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1/2)

死来死去 巫哲 1561万 2021-12-21

“嗯。”卢岩应了一声,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王钺指尖在他身上触碰带起的酥麻很快窜开。

他盯着王钺看了看,在他腰后轻轻摸了一把,手挑起王钺的下巴吻了下去。

王钺愣了愣,在他探进嘴里之后才很快地迎了上来,柔软湿润的感觉顿时包裹住了卢岩的舌尖。

王钺没有羞涩,但凡亲密接触开关被打开,他就会立刻全力投入。

诚实而专注直白的反应让卢岩无法抵抗,相当享受。

王钺的喘息,收紧的胳膊,缠着他轻轻蹭着的腿,很快勾起了他身体里的火苗。

他的手在王钺光滑紧绷的皮肤上缓缓游走摩挲,顺着腰,腿,一直向下握住了王钺的脚踝,轻轻一拉,王钺的身体顺着向后半躺着靠在了镜子上。

卢岩松开他的唇,在他下巴上脖子上一连串地吻了下去。

王钺的呼吸有些急促,带着细小的** ,卢岩的吻落在他胸口时,他很低地哼了一声,身体微微地挺了一下,腿也跟着抬了起来夹住了卢岩的腰。

卢岩抓住他的胳膊,唇在他胸口缓缓轻移,舌尖在他皮肤上打着圈。

“嗯……”王钺的喘息里带出一声低吟。

卢岩直起身,解开了王钺裤子上的扣子,伸手准备拉开拉链的时候,看到了王钺身上缠着的绷带。

“靠。”卢岩停了手,小声骂了一句,觉得自己是不是憋太久了差点儿不管不顾。

“怎么了?”王钺用腿夹了夹他,小声问。

“等你伤好了的,”卢岩伏身吻住他,狠狠在他嘴里翻搅纠缠,手在他腰上腿上** 抓揉着,半天才松开了,“我先憋着吧。”

“那我呢?”王钺看着他,“我也憋着啊?”

“废话……你还想怎么着啊?”卢岩把他拉起来在洗手池上坐好,“你现在伤没好呢。”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王钺拉了拉裤子,“你先开始的,现在又这样……”

“我错了,我这不是冲动了么,”卢岩抱着他在他头发上揉了揉,“再说沈南还在外边儿呢。”

“那我怎么办。”王钺有些郁闷地垂下眼皮往自己身下瞅了瞅。

卢岩伸手摸了摸:“一会儿就……下去了,我也一样啊。”

王钺低着头没说话。

卢岩看着他轻轻颤着的睫毛,过了几秒钟一咬牙:“靠,我帮你弄。”

“嗯。”王钺很快地应了一声。

卢岩伸手拉开了他裤子上的拉链,把他** 拉下拽了拽。

手刚要握上去,他突然听到外面房间里似乎有声音,王钺也在这时一把按住了他的手:“沈南醒了?”

卢岩迅速一把把王钺抱了下来,靠到墙边,他觉得自己真是色字当头,刀砍下来了估计都发现不了。

“卢岩。”外面传来了沈南的声音,声音有些低,透着虚弱。

“我……靠,”卢岩松了口气,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洗澡呢,你醒了?”

“洗完了说吧。”沈南说了一句,不再出声。

“吓死我了,”王钺在身后舒出一口气来,“裤子都掉了。”

卢岩回过头,王钺正弯腰把滑掉脚面上的裤子提起来,他差点儿笑出声,在王钺脑袋上抓了一把,轻声说:“腿挺漂亮。”

“现在好了,不用弄了,”王钺低头拉好拉链,“下去了。”

“你伤快点儿好就行了,”卢岩亲了亲他脑门儿,“我去看看沈南。”

“嗯。”王钺拍拍裤子。

沈南闭着眼躺在床上,卢岩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你老板呢?”

“嗯?”卢岩对于沈南一睁眼就问关宁有些意外,“躲起来了。”

“你是不是要去找她。”沈南说话有些吃力。

“是。”卢岩在床边坐下。

“不要去,”沈南闭了闭眼睛,“我被转移到疗养院的时候听到了……研究所几辆运材料的车都被……炸了,你懂我意思吗。”

卢岩沉默了几秒钟:“懂,关宁他们现在不惜一切代价。”

关宁那边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要清除掉研究所的成果,37和18,为了这个目标已经牺牲了很多。

而现在……

“她知道37还活着,”沈南说,“你不能让关宁找到你。”

第37章放马过来

卢岩一夜没怎么睡着,整晚都能听到耳边王钺轻轻的鼾声,脑子一直转着没停过。

一大早天刚亮,沈南和王钺都还在睡着,他起床出门到汽车站里的小超市买了盒巧克力。

回到房间吃完了两块巧克力,王钺翻了个身,哼哼唧唧地揉着眼睛醒了,睁眼盯着他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吃什么?”

“巧克力,”卢岩看了看还没醒的沈南,放低声音,“你去洗脸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