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2/2)

死来死去 巫哲 1542万 2021-12-21

想到这些,卢岩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 。

用摩托车把沈南弄回旅馆是个技术活,尤其对于王钺来说。

卢岩要开车,沈南动不了,只能靠在卢岩身上,再让王钺摞着坐在最后面扶着沈南。

“你要是扶不动了就说,”卢岩交待王钺,“他摔下去也没事的。”

“嗯。”王钺很认真地点点头,胳膊环在沈南身体两侧向前伸过来抓住了卢岩的衣服。

沈南趴在卢岩背上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王钺还算不错,一路上都抓着卢岩的衣服没有松过手,沈南也一直稳稳地靠在卢岩背上没有摔下去。

但卢岩把车一直开到旅馆门口停下了,王钺还抓着他衣服没撒手。

“没事儿吧你?”卢岩感觉有点不对,反手把王钺的手拽开了,借着光看了看,王钺的手冰凉,还保持着抓衣服的造型。

“麻了。”王钺皱着眉动了动手指,甩了几下手。

“你怎么一直没说?”卢岩下车把沈南背到背上,“先回房间。”

“停车了才发现麻了的。”王钺笑了笑。

小旅馆的前台对于卢岩大晚上又弄回来一个人并没有多问,卢岩把沈南弄回房间放在了床上。

沈南除了跟高位截瘫似的动不了,有些疲惫之外,别的地方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感觉怎么样?”卢岩弯腰看着他。

“晕。”沈南说。

“先休息,明天醒了再细说。”卢岩把他身上的病号服扒了,给他盖上了被子。

沈南没再出声,大概是因为药力作用,没几分钟他就睡着了。

卢岩这才有空拉过王钺的手看了看,来回搓了搓,一直到王钺的手有了温度他才问了一句:“还麻吗?”

“早就不麻了,”王钺靠在桌边笑了笑,表情看上去挺享受,“沈南睡着了吗?”

“嗯,也可以说是晕过去了。”卢岩回头看了看沈南,突然有点感慨,要是这回没能把沈南弄出来,这么一天一针地打下去,沈南最后会变成什么样,真的不敢想。

“我困了,”王钺小声说,“我们睡一张床吗?”

“嗯,不然你是想跟沈南睡一张床么,”卢岩把王钺推进浴室,“我帮你擦擦,伤口好了就可以洗澡了。”

“我身上有没有怪味儿啊?”王钺有点担心。

“我闻闻,”卢岩笑着帮他脱掉外套,凑到他脖子边上闻了闻,“没有,一身药味儿。”

“啊,被药味儿盖住了吗?”王钺松了口气,“还好。”

“本来也没有,这么冷的天儿,”卢岩小心地把王钺的t恤也脱了,摸了摸他有些瘦的肩,“你得好好休养休养了。”

“怎么休养?”王钺回过头。

“吃了睡,睡了吃,”卢岩笑笑,“先长胖点儿再说。”

卢岩用毛巾浸了热水,在王钺背上一下下轻轻擦着,他从来没干过这种伺候人的活,动作不太熟练。

其实他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伺候一个小孩儿。

“沈南的记忆也恢复了,”王钺胳膊撑着墙,看上去很舒服地闭着眼,“他不喜欢我。”

“他一直都不喜欢你,”卢岩捏捏他的肩,毛巾避开王钺背上的绷带擦了擦他的腰,“他就那样的人。”

王钺身体猛地扭了一下,笑出了声:“痒,别碰我腰。”

“站好,”卢岩把他转了过来,搓了搓毛巾继续在他胳膊上擦着,“其实沈南不是不喜欢你……”

“他不喜欢研究所做的事,”王钺搂住了卢岩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所以就也不喜欢我了。”

卢岩搂搂他的腰,举着毛巾:“你别乱动成么,还擦不擦了啊?”

“不擦了,痒痒的。”王钺仰起头冲他笑笑。

“你怎么这么烦人呢,”卢岩笑着把他抱到洗手池上坐着,“你说我多难得伺候一次人。”

王钺还是笑,腿绕他身后勾着:“我帮你擦吧。”

“我擦个屁啊,我一会儿直接洗澡了。”卢岩在他腿上摸了摸。

“擦吧,我帮你擦擦,”王钺拽了拽他的衣服,“挺好玩的,我帮你擦完你再洗嘛。”

“这有什么好玩的,你要想帮人擦我给你介绍个地儿,”卢岩有些无奈地脱掉了上衣,把毛巾搓好放到王钺手上,“澡堂子里有专门干这个的,搓澡师傅,你可以去。”

“帮别人擦?”王钺举着毛巾。

“算了你擦我吧,”卢岩指指自己,“使点劲儿。”

王钺很卖力地在他胸口上用毛巾搓了几下,又停下了盯着看。

“看什么,在仓库那阵儿估计能搓下泥来,”卢岩在他脸上弹了一下,“今儿肯定没戏,别瞅了。”

王钺用手指按了按他胸口:“我喜欢这里。”

“流氓。”卢岩乐了。

“还喜欢这里,”王钺又按了按他肚子,“肌肉很好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