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2/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2473万 2021-12-21

“江府啊,你不是一直想回去吗?”

“江府吗?”江离摇了摇头,“太贵了,一万五千两。赶着日子前买个小宅子就行,到时候我们都搬去那住。”

第33章第33章

阿巫没坐一会儿就爬上楼睡回笼觉了,江离把账本放回去,晨起寒气重,回房间取了件披肩出门。

勾栏陆陆续续地打开门做生意,此时太阳方才刚刚升起,南馆开门一般没有这么早,一个个的都得睡到近中午才悠悠然起床。

怡红院门前有一个小伙子在扫地,远远看见江离便跑进门,等江离走到跟前时才发现那人拉着怡红院的老鸨对他指指点点。江离心里清楚,这半个月南馆生意红火,自然有人眼红妒忌,因为进过南馆的人大多再瞧不上其他家的货色。

丽春/苑对面那家门前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正在和老鸨谈价钱,小姑娘被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扛在肩上,哭的撕心裂肺,两手攥拳捶打男人的肩膀,张口狠狠咬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被她折腾的青筋暴起,粗俗的话语骂着,又恐吓道:“回去抽死你个崽子”。

江离停在这家门口,他内心也知道这样的事在花街太平常了,他不应该管的,他也管不过来的。一块美玉掉在泥沼里,也不该妄想还是洁白如初。他能保护好南馆,能够保护好顾青他们就已经是万幸了,他没有能力庇护所有不幸的人。

江离迈开步子,想走得再快些,他怕自己后悔,这样一个违背内心意愿、仅以自身利益为立场的论断如秋风中的枯叶摇摇欲坠、毫无根基。

“十两,一两都不能少。你之前都说好了我才把人送来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中年男子操着外地口音和老鸨谈价钱,他穿着黑布鞋的脚来回地跺着地。

“爹,爹,我求求你了,你不要卖了我啊……”小姑娘两只脏手抹着泪,苦苦哀求着。每一声爹都喊的江离心碎。

“你闭嘴!”中年男子瞪了一眼小姑娘,“要你干啥?干不来活还费粮食。”

“爹,我以后一定好好干活,我可以少吃家里的饭,”小姑娘拼命的摇头,“不,我可以不吃家里的饭。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弟们的,爹……爹你不要卖妞妞。”小姑娘的嗓子喊的嘶哑,说到最后已经断断续续,连不成句。

而他爹只顾着和老鸨讲价钱,对小姑娘看都不看,“你现在只给五两怎么成啊?我人都给你带来了。”

“你家姑娘现在才这么小,我还得养她好几年,我养她不要钱啊?”老鸨穿着黑红色的毛领袍子,手上拿着一把纸扇,说出话来尖利刻薄,声音也是那种刺耳干涩的噪音。扇子挡住了老鸨的大半张脸,江离只能看见她那细长细长的吊梢眉和丹凤眼。

“再给多一点吧,我家老小还等着钱买粮食呢。”

“买粮食?别装了,我给你再多的钱你也转身就撂进赌场了。”老鸨慢条斯理地把扇子一页页合上,眼白向上瞟着,“能成就成,我家姑娘多的很,不缺你这一个。”

“欸欸欸?别别,你让我再想想。”中年男子急忙拉住了老鸨的袖子,又唰的一下放开了。一般这样这事也就成了,江离正准备走突然想起顾青。

顾青也是从小就被卖进了妓院给姑娘们跑腿,打骂都是家常便饭。但顾青做事机灵,挨打的时候就嘴巧卖乖,跑腿的时候还能昧下一些钱,在不给饭吃的时候可以保证自己不饿肚子。

但这个小姑娘不知道能不能这样活下来。

“十两,我给你。”江离看中年男子正要答应那老鸨,便从腰包中取出十两银子,“钱你现在就能拿走,人归我。”

中年男子看了看江离,没有下定决心,转回头看向老鸨,用眼神询问这人谁啊?

老鸨没向男子解释,扬起她那吊梢眉冷嘲热讽:“哟,南馆这是不做小倌了?”

江离睨他一眼,说话都不客气:“要么十两卖给我,要不五两卖给她,你自己决定。”

小姑娘这时又闹起来了,哭着喊着让爹爹不要卖掉她。

中年男子一把抢过银子,捏在手里紧了紧。他咬了咬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径直走了。

“爹,爹……”小姑娘趁魁梧的男人不注意,咬在他肩膀上,男人嘶了一下,把小姑娘扔在地上,小姑娘迅速爬起追上她的爹爹。

“你来干什么,我都把你卖了。”中年男子推开小姑娘攥着他衣襟的手,“快滚。”

“走吧,咱们也白忙活一场。”老鸨展开扇子,手腕一扭,扇子在胸前翻了一下。

“多谢,”江离认真而严肃的说,“这次欠您一个人情,以后有事儿尽管说。”

老鸨眯着眼睛打量江离,狭长的丹凤眼几乎成了一条缝,似乎在确定这句话的真实性。“生意红火啊,二公子。”老鸨客套了一下,转身进了门,魁梧的男人跟在后面离开。

地面在清晨那场雨中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坑,小姑娘趴在地上埋头哭着,本来就破烂的衣服脏兮兮的。

江离蹲在小姑娘面前,把小姑娘拉了起来,“你多大了?”

“……九岁。”

“好小啊。”江离点了点头。“你跟我走吧。”

小姑娘把胳膊举得高高的才能牵着江离的手,她说话吞吞吐吐,眼睛一直盯着地面,“你买我……做什么啊?”

“你刚说你会干活是吗?你会做什么呢?”

“我可以缝衣服、扫地、做饭,我都会做……你不要把我送到妓院。”

“我也是妓院的人,你觉得我不好吗?”江离停了下来,黑白分明的眼睛注视着小姑娘。

“……你是个好、好的人。”小姑娘结结巴巴地说。

江离兀自笑了一下,觉得这样的问话明显就是逼迫,便不再说话只拉着小姑娘继续走着。

绕过雁鸣湖,转个弯就到裕王府,江离看见福来急火火地跨过门槛,正要做什么,突然喊道:“江公子?您来了,太好了!”

“怎么?你这是要去干嘛?”

“还能干嘛啊?去南馆找您啊。王爷要请您来。”

“他今日不是出发去临南吗?”江离走到王府门口,把小姑娘交给福来,“这孩子让人卖到妓院,我买下来了,看着府里有啥清闲的活,安排着。”

福来刚着急都没仔细瞧这孩子,走近一看才发现小姑娘眉目秀丽,可爱得紧。“行,我交给后院的老妈子,您快去见王爷吧。”

院中有一老人正在扫地,见了江离赶紧放下手里的扫帚,低头道:“裕王妃。”

“!”江离差点没从台阶上闪下来,多亏福来眼尖手快,及时扶了一把。江离尴尬的清了清嗓子问道,“这,这谁让这么叫的啊?”

“王爷说的。”福来冲老人挤了挤眼睛,然后带江离绕过厅堂,穿过花园。“王爷在厨房里,还请您稍等片刻,小的去后院看看那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