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1/2)

死来死去 巫哲 1728万 2021-12-21

跑回老屋之后王钺还在睡,卢岩把他放到床上,检查了一下伤口,还有点渗血。

他用被子把王钺盖好,跑到房东老头儿家借了辆破自行车,一路丁当响着直奔下西村卫生所,买了点药和绷带再丁当着回到老屋。

把王钺的伤口都处理好了之后他才松了口气,还自行车的时候顺便在房东家买了只果园鸡拎了回来。

杀鸡拔毛,把鸡给炖上了,他站在灶台前才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儿累了。

回屋里拿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点了根烟,看着飘起来的蓝色烟雾发愣。

之前发生的事,以一切都化为灰烬做为结束,但直到现在,卢岩的脑子里还不断回放着一个个片段。

感觉跟做了一场梦似的。

其实这场梦并没有做多长时间,到现在太阳才开始落山,村里人做饭的炊烟也刚陆续飘起。

但在卢岩感觉里却过了很久,从他被18一阳指戳倒在地到现在,就跟过了好几天似的。

而王钺这一睡不起的样子看起来势头强劲,一只鸡炖好了,他还在床上呼呼睡着,还带着轻轻的鼾声。

卢岩试着叫了他两次,都没有反应。

卢岩又跑了一趟卫生所,借了血压计什么的测了测,除去醒不过来之外,王钺一切正常。

也许是太累了。

卢岩喝了两碗鸡汤,把剩下的鸡汤热了热放好,躺在了王钺身边。

他也累了,还困,就像是什么重大任务完成了一样全身发软,他拿过王钺的手握着,在他手心里一下下轻轻捏着,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早上醒的时候,卢岩觉得有点儿喘上不上气,睁开眼发现王钺胳膊搭他胸口上,腿也甩到了他身上。

会翻身了?

“斧斧?”卢岩把他的胳膊从自己身上拿下去,把王钺推成平躺着,“醒了?”

王钺皱了皱眉,哼哼了两声,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又很快地闭上了。

“还睡?”卢岩有些无奈,掀开他衣服看了看伤口,“我给你换药啊?”

王钺没有反应。

卢岩叹了口气下了床,轻手轻脚地帮王钺换了药,感觉自己跟伺候皇上似的。

王钺这不知道要睡多长时间,卢岩虽然知道他身体没什么问题,但心里却一直有点没底。

杠二杀了崔逸之后,人格就一直是斧头了,那现在杠二倒底什么状态?醒过来之后两个人格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我去热鸡汤,你要不要吃点?”卢岩实在叫不醒王钺,只得抛出了食物大招,“果园鸡,炖了挺长时间的,汤很甜……我拿过来给你闻闻?”

卢岩进厨房把鸡汤热好了,用个大碗盛了,端着碗刚一转身,猛地发现王钺站在厨房门口。

“哎!”他手里的汤碗差点摔了,“怎么突然就起来了啊!”

“你不说喝鸡汤吗?”王钺走进厨房,低头闻了闻鸡汤,“好香啊。”

“你别动我给你拿出去,”卢岩把汤拿到屋里桌上放好,回头看了看王钺,这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不能确定眼前站着的是斧头还是杠二,“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有点儿扯着疼,”王钺掀起衣服指了指自己的伤,坐到了床子旁边,“还有点晕。”

“一会儿吃点儿消炎药,”卢岩坐在他对面,“别的地方呢?”

“挺好的,”王钺低头喝了口汤,“好喝。”

“斧斧。”卢岩试着叫了他一声。

“嗯?”王钺捧着碗一边喝汤一边抬眼看着他。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卢岩问,这是斧头没错,但状态跟平时傻呵呵的斧头差别有点儿大。

“没,”王钺垂下眼皮继续喝汤,一碗汤都灌下去之后才放下碗抹了抹嘴,靠在椅背上沉默了很长时间,“我杀了18。”

说完这句话之后卢岩看到了他眼里闪着的泪光。

“这不怪你,”卢岩赶紧过去搂住他的肩,在他头上揉着,“这不是你的错。”

“崔医生说,18比我小好多岁,”王钺靠在他身上,声音很低,“以后我就是哥哥了……”

“嗯。”卢岩记得18对着王钺叫的那声哥哥。

“他长得挺可爱的,”王钺声音还是很低,听不出情绪,“比我爱说话,我们聊天的时候都是他在说,可烦了……”

“嗯。”

“我想睡觉。”王钺说。

“那睡,睡吧,”卢岩把他抱到床上放好,“再睡几天,你就可以穿着小高跟鞋跟那群小猪一块儿跑了。”

“嗯。”王钺闭着眼睛笑了笑。

王钺这一觉睡得卢岩有点儿心惊胆战,整整两天,没有醒过,吃喝拉撒全都省略了,连姿势都没变过。

这次别说弄醒他,卢岩把满汉全席菜单背了一遍都没能让王钺醒过来。

“再睡不变猪要变植物人了你知道么?”卢岩两天都没怎么休息,守在桌边,时不时给王钺翻个身,“久睡床前无孝……夫,你懂么?再不醒我走了啊。”

卢岩说的是实话,是得考虑离开这里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