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1/2)

死来死去 巫哲 1458万 2021-12-21

卢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不通王钺为什么会对着一个男人把男朋友三个字说得如此自然。

“没有,”卢岩拿起外套穿上,“你歇着吧。”

“我不能去?”王钺明显愣了一下。

卢岩看到了他脸上的失望,停下了往门口走的脚步。

他不希望有人知道他去沈南那里是做什么,严格说起来其实他并不习惯身边时刻有个人跟着,尽管只是个别人都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的“人”。

但王钺一脸失望让他犹豫了,王钺刚替他忙活了好几个小时,现在自己扭头就要把他扔下……

“走吧,”卢岩看了他一眼,“记着……”

“别说话,”王钺迅速接过他的话,“我知道。”

卢岩开着小电瓶往沈南家去,王钺坐在他身后。

“能看到我吗?”王钺从他左肩头探出脑袋,“镜子里?”

卢岩扫了一眼后视镜:“能。”

“我不能。”王钺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王钺的脸又出现在他右边肩头:“这边镜子呢?”

“能。”卢岩说。

“卢岩,”王钺沉默了一会儿,“你肯定有些不同。”

“嗯?”

“对于我来说。”

卢岩没说话,没错,是有些奇怪。

从王钺出现的那天开始,所有的事就都很奇怪,身边呆着一只鬼,还有比这个更不同的么。

“你看得到,听得到,还碰到过我,我看不见镜子里的我,你能,我用不了你的身体,”王钺在他身后轻声说着,“为什么?”

王钺说的这些,卢岩已经想过无数次,为什么也为过无数次了。

但就像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任务失败一样,没有答案。

“明天我带你去找个人。”卢岩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一句。

“谁?”王钺很有兴趣,“找人做什么?”

“我还不知道,去了再说吧。”卢岩叹了口气,现在这种什么也不知道,连个大致方向也没有的感觉很不爽,他很少有这种感觉。

目标,目的,计划,方向,条理,才是他一惯以来的思维方式。

沈南不是本地人,不过在这儿已经呆了快十年,该有的都有,表面上经营着一家酒庄,别的跟肖睿东差不多,不过肖睿东没女朋友,沈南有女朋友,还都是月抛的。

不过今天卢岩去的不是沈南平时呆的家,卢岩说的“去你那儿”指的是沈南用个假名在酒庄旁边租的一套普通两居室。

卢岩到的时候,沈南已经泡好了茶,客厅里只亮着一盏淡黄色的小灯。

“过段时间我得搬家。”沈南给他倒了杯茶,起身在旁边桌上放着的一台黑色机器上按了一下。

沈南是个谨慎的人,这东西能干扰窃听设备,卢岩坐在沙发上慢慢喝了一口茶:“嗯。”

“老四死因是心脏骤停,但诱因不知道,”沈南点了根烟,“也没查到他之前有心脏方面的就医记录。”

卢岩看着茶,沈南停了停,看着他:“有什么方法让一个没有心脏病的人猝死?”

“洋地黄中毒,奎尼丁中毒,”卢岩靠着沙发,“心肌缺血,过劳,情绪压抑……惊吓过度……”

“更没痕迹的呢?”沈南皱着眉。

卢岩放下杯子想了想:“死亡笔记。”

“靠,你知道老四真名么?”沈南笑了,“跟你说正经的呢。”

“我很严肃,”卢岩也笑了笑,低头点了烟,往站在一边发呆的王钺脸上扫了一眼,王钺看到他了之后,他又说了一句,“不知道他是意外死亡还是本来就快死了。”

“嗯?”沈南没听懂他这句话。

“问我吗?”王钺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天没有合适的身体,你不说快死的人我才能用吗,那就没人快死啊。”

老四没病,起码是没有在那会儿就得死的病,卢岩弹了弹烟灰,虽然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有很大的可能是有人下了手。

谁呢?

高手啊。

卢岩有些惊讶自己竟然完全没有觉察到。

“记得以前我跟你说过,你那天的录像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吗?”沈南换了话题。

“嗯,现在要改说法么?”

“大概,不确定,只是很小的细节,之前看了几百遍也没看出来,那天无意中扫到的,”沈南皱着眉,“但要说被动过手脚,技术难度不是一般大,还这么天衣无缝……再说我们弄到录像之前应该没人进过机房。”

卢岩没有问是什么细节,又是什么样的手脚,他对沈南的信任让他可以不去追问这样的内容,他只需要知道,录像有可能被人大手笔地动过,就行了。

可是为什么。

目标到底是谁,能让人下这么大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