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1/2)

死来死去 巫哲 1613万 2021-12-21

而且已经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

王钺却突然出了这样的状况,临时换地方有危险,不换地方……扔下王钺走?

卢岩想到了碎掉的杯子和灯,还想到了那种生无可恋的低落情绪。

想到了关宁老母狐狸对自己的栽培,想到了革命先烈,想到了胸前鲜艳的红领巾……

“你走吧。”王钺打断了他的思考。

“嗯?”卢岩收回天马行空的思绪看了看王钺。

王钺挺平静,也挺……委屈?

“应该是有挺重要的事吧,”王钺低下头叹了口气,“走这么久一句话也没跟我说,我跟你说话你都没听见。”

“是有挺重要的事儿,我现在有麻烦,”卢岩放缓声音,“你路上跟我说话了?”

“嗯,你没理我,我就没再说了,”王钺点点头,“你走吧,要不我去文远街等你?你多久回去啊?”

“大概几天吧,不超过一星期。”卢岩估计了一下时间。

“哦。”王钺又点了点头。

卢岩抬头看了看天,犹豫着轻声说:“那我走了?”

“嗯。”

卢岩等了一小会儿,看王钺虽然一直低着头,但似乎没有要暴走的兆头。

于是慢慢退着走了几步,又说了一句:“你乖乖的哈。”

“嗯。”王钺低着头应了一声。

卢岩转身顺着小路大步走了。

一直走了十来步,身后已经感觉不到王钺身上的冷气了,他才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

迈出去的步子又停下了。

王钺还站在原地,但没再低着头,正往他这边看着。

卢岩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忍心,莫名其妙就想起来小时候他碰到只流浪狗,分了口包子给它,小狗一直跟着他,最后站在路口一直看着他摇尾巴的场景。

这种回忆对于卢岩来说很诡异,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情感波动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自己会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出现这样的反应。

如果这不是王钺新的暴走能力no3,那只能说他就算完成得了任务也差不多该隐退了。

在卢岩把怜悯这种东西从自己脑子里扫出去准备转身继续走的时候,王钺突然抬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

卢岩心里跟着狠狠地软了一下。

“** ,”他咬牙小声骂了一句,又冲王钺提高声音,“你哭什么啊,你一个挺牛逼的鬼没事儿就哭一鼻子算怎么回事儿……弄得跟送情郎一样你是不是还打算化个望夫石啊?”

“什么……是望夫石啊?”王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带着哭腔问。

卢岩对于自己脱口而出这么个词很是无语:“……就是望着老夫的石头。”

“你不老啊。”王钺还是带着哭腔,又抹了一下眼睛。

卢岩叹了口气,慢慢走回到王钺面前,看到王钺脸上全是泪痕。

“你怎么老哭啊?”他轻声说。

“我不知道,”王钺低下头,“我就是怕。”

“怕什么?”卢岩问。

“你要是不想理我了,就这么走了,我也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只能呆在这里,哪里也去不了,就我一个……”王钺说着说着就没声儿了,低下头,哭声突然大了起来。

“哎哎哎!”卢岩一听这动静就急了,王钺哭起来的样子可怜巴巴儿的,他忍不住抬手往王钺脑袋上扒拉了一下。

王钺头发还挺软的。

又……

王钺这回没有像前几次被碰到时那样喊起来,而是哭得气儿都快喘不上来了,往前一把抱住了卢岩。

这一抱,抱得相当结实。

卢岩能清楚地感觉到王钺哭得微微有些颤抖的胳膊和他消瘦的身体。

这种感觉很奇怪……心疼,不忍……跟第一次那种无法言说的低落情绪一样来得突然而无法抵抗。

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卢岩皱皱眉,因为想起了那只狗?

还是因为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卢岩轻轻抱住王钺,在他肩上后背上轻轻拍着:“别哭了……”

不会,这种熟悉感只停留了几秒钟就消失了。

卢岩在关宁近乎冷酷的训练下度过了十几年,这种经历根本不可能有。

肩头的衣服已经湿了,王钺的眼泪像开了闸似的,哭得声儿都不出了,就一个劲儿抽着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