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2/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906万 2021-12-21

江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老爷爷,我们肯定不给您少算。您快出来吧。”

老头儿磨叽了一会儿才出来,看来是真的找不到算盘了。顾青认认真真加着价钱,倒是也没少算,付好了钱后一行人才离开小店。

整个下午就是用来装饰南馆了。本来架在一起的桌子椅子被拿开放到大堂的四个角落,每个角落都有一个三尺高的屏风用来分隔。

大堂中间的桌椅也被移到了一边,空出来的地方加了几层木板又用红毯子铺上做了个简陋的台子。

四壁上都挂有高雅的挂画。什么梅兰竹菊,什么高山流水的倒是和外面花街红红绿绿的风格不一样。

过了一会儿,福来来到南馆门外,指挥着一众家丁往南馆里搬了不少木箱子。“江公子,您要的东西小的给你找来了。”

“好,麻烦您了。”江离放下手里的活走到门外。

“这都是哪里的话,您吩咐的就是王爷吩咐的。”福来冲江离笑了笑,“将来王府肯定还是您当家啊!”

福来本还要再说看到江离脸已经红了知道王妃脸皮薄,便放完东西离开了。

“这都是什么啊?”七月打开一个木箱子,只见里面放着一把琵琶。“你会弹琵琶吗,江离?”

七月从木箱子里取出那把琵琶递给江离。

“我不会琵琶。”江离推了推。

“啊?那你要琵琶干什么?”七月问道。

“我会啊!”顾青从旁边走过来。

“你居然会琵琶?”七月惊的张大了嘴。

顾青一手把七月的嘴合了合,一手拿过琵琶,抱在怀里。“我会的还不止这些呢,说出来小心惊掉你的下巴。”

“你还会什么啊?”七月问。

顾青眨了眨眼,“不告诉你。”

“吹吧你就。”在楼梯上正挂画的三月冲着顾青喊道。

顾青也不辩解,拿过琵琶就演奏了一曲春江花月夜,琵琶声清脆悦耳。“怎么样?”顾青得意地问。

“本来挺好的,你问了一句就弄的让人想打你。”江离笑了笑说,走到另一个箱子中间拿出一支箫。

“南馆是准备改乐坊了吗?怎么办我不会乐器?”七月可怜兮兮地望向江离,“我什么都不会……”

“我准备改变一下南馆的运营。”江离对大家说。

“怎么变?”四月问道。

三月和阿巫这时也走到江离跟前,看着江离。

“我们打算每晚都举办一场舞蹈表演,我和顾青做配乐,阿巫给客人端茶,三四七月在台上表演。”江离指了指那个刚搭起的台子接着说,“然后客人们竞相出价。”

“这和其他的馆有什么不一样吗?”七月问。

“挑客人的主动权在你们。我不会插手你们的选择,毕竟带回房后都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江离冲他们笑了笑,“我可不想给你们安排个又丑又胖但是有钱的人。你们还有什么想法就现在都提出来,我们在开业前还可以改改。”

“没有意见。”七月说道,大家也都点了点头。

“行吧,那就干活去了。对了,三四七月你们和我去后院一下。”江离说道。

“干什么啊?”三月跟在江离后面问。

江离把他们招到后院又朝着大堂方向望了望,看见顾青在那里取木箱子里的东西。“你们吸取男人精气的时候都是怎么吸取的啊?”

“……怎么突然问这个?”三月摸了摸鼻子,眼神有点飘忽。“就先用魅术把男人迷住。”

“等他们失去意识后,我们会从他嘴中吸取精气。”七月继续回答道。

“三月那一次也是这样的吗?”江离问道。

“……那个傻子吗?”三月反应了一会儿,“一进门就抱住了我,我就先缠着他吸了几口精气。我衣服还没脱完呢,他就自己嗝儿了。”三月跺了跺脚,冬天的室外还是有点冷。

“那他说的欲/仙欲/死是什么?”江离皱了皱眉头。

“他自己幻想的啊,因为我使用了魅术,他的脑子就给自己生生补了一场好戏。”三月回答道。

“这样啊!”江离哈哈笑了起来。“你们接待客人都按三月那样做吧。”江离对四月七月说。“你们是狐妖,有你们自己的天赋。所以我希望你们不用为了我,为了南馆,去做对你们不利的事情。我答应过你们王,让你们出来只是为了帮助你们修炼。”

“那南馆不就是个黑店了吗?”七月问道。

“我会在给客人准备的酒里放些回魂丹,让他们补充精气,对他们身体不会有影响的。”

“这个回魂丹能提供精气吗?直接给我们吃不就好了嘛?”三月问江离。

“不能,回魂丹是适应人类体质的,对你们妖没有作用。所以你们才只能从人类这里吸取精气。”

“为什么突然做这些?”四月拉住江离的袖子,看向江离。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想起顾青,以后他也会碰到喜欢的人,还有你,你们心里都有很重要的人,南馆终究是南馆,只是花街里的一家,它改变不了什么,但是我希望我可以在自己的能力之内保护到你们。”

“……顾青知道他不用接客吗?”

“还不知道。”江离望向大堂里那个抱着琵琶弹的背影。

第25章第25章

一轮弯月悬挂在西天,如猫爪般纤细,土黄又带些血的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