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2469万 2021-12-21

“管的也太多了吧,你家老攻出门连个雨都不能下。”三月一拳砸在江离的背上。

阿巫还宝贝着他那木像呢,一边哈着气,一边认真地擦着。作为一个乌鸦精,它从来没有被人当神佛供着。江离作为乌鸦佛目前唯一的信众,阿巫决定要好好拉拢他的心。“……那就只下一会儿,王爷出发时就停了。”

顾青差点没把手里的椅子砸脚上,嘴角抽抽着说:“佛祖,你这么随便的吗?”

江离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准备回房换被褥。阿巫正摸着木像的底座,突然抬头说:“江离,你不派人保护他吗?他可能有血光之灾。”

砰!

顾青咬着牙才没让自己发出一点哼唧,把脚上的椅子搬起来放在旁边,顺势坐下,翘了个二郎腿,捂着自己的大拇趾。

江离愣了愣,立刻从楼梯上下来,回到阿巫的身边,神情十分紧张,开口的声音倒还算冷静:“怎么回事?”

阿巫摇了摇头,“具体的不知道。”

“这是你感知到的?”在阿巫这里,感知和预言是两种能力。前者是命中注定会发生,只不过被阿巫提前知晓而已,这种能力阿巫发挥的十分有限。后者则是根据阿巫说比准的能力,改变命运原有轨道。

阿巫点了点头,“你刚提起王爷要出门,我便沿着这个方向感知了一下。”

“看到了什么?”江离皱起了眉头。

“血。”

“还能看到什么?”

“没了……看不清。”

江离拍了拍阿巫的肩,“没事了,我来应对。”

四月:“你怎么做?”

江离坐在椅子上,两只胳膊肘撑着膝盖,头埋了下去。“让我想想有谁能护住他。”

七月问:“王爷不会武功吗?”

“会是会,但那家伙当和尚多年,吃饭都一桌素,不杀生。”

顾青突然想起那几天住在王府里,桌子上明明摆了鸡鸭,但又细细一回忆,沈郁好像没有和他们一起吃饭,他原本还以为这是王爷摆的架子。

江离:“他有贴身侍卫,就是不知道够不够应付。”江离想起那个黑猫之变的巫者,那人如今逃之夭夭,若是被心狠手辣的人雇去当作术士,后果不堪设想。江离抬头望向顾青:“帮我个忙吧。”

“你确定有用吗?我已经在这里对着这口井有一个时辰了。”顾青站着弯腰看向这口井,井水中倒映出他清秀美艳的面庞。“给我搬个椅子来,老子的腰可金贵着呢。”

三月一巴掌拍在顾青的腰窝上:“得了吧,你都成看账本的了,用啥腰啊。”

“快去快去,我腰真要断了。”顾青一手扶着腰,一边催促着三月,“他一个海龙王,什么美人儿没见过,你确定我能把他吸引来?”

江离冲着顾青神秘的一笑,信誓旦旦地说:“我确定。”

顾青正纳闷时,三月把椅子搬来,顾青便瘫在了椅子上。正在这时,井里浮现出一条青色的龙尾,龙鳞泛着金光,身体盘成一团。青龙高昂着头睥睨四周,两眼似熔化的铜一样闪闪发光,紧紧地盯着顾青。

顾青瞬的站了起来,望着井水喃喃道:“……儿干。”

第31章第31章

破晓,天空还是一片灰白,阴沉沉的压在人心上,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渔村里走出一个个骨瘦如柴的人,颧骨高高的凸出,眼睛里充满着某种近似变态的渴望。他们组成两支举着火把的队伍,歪歪扭扭的向海边走去。平常撒网捕鱼的老实村民此刻要将村子里的一个孤儿献祭给佑护他们的神明。

从村子里追出来一个略胖的女人,胸前挂着个鱼皮制成的围裙,“孩儿,再吃一口东西吧。”女人用她占优势的笨重身子挤开了拉着席子一脚的男人,拇指上都是愈合的刀割疤痕,手心里放着一块点心,一个鱼肉掺杂黑面做成的饼。

饼上沾了沙子,再加上本来就黑乎乎的,看起来很脏。但男孩知道即便是这样的食物对于这些饥民来说已经太过奢侈。

男孩盘坐在席子中央,身子向前倾去够那块饼,“婶儿,你回去吧。”男孩的声音冷静,眼睛里倒映着清冷的月光。

生的时辰不好,当村里的老人在他趴的笼子前停留的时候,男孩是这样想的。没有挣扎,没有哭闹,男孩任人把他从笼子里拉出来,给他洗干净身子和那出生下来就没梳过的毛燥燥的长发。每年一次的献祭到这个时候才轮到他不知道是他命好,还是真的没有人注意过他的存在。

眼前的这个女人在村里是个杀鱼的,一些网捞上的小鱼女人会随手丢在一边,男孩知道那是女人留给他的,他会偷偷拾走用木枝戳好烤着吃。女人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像是祈求般的开了口,“笑着,笑着走吧。”

男孩把最后一口鱼饼咽下去,勉强地扯了个嘴角,微笑着向女人摆了摆手,做出的口型好像是在说再见,但都被潮汐的声音盖去了。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海洋,在点点星光下显得那样深邃神秘,大自然那无法撼动的力量只能给村民增添可怖的心绪,青龙神明在海底等着他那可口的点心,孩童的肝脏——儿干。

顾青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这条龙从井里钻出来又变幻成人的样子,如果骨骼响动的声音能被别人听到的话,那么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顾青那清脆的惊掉下巴的声音。

顾青下意识地去摸小腹,那天的情景和手上残留的温度让他的耳朵微微发烫,但更惊人的一个想法直接当头棒喝。

我居然调戏了神明?!!

厉害了,年轻人!顾青默默地转身给自己点了个头。

“你让我一个神去给凡人当手下?不干。”海龙王昂着头说,末了又重复一遍来加强语气:“绝对不干。”

“明明你之前还抓了他给你当……”江离话还没说完,就被心虚的海龙王一把拉过来,强行捂住嘴。

耳尖的阿巫已经听到了,便转头问海龙王,“你抓了沈王爷?为什么啊?”

海龙王偷偷瞟了一眼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如同神游太虚的顾青,见对方并不搭理自己不禁气愤,回答阿巫时语气都变得强硬起来:“抓他给我介绍介绍人间,我就一会儿没来玩,结果你们皇帝都姓沈了啊。”

阿巫妖龄不大,但也知道现在在位的是本朝第七位皇帝,心想你是多久没出来。

江离好不容易把海龙王的手拉开,大口大口地吸了几口气才让已经变青的面色恢复过来。海龙王化的人形极为高大,个子要比江离高一个半头,手掌自然也比江离大不少,这一下捂住江离的口鼻,差点没把他憋死。

“阿巫感知到他这次出行有血光之灾。”

“阿巫?”海龙王扫视了一圈,只见站在角落的阿巫弱弱地举起了手,活像个被批评的小孩子。这就是由实力造成的气势碾压,小乌鸦表示这么一条巨龙弄死他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