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2/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229万 2021-12-21

阿巫眼睛里噙着泪水,又不能说话只能点头示好。

三月拍了顾青一巴掌,“你可真损。”

阿巫一边垒一边在心里默念,牌牌可不要倒下来哦。

可惜没有说出口的话果然没有能力,在连续倒了三次之后阿巫终于找到了诀窍,一次垒成功了。

他兴高采烈地桌子上跳下来,正要告诉顾青,就听见后面发出轰隆然后噼里啪啦的声音。

阿巫惊恐地转过头,直接坐到了地上,又呜呜哭了起来。

江离:“好了好了,别哭了,顾青你也来说几句啊。”

顾青把扫帚放在门边靠着,走了过来,蹲在阿巫跟前,“好了好了,祖宗,算你过还不行嘛。我可不想再给你拾牌了。”

阿巫听见后不哭了,看着顾青撅起嘴来。

顾青给他把嘴里的布条拿了出来。“给,放回原位去。”

阿巫可怜兮兮地接过布条,“哪拿的?”

顾青:“四月,哪来的布条子?”

四月:“就擦桌子抹布,随便放就行。”

三月:“嘿,我说怎么擦桌子找不到抹布呢?”

阿巫转头看看众人,哭了起来,:“……你们都欺负我,顾青你……”

顾青急忙上前抱住阿巫,一手捂住阿巫的嘴。“祖宗,我错了,快把那句话咽回去。”

江离笑着打趣:“让你欺负他。”

众人正欢闹着,苏姑娘满面愁容的回来了。

江离出门去迎苏姑娘,“娘,你怎么了?”

苏姑娘:“……江离,那个你爹死了。”

江离愣住了,“怎么会?”

顾青放下阿巫,走上前来,“不是说裕王拦下皇上了吗?”

江离看了看顾青,“怎么回事?”

顾青解释说:“腊八那天听见江府的下人说,老爷被查出贪污,皇上要株连九族被裕王拦下来,我以为没事了就没给你说。”

苏姑娘:“听说是处罚过轻不能服众,一些大臣又参本子,所以把老爷抓进了大牢,今天早上传来消息说老爷在大牢里自尽了。”

江离:“爹……”

三月四月他们都放下手里的活,凑到江离跟前。

苏姑娘:“回去看看老爷吧。”

江离点头,“都听娘的。”

江府的境地已经不只是破败二字可以形容的了,江赋被查出贪污,株连九族的罪名是悬而未定,谁都不敢在此刻跟江家扯上关系。

生意上因为大公子在年初开始接管,也是连连赔本。

差遣了下人丫鬟,如今的江府只剩下个空落落的破宅子了。

灵堂设在大厅,棺椁在后面摆着,前面放着一个烂盆子,大夫人跪在一旁正在烧纸,大公子跪在旁边低着头不说话。

江离进门时还在想,已经有三个月没回过江府了,就连出门也寻着最近的路回花街,没再来过这边。

雁鸣湖的另一边。

当时坐在南馆的房顶,想着这边都是王商贵胄,却没有想过也有落下来的一天。

大夫人抬头看见江离,瞪着眼睛,言语犀利,“你们来干什么?”

苏姑娘:“来给老爷烧纸。”

大夫人:“哼,有你们的什么关系,说得好听了是我们和你分了家,说实在的你不懂吗?”

苏姑娘:“我们懂,我们今天来真的只是来烧纸,毕竟老爷也是江离的爹。”

大夫人:“爹,你儿配吗?你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你爹当年求老爷办事,没钱给才把你送过来的,你充其量就是江府的下人。”

苏姑娘不再理会大夫人,转头对江离说:“江离,上前插三根香,磕三个响头。”

江离点了点头。

大公子上前要拦住江离,被江离瞪了一眼就窝在角落里不敢出来。

大夫人:“看我们如今落魄了,想要来嘲笑我们?呸,你还不够那个资格。”

苏姑娘转头看着大夫人,面色冷静。

大夫人:“我告诉你们,不管我们再可怜,都别忘了我可是姓上官,我爹可是当朝的丞相。”

苏姑娘:“当然不会忘,没有你爹,老爷也爬不上户部侍郎的位置。江离,好了吗?我们走。”

江离走到苏姑娘身边,看见苏姑娘平静的眼神里并没有被大夫人激怒的迹象,正觉得意外,又听见苏姑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