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977万 2021-12-21

“王爷在大门口,准备上马了。”

江离正要拔腿往大门走,想起一事又转身问福来,“你不陪王爷去临南吗?”

“王爷要小的留下准备您和王爷的大婚。”

江离点点头往大门走。一路遇见的老妈子、丫鬟、小厮都低头喊着王妃,江离只草草应付,回个嗯或干脆点点头。

“修这么大个府。”江离心中嘀咕,自己出身小门小院,就算沈老爷子再怎么贪污置办家当,跟王侯贵胄比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江离追出大门外的时候,沈郁正翻身上马,两手拉着马缰绳,身上多了件白毛领披风。

“沈丛生!”

江离站在门槛里,一手扶着门框。

“我叫沈郁,字丛生,丛生也是我的法号。”

“那我叫你丛生哥哥吧。”

江离的头斜倚在门框上,沈郁在马上转头看他。“丛生哥哥。”江离虚弱的喊了一声,也不知道离得那么远的沈郁能不能听见。

江离想说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娶我,想说我今天也叫你丛生哥哥了,想说你上马的样子很帅,但为什么是离开。想说很多很多,想要你听我说……

最后只想起夫子说过,黯然销魂者唯别离而已。

沈郁冲他点点头,手在胸前衣襟按了按,摸到那个平安袋后,两腿一夹马身,“驾!”

尘土飞扬时,谁也没注意到花园的湖水无风起浪,一条青龙在落满梅花的湖面上腾跃而起。

“江离,沈郁,你们在哪?”海龙王一边推开书房的门一边喊。“哇!”把墙上的画都扫了一眼后,海龙王的眼神停留在榻上的那幅画,微微皱起了眉头。

春阳正好,金灿灿的光透过纸窗洒在木榻上,海龙王从桌上取来未干的毛笔在江离的脸上画下了和顾青一样的道子。

第35章第35章

江离出了裕王府,本应该走近路从雁鸣大道直接回南馆,但江离还是习惯从花街的青石路进去。丽春/苑的大门楼富贵堂皇,牌鼎上雕龙画凤,从里面走出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一手扶着后腰,一手抱着个美人儿。

大中午的生意还不至于来的这么早,想必是昨晚翻云覆雨累了半宿,如今睡到日上三竿。江离打眼瞧了一下,男子四十的年纪便大腹便便,一脸的络腮胡从耳根起遮了大半张脸。

江离打他眼前过,男子下石阶时没站稳,加上青石路上有小摊的积水,滑了一** 蹲儿,急赤白脸的坐在地上骂:“操他娘的!”

江离走过十几家回到南馆门前,刚要撩长袍进门,就见一公子坐在大堂中背对着他。顾青和阿巫坐在他对面,拉着一张长脸。

“怎么了这是?”江离一边进门一边问。

顾青看见江离就像看见救星一样直扑过来,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

“到底怎么了?”江离走到桌子跟前,公子转过身来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江离回了个礼后拿起水壶倒水喝。

阿巫站起来指着公子说:“梁公子要给三月赎身。”

“噗。”江离一口水喷了出来,连忙捂着嘴咳了几下。阿巫不慌不忙的擦了满脸的水,继续说道:“梁公子给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

阿巫眼睛暗示桌子中央的那张银票,江离扫了一眼银票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公子,公子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正端庄的坐在那儿抿嘴微笑。

江离紧张的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三月呢?”

阿巫朝江离挪了几步,手附在江离的耳旁悄声说:“被四月七月拉走了,刚在这儿冲着顾青得瑟呢,俩人差点没掐起来。”

“那也没问三月的意思?”

“三月当然不想走,人来这儿又不是为了钱。再说赎身要卖身契,你看看三月有吗?”阿巫给江离使了个眼色。

江离手抹一把汗,拉开椅子坐下,对着公子解释。“梁公子是吗?”

公子点了点头,“江公子。”

顾青阿巫坐在江离身旁,三人谁都没先开口,手在桌子底下推搡。

“三月这个事儿比较复杂。”江离率先开口,“感谢梁公子的厚爱,但是三月和我们相处惯了……”

“是钱不够吗?”梁公子急忙从袖子中又取出几张银票来。

“不,不是这个意思。”江离一边推脱,一边看见银票眼睛都发直了。顾青在桌子底下狠狠掐了一把江离的腿,疼得江离直叫唤。

“哎哟,哎呦呦。”

“江公子怎么了?”

顾青笑着摆手,把银票推到梁公子手里,“没事没事。梁公子你把钱收回去吧,三月的意思您也清楚,我就不多跟您费口舌了。”

梁公子眼皮一下耷拉下来,盯着桌子也不言语。江离还在偷瞄桌上的银票,被顾青活活瞪回去了。

“我着实真心喜欢三月,还劳烦您能替我说说情。”半晌,梁公子开口说,声音有些哽咽。坐在对面的三人没说话,梁公子便继续说:“我也知道三月他是个多情的人,他对我没多少意思。”梁公子挽起袖子,露出手腕一截淤青,“前日有个武将与我说在三月口中几次三番听到我的名字,他不服气非要与我比试比试,我还以为三月虽不说,但实则倾心于我,一时心热鲁莽了。”

梁公子站起来拱拱手,冲着顾青三人鞠了一躬,把桌上的银票塞到袖子里走了。

“你就非惦记那点钱了?”顾青在江离眼前挥了挥手,江离正悲伤地目送梁公子离开,钱到手又送走的滋味太糟心。

江离叹了口气,走到柜台后面拿出小木箱,小心翼翼地取出其中三千两的银票。顾青走到他身旁取了酒壶打酒喝,斜眼瞟他手里的银票。

“才三千两,人家可是拿出你几番了啊。”顾青靠着柜台喝酒,还不忘戳江离的心窝子。

“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江离把银票搁到袖子里。“苏姑娘呢,大中午的没见人?”

“后厨拾掇菜呢。”顾青走到桌子跟前从阿巫手里交来一块点心。

“你非得抢我的,幼不幼稚。”阿巫气的说他一句,从桌子上的红木梅花盒中重新取出一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