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1/2)

死来死去 巫哲 1576万 2021-12-21

“啊?什么?”37听得很迷茫,吃k记的愉快心情被扫掉了一大半,都没记住小姑娘都说了什么,只好再次打断了她,“不要了不要了怎么这么麻烦,给我一份饭算了。”

“培根蘑菇饭,巧手麻婆鸡肉饭……”小姑娘低头又开始报菜名。

“哎!”37忍不住喊了一声,旁边排队的人都看了过来,正在一边拖地的服务员也停了手看着他,这让他很郁闷,把钱收回了兜里,他根本分不清小姑娘说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他没想到吃个k记会这么麻烦,很郁闷转身走出队伍,“吃个快餐都这么费劲你们还开什么饭店啊,不吃了!”

小姑娘有些尴尬地没有出声,旁边拖地的服务员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吃个快餐的智商都没有你还吃什么饭。”

37很恼火,也很失望,当然还有些不好意思,这年头在k记连点餐都点不来的人估计没几个了。

所以这个服务员声音很低但还是被他听见了的话让他非常没面子,扭头指着那个服务员:“你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服务员停下了拖地的动作,站直身子看着他,手指在拖把棍子上轻轻敲了敲。

“你……”37想说话,但看清这人的脸之后他停顿了一下,盯着这人瞬间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这服务员挺高的个儿,身材很好,长得也很……帅,还有他喜欢的小麦色的健康肤色……

服务员大概在等他说话,扶着拖把没动。

37往他面前迈了一步,想伸手摸一下他的脸,但手刚抬起来,突然觉得本来就很疼的脑袋一下像是要炸开了似的,疼得他眼前一个劲儿蹦着小花,身上也疲惫得发软,老控制不住地想往地上跪。

接着就是强烈地心慌,心跳节奏完全乱了,这当然不是对眼前这个帅哥服务员一见钟情,这是……

心脏病?

37还没来得及细想,心脏位置猛地一阵绞痛,疼得他全身都往一块儿缩。

他眼前一黑倒在地上的时候,听到四周发出了一片惊叫声。

完了。

又!

又……死了?

卢岩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做个笔录做了两个小时让他精疲力尽。

蹲在派出所门口的路边抽完两根烟,他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关宁打来的,一接通直接劈头就是一句:“你怎么回事?”

“姐你消息很灵通啊……”卢岩站了起来,往公车站走。

“那人怎么死的。”关宁问。

“急性心梗,”卢岩摸了摸裤兜,好半天才摸到一个钢蹦,“我就说了一句话……对了,我觉得你可以给我派活了。”

“嗯?”

“我失业了,我被辞了。”

“你被肯德基辞退了就让我给你派活?卢岩,你都多久干不了正经活了,别难为我,你不要名声了我还要口碑呢。”关宁说得很不客气。

“我现在可以干了,我……”卢岩捏着一个钢蹦靠在公交站牌下,看着远远开过来的车,“我今天一句话就说死了一个人,别再让我去跟踪婚外情了。”

关宁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那行,明天你去跟踪上回说的那个小三儿,不要求你一句,十句,二十句,你要能把她说死了,我给你派个大活。”

没等卢岩再说话,关宁把电话给挂掉了。

卢岩啧了一声,捏着钢蹦上了车,扔进投币箱里正要往后面走,司机叫住了他:“两块!”

“不是一块么?”卢岩愣了愣,他身上就一个钢蹦的零钱。

“两块,空调车。”司机盯着他。

卢岩翻了半天也没能找到第二个钢蹦,只好往投币箱里扔了五块钱,坐到了最后一排。

人要倒霉起来不光是开口一句话就有人能嘎嘣一下死你跟前儿,就连坐个公交都要比别人多交四块钱。

到站以后车上只剩了卢岩一个人,他下车之后,司机直接甩了拐弯的那个站,顺着直道把车开走了。

卢岩叹了口气,慢慢往家溜达。

这一段路相当破旧,没有路灯,没有商店。

因为是旧城区,路上被大货车压出来的一个个大坑快一年了也没人来修,深点儿的坑下了雨能养鱼,一到晚上就能听到车子爆胎的声音,卢岩失眠的时候数过,多的时候一晚上能爆十来辆。

走过最烂的那一段时,卢岩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每一个人的脚步声都不同,但一般就那么几种,对于卢岩来说,很容易分辨。

身后这个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不是路人。

两秒钟后,尖锐的刀刃顶到了他后腰上。

“哥们儿,”一个压低了的男声在他身后,“借点儿钱。”

卢岩停下了,没转身也没动:“没有。”

“别废话,钱包拿出来,还有手机,”刀刃往他腰上戳了戳,“这儿可没摄像头,捅了白捅。”

“那你捅吧。”卢岩回答。

劫道这位是新手,卢岩从他声音和打个劫还啰啰嗦嗦老半天的风格就能判断出来,就这废话一大通,被抢的要跑早跑没影儿了。

而且这人还追不上,之前的脚步声能听出来,他穿的是双不合脚的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