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2/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333万 2021-12-21

顾青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清冷的月光终于洒在他的身上,可江离却不觉得冰冷。

顾青低头看着江离:“如果你有什么能力帮到他们的话吧,就放手去做吧。”

江离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顾青拍了拍江离的肩膀,“不用为瞒着我而感到愧疚,我能感觉到是为我好。”

说完,顾青把酒壶提溜了下去。

江离取下腰间的木制兔坠,把它放在树上,不过一会儿,兔坠变成了一只白兔。

白兔在树枝之间跳动着,有时会拣嫩绿的树叶来吃。

江离:“连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白兔看了一眼树叶,又看看江离,“你只会做药,又不会法力什么的,怎么抵挡白藏啊?”

江离回头看着白兔,“有没有什么药让他一吃就不再屠杀狐狸呢?”

白兔:“除非杀了他吧,如果他和狐狸只能让一方存活,你会选谁呢?”

江离低下了头。

白兔:“因为你与狐狸关系好,所以就会毫不犹豫地去杀和尚吗?通过与你的关系远近,来判断一方该不该死吗?”

江离:“可是白藏和尚似乎是个坏人。”

白兔:“可我倒是听说,这个白藏十分可怜贫苦农民,经常把自己做法事赚的钱赠给穷人。”

江离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消息,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白兔。

江离:“所以他为什么要杀狐狸呢?”

白兔不再说话,专心吃面前的树叶。

江离又在屋顶上待了一会儿,便把白兔抱起,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兔子就变成了一个坠子,江离顺手把它挂在腰间。

后院的厨房又生起了火,四月站在屋内的窗户看到那升起的炊烟。

“今天的月亮是个圆月啊!”顾青从大堂灌满了酒,又爬上屋顶,把酒壶挂在了树上,顺手从树枝上捎走被吃了一半的树叶。

……

天还未亮,四月就在大堂等候,其余人都还没睡醒。

江离从后院出来时,看见四月已经化成了原形——一只白狐。

四月示意让江离骑上,就带着江离飞奔出了门。

江离:“我觉得这样有点招摇,别人看见了会被吓一跳吧。”

四月:“普通人看不见我化成原形。”

江离:“……那你不觉得他们看见我飘在空中更可怕吗?”

四月:“……”

还能安慰江离的是四月的速度真的很快,原本要一个时辰的路程竟花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江离从四月背上下来的时候,还在想但愿自己在他们面前闪过的足够快,不至于被看见脸。

城郊的草野上摆满着狐狸的尸体,有些甚至是九尾狐,也难逃此厄运。

早起的农民真的看不见狐狸的尸体,他们从尸体旁说笑着走过,没有一丝害怕。

白藏就站在草野中间,手中拿着一个法杖,农民看见他的时候还与他打招呼,跟着他念“我佛慈悲”。

他们看不见法杖下的九尾白狐。

四月的身体在看见白狐时僵住了。

江离虽然无法通过狐狸的原形来判断,但他知道那只白狐就是四月的王。

白狐已经奄奄一息了,如果走近就能发现它的其中一只尾巴已经断了。

江离还没从巨大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就感觉旁边有一阵风,接着是一道白色的影子像箭一般飞了出去。

四月扑上了白藏,将它尖利的牙齿插到白藏的手臂中,白藏痛得挥了下胳膊,四月就被甩在了一边。

法杖下的白狐挣扎了一下,立刻被法杖碾掉了一只尾巴。

江离觉得七尾白狐其实也不错,只要他能从这场灾难中活下来。

江离从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我佛慈悲,白藏。”

白藏的眼神没有波动,答道:“我佛慈悲,贫僧未曾见过你,是附近的住户?”

江离没有回答只是走近白藏。

白藏:“贫僧就住在不远的无碑寺里,施主可以来庙里烧香敬佛。”

江离:“怎么敬?带着杀好的狐狸?”

白藏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他拿起法杖指着江离:“你是什么人?”

江离一把扯下腰间的坠子,“如果我是狐狸,你是不是也要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