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2/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602万 2021-12-21

……

四月凑近江离仔细观察,用手指轻轻揭开了江离的眼皮。

“金瞳”三月站在一旁惊诧道。

三月继续问道,“不是说中毒了吗?”

“是中毒,蛇散里。”

“蛇散里?这个东西不是失传了吗?”三月吃惊地问道,声音不免有些大。

“什么蛇散里?”顾青靠近过来。

“我们是在说江离中的毒。”四月解释道。

顾青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江离问道,“蛇散里是什么东西?”

蛇散里这种毒原本是蛇族用以保全自身的剧毒,但因为用毒的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所以很多蛇族都拒绝使用,慢慢就失传了。但这些怎么向顾青解释呢?

四月曾听禁地里的乘黄讲过,金瞳是这种毒的标志,象征着寄主已经以身献蛇。

四月:“这种毒极为少见,我也是听别人当故事讲的。只是如果连毒本身都很少见,那么解药……”

顾青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阿巫在一旁反应过来,“如果这种毒是江离自愿吃的呢?”

“怎么可能自愿呢?”七月说道,“又不是什么糖果。”

“我是说如果是江离自己制出的毒,那么他肯定也会制出解药啊!”阿巫解释道。

众人听完都愣住了。

“别说还真有这可能……”顾青自言自语地说道。

三月回头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江离,“我们这公子不仅是个药仙还是个毒师啊!”

四月:“那解药会放在哪里呢?”

顾青想了想说,“肯定在寺里吧,在这之前他又没出过寺院。”

“兴善寺!”

顾青连忙转身要走,阿巫却拦住了顾青,“还是我来去吧,我比你快些。”

四月看了看阿巫应和道,“还是让阿巫去吧。”

顾青压下心里的疑惑嘱咐道,“江离的禅房在走廊最末端。”话音刚落,阿巫就转身出了门,走到后院无人的角落,摇身一变,只见一只黑色的乌鸦从院里飞出来。

“都冬天了哪来的乌鸦啊?”与阿巫一墙之隔的仆人放下扫帚,纳闷地望天。

这兴善寺远在城郊的山脉之中,阿巫越往上飞就觉越加疲累。又因为天空早已飘起大雪,阿巫飞一阵子就要落在树枝上抖落抖落积在翅膀上的雪。正当他低头用鸟喙梳理自己翅膀上的毛时,就见树下有两个人的身影十分面熟。

“王爷您不回王府看江公子来兴善寺干什么?”

“祈福。”

沈郁继续解释说,“自出家起,我年年都在除夕夜敲祈福钟,如今江离病重便更要来了。”

两个人渐走渐远具体说什么阿巫就听不清了,他梳理好自己的羽毛后继续向山巅的兴善寺飞去。“破寺庙非要建这么高!”阿巫不满的抱怨。

先是在寺院里的松树上停留了一会,看了看四周无人便偷偷化成人形从树上滑下来,一溜烟儿地钻进了江离的禅房。

苏姑娘登时正在大殿里念经拜佛,觉得后面有响声便转头回看,只见松树上厚厚的积雪不住地往下落。

阿巫在房子里搜了半天没见什么丸药,便跑出来去厨房搜寻。僧人们正在收拾碗筷,阿巫只好躲在门外趁他们出去挑水的时候进去搜寻,遍搜无果。阿巫挠了挠头,“这次没用大铁锅熬药吗?”

厨房后面有一围墙,旁开一小门。阿巫从小门出去后只见后面就是陡峭的悬崖,崖边立一大钟,全由青铜铸造。阿巫猜想这就是沈郁说的祈福钟了,便坐在钟下思量。

“江离会把解药藏在哪呢?”想着想着就觉不对,一拍大腿喊道,“不会没有制出来吧。”阿巫泄气地用两手撑地,头往后仰正好被祈福钟所括。

“要是有解药应该长什么样子呢?”

“说不定和这钟里的金铃铛长得一样……”

“这不是铃铛……”阿巫说完便钻进钟里准备仔细看。还没瞧个大概,就听见僧人的脚步声。“快去把钟收拾收拾,裕王要来敲钟。”

阿巫一听有人来赶紧要逃,只见僧人已经穿过后院的小门了,便赶紧变成原形飞了出去。

“怎么会有乌鸦?”一个僧人问道。

“怕是觉得这山间冷在这里取暖吧。我们快些收拾收拾,说不定鸟还在里面筑巢了呢。”

大殿内,苏姑娘放下手里的佛经转头看着沈郁,“裕王怎么会在这里,江离呢?”。

“江离他……无事,我来敲钟是每年的惯例了,苏夫人不用顾及我,我给江老爷上完香就去后面了。”

沈郁脚步匆匆地从大殿里出来,急忙向祈福钟走去。僧人已将后院收拾完毕,钟前摆满着竹箦包裹的佛经。从后院的小门到钟前有一条长长的淡黄色的地毯,地毯尽头有两排僧人面朝祈福钟跪着,智世大师在众僧前站立,手捧一卷佛经,地上散落着用来包裹佛经的竹箦。

公公守候在门内,沈郁从毯上走过到钟前伫立,由一旁的僧人起身递过敲钟的木柱。

“咚!”钟声一响,四周的树木都落下厚厚的积雪,枝桠上的阿巫吓得直接飞起。它向祈福钟远远望了望,在一片冰雪中他分明看到沈郁的衣衫上有金色的颗粒在闪烁光芒。

“你把药藏到钟里是料想到这一切了吗?”山间传来乌鸦的叫声。

第17章第1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