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1/2)

妖怪妓院 涉君川 1259万 2021-12-21

四月:“见机行事吧。”

三月望向床上的人,叹了口气。“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一时爽,没控制住,多吸了些。”

过了约一个时辰,江离就把回魂丹拿来了。

三月一边喂给公子哥,一边回头疑惑地问:“这个能行吗?怎么感觉有点粗制滥造呢?”

江离双手叉腰:“你吃消味丹时怎么没见怀疑我呢?”

三月一想到神奇的消味丹,便满心欢喜地喂给了公子。

公子吃下丹药后,脸上立马有了血色,不一会就醒了过来。

三月他们还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就低下头支支吾吾着。

公子:“南馆果然名不虚传!真是令人□□啊!”

众人:“……”

七月小声嘀咕道:“仙没仙不知道,反正是快死了。”

公子:“小倌在说什么?”然后他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要交钱了是吧,我懂。你就是老鸨吧……”他转向江离说。

江离:“……”

他从床子边的衣服中掏出了十两银子,交给江离,“这些够了吧。”

然后在众人的愣神中,自己穿上衣服出门去了。在南馆大门口遇见顾青时,顾青还笑语道:“公子再来哟!”

公子:“嗯,一定会再来的。”

站在二楼窗户处望向公子背影的众人觉得,“这种傻子什么时候能再碰上一次啊。”

……

七月火急火燎地从外面跑进来,抓着顾青的衣服问:“顾大哥,金创药什么的在哪放啊?”

顾青赶紧上上下下地看着他,“哪受伤了啊?谁打的你?顾大哥去揍他。”

七月:“不是我,是怡红院的小倌。”

顾青放下心来,“吓死我了你,药在我房子里,你去拿吧。”

七月去顾青的梳妆台上找到金创药,又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

三月刚好从房里洗漱出来,站在楼上走廊问,“顾青,他去你房里拿了什么?”

顾青:“金创药。”

三月立刻皱起眉头:“他被谁打了?”

“所以啊,这是谁打的你啊?”七月坐在怡红院后门的墩子上给小倌敷着药。

小倌:“是妈妈抽的。”

七月:“妈妈?是老鸨啊!她为什么要打你?”

小倌:“我没留住那个客人,妈妈说我损失了财神。”小倌敷上药后慢慢直起背来,“你有没有被老鸨打过啊?”

七月:“江离吗?没有,他从来不打我们。”

小倌睁大了眼睛:“啊?”

七月望着南馆的方向,“他还老给我们做好吃的,他刚才出去就是买菜去了。”七月笑嘻嘻地说。

小倌:“他给你们做饭吃吗?”

七月:“是啊,别看他以前是个少爷,他做饭可好吃了。不过偶尔也是苏姑娘做,苏姑娘会给我们煲汤买烧鸡。苏姑娘嘛,就是江离的娘。”

小倌越发的惊奇:“你和他们一起吃饭吗?”

七月:“嗯,就在大堂的桌子,一群人围在一起吃。”他好像是又回想到那个画面,开始笑了起来,“顾大哥饭量可大了,老和三月抢饭吃。”

小倌渐渐也望向南馆,那里的大门还是冷冷清清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那里很温暖。

不像是个妓院,反倒像是一个家。

小倌的眼泪流了下来。

……

饭桌上摆满了菜,和之前的豆腐白菜不同,这次竟然破天荒的摆上了鸡和鱼。

三月:“江离在干什么啊?怎么还不出来?”

苏姑娘笑着说:“再等等,还有最后一道菜。”

话刚说罢,就见江离从后院端着一个盆子出来。

顾青:“你是把喂猪的盆子拿出来了吗?”

七月看着盆子:“我的天,好多啊。”

江离把盆子放到桌子中间,瞪了顾青一眼,“一会儿肯定还不够吃呢。”

说完,他坐下来,笑嘻嘻地看向大家,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桌子上的饭菜,口水都快流到桌子上了,“那就……开饭。”

顿时,就响起筷子碰到筷子,碰到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