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2022万 2021-12-21

宫里传话让沈郁去一趟御书房,沈郁便离开了。江离闲着无聊,正巧福来端着一个木箱子和两本账本走进来。

“这是什么?”江离翻了翻账本看见里面一条条明细,才明白这是裕王府的生活开支。

“王爷说以后这些都交给王妃您来管。”福来把木箱子推到江离面前,江离打开箱子看见里面全是一张张银票。

“这是王府所有的资产了。”福来说。

“只有银票?王爷没有什么房产吗?”江离打开一张张银票看,银票数目都不太大,应该是朝廷的俸禄,但是王爷这种皇亲贵族的手里居然除了俸禄什么都没有?

“没有。”福来抬头说,看着江离的眼神突然多了一层悲戚,“别人都说王爷把利益看得太淡泊,可我觉得王爷会不会根本就没想在这里长留。”

江离拿着银票的手颤了颤,过了一会儿拿出几张面额较大的,问道:“这些我能处置吗?”

“当然可以。王爷说王府的钱以后都归您管。”福来突然笑着说,就像阳光驱散了乌云的阴翳。

江离把账本还给福来,拿着钱出了王府回到南馆。南馆大门紧闭,门口张贴的红纸上写着:公子大喜,放假数日。何时开门?暂且不知。

江离推开门看见顾青他们正在收拾菜做午饭。顾青看见他还很惊奇地问:“新婚第二天就想起我们这群兄弟了啊,不容易啊!”

“一边去。”江离推了推顾青,在另一个椅子上坐下。“我娘呢?”

“你脑子糊涂了吧?”顾青趁机怼他,“苏姑娘当然回江府住了啊。”顾青用胳膊肘撞了撞江离的侧腰问道:“怎么?昨晚爽不爽?”

江离看着顾青的坏笑突然眯了眼睛,狐疑地问道:“你们是不是干了什么?”

“顾大哥在给沈王爷的敬酒里放了一丁点那个药。”七月坐着矮板凳正在摘韭菜,一边看着江离解释说。

“天杀的,你怎么什么都说!”顾青一脚踹在七月的板凳上,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寒凉。他颤抖的回头看见江离煞白的脸色,绷紧的额角,黑暗的眼睛和勾起奇妙弧度的嘴角。

“你想体会一下我现在腰有多疼吗?”说话的声音低沉,仿佛从喉咙中挤出来的。

顾青立刻跳起来往后院跑,江离一脚勾起顾青刚坐的椅子,两手抓住椅子背朝顾青跑去的方向砸了过去。

“天杀的,动真格啊!”顾青一边叫嚷一边跑。

其余的人都退后站在桂树边上靠着栏杆瞧热闹,阿巫端来了桌上的喜糖和瓜子递给三月。

“咱们的人怎么都爱跑后院啊?”三月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嘲讽。

江离这时一脚蹬翻了七月刚摘好的韭菜,拿起七月坐的小板凳又扔了过去。

“对啊,后院门还是死的。”阿巫继续说着。

“上次是不是你跑的后院?”三月侧头嘲笑阿巫。

“是吗?”阿巫拆了一块糖咬在嘴里,后院传来顾青声嘶力竭的叫痛声,阿巫继续平淡地说:“记不清了,这糖好甜啊!”

“啊!疼疼,我错了,江离我错了!我给你捏腰,我给你捏一天还不行吗……”

御书房里,沈郁和另一个大臣一同站着,手里接过太监递来的奏折说:“皇兄,您的意思是上官丞相手里有大笔银款。”

“从这个密折上来看应该如此。”皇上清了清嗓子,拿起一杯茶,把茶盖揭开品茗茶的香气,眼睛却盯着两位臣子的一举一动。

“这个折子的来源可靠吗?”沈郁继续问道。

“和上次说上官建树贪污的是同一人。”

站在沈郁身旁的老臣说:“如果上官丞相在官盐中的确贪污了一笔巨款,那这笔银子会被用来干什么呢?上官府也没有修缮翻新,更没查到他有置办什么家产。”

“他如果只是把钱妥善的放在一个地方就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一次贪污这么多,而是会细水长流。”沈郁分析道。

皇上点了点头,“我赞同你的看法。你再说说,他会把钱用在什么地方?”

“我现在也没有证据,不过是瞎分析。”沈郁低下头。

“但说无妨,我只是想听听皇弟你的看法。”

“……招兵买马?”沈郁开门见山,直戳要害的说。

“招兵买马?那可是造反的大罪。”老臣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吓得冷汗直流。

“我只是认为其他事情用不了这么多钱,当然这都只是我的猜测。”沈郁也跪在了老臣身边。

“无事,无事。不过是我们几个人聊一聊而已,爱卿都跪下干嘛啊?快起身起身。”皇帝从龙椅上起来,走到老臣身边扶起老臣,又扶起沈郁,夸奖说:“皇弟有自己的看法我很欣慰啊,小泉子把朕的墨宝赐一幅给裕王。”

沈郁往后退了一步,低头拱手谢礼说:“多谢皇兄谬赞,墨宝就不必赏赐了,府里一房子都放着皇兄您的书画,已经没地方放新的了。”

“哦,是吗?”皇上尴尬地又看向旁边那位老臣。“那可是一幅上等的画作啊,要不赏给爱卿你?”

老臣低头用袖子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

作者有话要说:

走过路过留下一个评论就再好不过(???)

第43章第43章

吃过午饭,江离顾青和三月去了张公子的府院。顾青一边数着银票一边说:“给张东来还完钱还剩好多,这些钱要干什么?”

江离接过顾青递来的剩余的钱看了看说:“想再开家店。”

“再开个妓院?”三月问他。

“……不是,为什么你就想着要开妓院呢?”江离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这志向立的。”

顾青拍了拍三月的肩膀给他解释:“南馆是江离的混账大哥开的,不是他自己想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