个月,也有不少东西得补充。

卢岩走到落地窗前,刚想把窗帘拉开给屋里换换气,就听到王钺在阳台那边喊了一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