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1/2)

死来死去 巫哲 1346万 2021-12-21

“我能一边唱美国国歌一边给你把长恨歌默写出来,”卢岩继续按着按钮,“这东西是干什么的?斧斧说18也有。”

“限制。”王钺回答。

“限制什么?”卢岩的手停了。

“记忆和能力。”王钺说。

卢岩放下了坠子,拿出烟盒慢条斯理地拿出一支烟:“你想干什么。”

“想要自由,”王钺慢慢抬起头,“不被控制,不被折磨。”

卢岩没有说话。

“你一个人救不出沈南,还有关宁,也没办法带走小斧斧,”王钺看着他,“你要靠我。”

卢岩沉默地抽完了一支烟,重新拿起了坠子,继续按了几下。

王钺不再说话,看着他按着按钮。

最后一组数字按完之后,卢岩看了他一眼:“对么?”

王钺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不对。”

数字肯定没有按错,卢岩对自己这一点很自信。

那说明这个密码不对。

小螺号滴滴滴吹,小螺号滴滴滴吹……

卢岩脑子跟要起飞的螺旋桨似的转着,感觉自己脑浆都要被转出去了。

不是简谱。

那是什么?

这东西只有一个按钮,只有来回按这个一个按钮。

因为涉及到按的次数不同,能做为密码的只有数字。

但数字不对。

数字不对。

还有什么数字?

为什么要用一首歌来提示数字?

为什么不是一公式,一组字母?

卢岩皱着眉盯着地上的落叶,为什么?

为什么没教王钺歌词只教了曲调?

有风吹过,地上的落叶打着转在他和王钺之间来回飘着。

卢岩心里有些烦躁,落叶在风中飘荡这种美妙的场景在此时此刻完全没有美感可言,一片,两片三片,忽快忽慢地从眼前掠过。

对于脑子里正疯转着小螺号的卢岩来说,这种合不上节奏的忽快忽慢让他烦躁。

他伸手扒拉了一下脚边的落叶。

节奏。

节奏?

节奏!

卢岩猛地抬起头看着王钺。

“怎么,”王钺又冲地上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真的要感冒。”

卢岩一把抓过他胸口的坠子,按着小螺号的节奏开始在按钮上一下下按着。

小螺号滴滴滴吹,海鸥听了展翅飞,小螺号滴滴滴吹,浪花听了笑微微……茫茫的海滩,蓝的海水,吹起了螺号,心里美哟……

一首歌完整地按完之后,卢岩松开了坠子。

坠子在王钺胸前轻轻晃动着。

几秒钟之后,一直闪烁着的灯停了。

卢岩的心跳一阵加速,感觉节奏都按着小螺号来的。

王钺低头看了看坠子,慢慢抬起头,看着卢岩笑了笑。

“对了。”他说。

王钺这两个字说出口的瞬间,卢岩在风里感觉到了某些变化。

无法形容,说不上来是难受还是舒服。

他慢慢靠到了身后的石头上。

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苏醒。

跟之前回忆爆发时那种极度的痛苦和混乱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