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2/2)

死来死去 巫哲 1728万 2021-12-21

崔逸和18都已经没了,车里那个不知道什么人的也死了,研究所的这个操蛋项目关键的环节已经全毁了,但出钱做这个事的人还在,这么多年大把投入的金钱和物资,就这么打了水漂,没人能咽得下这口气。

在老屋已经呆了三天,这是极限,再不走连沈南和关宁都会有危险。

卢岩把东西都收拾好,出门去房东老头儿家把他家放着没用的旧农用车给买了下来,打算就用这车把王钺弄走。

回到屋里的时候,卢岩一眼就看到了王钺睡觉的姿势跟出门前不一样了,他跑到床边:“祖宗,醒了?”

“嗯。”王钺闭着眼睛应了一声,把胳膊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卢岩赶紧配合着弯下腰,王钺搂住了他。

“能动吗?”卢岩在他鼻尖上亲了一下,“咱们得走了。”

“能。”王钺一手勾着他脖子,一手揉了揉眼睛。

“那你起床洗个脸,”卢岩捏捏他下巴,“我买了辆车,一会开车走。”

“看到你真好。”王钺看着他。

卢岩笑了笑,犹豫着问了一句:“他呢?”

“谁。”王钺慢慢坐了起来。

“二,你知道二是谁吧。”卢岩拿过衣服给他穿上。

“知道,”王钺穿好衣服坐在床上愣了会儿,指了指自己,“他在这里面。”

卢岩没有说话,看着他。

“他不会再出来了,”王钺笑了笑低下头,“崔医生死了,他就不会再出来了。”

卢岩摸了摸他的头发:“不会再出来了是什么意思?”

王钺抬头看了看他,伸手搂住了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肚子上:“我是我,也是他。”

卢岩手抖了一下,推开王钺,扳着他下巴:“别吓我,你是谁?”

“我是斧斧,”王钺弯着眼睛笑了笑,眼神又有些失落,“他把记忆留给我了。”

“等一下,”卢岩有点儿紧张,“你告诉我,你喜欢的是崔医生还是我?”

“你啊,”王钺看着他,“我一直都喜欢你啊。”

第34章你很嚣张啊

王钺慢吞吞洗漱的时候,卢岩蹲在老屋门外的空地上折腾刚买来的那辆八手农用车。

虽说这车买来也就是从这里开到有班车经过的路上就可以扔了,但王钺身上有伤,状态看上去也不是太好,他还是想让车能稳当点儿。

卢岩很清楚王钺的身体素质,尽管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但王钺从小就在研究所里呆着,活动的空间就八平米的“宿舍”,每天的运动就是从“宿舍”走到“活动室”,还有在“活动室”里的那些折磨……

“你不是说买了辆车吗?”王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卢岩站起来擦了擦手,拍拍车座,“就这辆,房东家两辆旧的让我挑,还一辆蓝色的,我要了这辆红的,跟咱俩的鞋比较搭。”

“你怎么这样……”王钺靠着门捂着肚子笑了半天,“我以为是沈南那辆一样的大车呢。”

“别笑了,一会儿伤笑裂了,”卢岩过去搂着他的肩把他推到车边,“你坐车斗里吧,我给你放张小凳子。”

“我想坐前面。”王钺指了指前座。

“前座我得坐呢,开车啊。”卢岩进屋拿了张小木凳放在车斗里。

“那么宽呢,能坐下两个人了啊,”王钺坐到了前面的座上,又往边上蹭了蹭,“你看,我占不了多大地方。”

“前面这儿连个抓的地儿都没有,”卢岩不放心,王钺一直捂着肚子,估计是伤口还不舒服,万一再给摔下车,“路这么颠……”

卢岩的话没有说完,身后老屋的门突然哐地一下关上了,他吓了一跳,但是没有回头看,盯着王钺:“你很嚣张啊。”

“走吧,”王钺心情似乎还不错,拍了拍车把,又按了两下喇叭,“这个喇叭怎么像鸡叫……”

“鸡叫就鸡叫吧,反正用不上,你没看村里的狗见了车都不带让的么,得你绕它,”卢岩坐到他旁边,本来应该坐正中,现在被王钺占掉一半,他只能歪着身体扶车把了,“你扶好。”

“嗯。”王钺一手扶住身后的车斗,一手拽住了卢岩的衣服。

卢岩开着车往村口颠着,他开车技术很不错,但第一次在这种路上开农用车,发现这玩意儿挺要技术,拐来拐去的一不小心车轮就会卡到土坑里。

王钺路上想说话,开了两次口都被颠得跟结巴似的,于是不再说话,只是转着脑袋东张西望。

车好容易开出了机耕路之后,俩人同时舒出一口气来。

“脸都震麻了。”王钺搓了搓自己的脸。

“伤口疼吗?”卢岩看了看他。

“还好,”王钺拍了拍红棉鞋上的灰,“一会儿要是路过大点儿的商店去买两双鞋吧。”

“嗯?”卢岩愣了愣,“干嘛,你不是喜欢这双吗?”

“红鞋是不是挺傻的啊?”王钺偏过头看着他。

也许是杠二记忆的影响让王钺对这双鞋有了新的判断,卢岩笑了笑:“你喜欢就行,穿双绿的也没事儿。”

等班车的地方在县城的路口,到了地方之后班车还要等人,于是卢岩带着王钺找了家鞋店买鞋。

卢岩对于王钺认识到火红的棉鞋太耀眼夺目的事没有多说什么,但王钺重新挑出来的鞋让他再次深刻认识到了审美这东西的确不是一份记忆就能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