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1/2)

崇昊久久的凝望着他,狐狸精凶归凶,但眼神却是懵懂的,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话已经触犯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你可真是胆大包天。”

对于一个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的妖精来说,说他胆大他还当了夸奖,原棠当即冷笑一声,尽管他此刻后领子被提起来显得好像没脖子的样子十分滑稽。

崇昊忽然弯起了嘴角。

狐狸精活了那么多年,从来没听过白虎仙君还会笑,对不住,就跟他不是男人一样,他居然有笑这个功能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狐狸精顿时警惕起来。

然后他发现崇昊不光笑了,他居然还笑出了声。

事有反常必为妖,狐狸精缄默不语,表情瞬间深沉起来。几千年来,他一旦察觉危险就会收敛起来,这是他的保命本能。

崇昊放开了他的后领子,笑意不减,伸手给他把披风整理好,道:“回府罢。”

“?”

狐狸精站着不动,崇昊走了两步回头看他,道:“跟上。”

你算什么东西让我跟我就跟。

狐狸精乖乖迈开脚步。

白虎暂时还算个东西的,谁让他现在伤势没好打不过他,等他恢复鼎盛之时……哼。

马车载着他们从军营朝皇城而去,狐狸精坐在一侧,见他神色恢复冷淡,放松下来开始试探:“你今晚不留在军营查凶手?”

“我已知凶手是谁。”

原棠心里一咯噔,条件反射道:“怎么知道的?”

白虎闭目不语,修长的五指在腿上敲击,敲的狐狸精心里开始打鼓。

真知道还是假知道?要是真知道其实也有可能,毕竟白虎本身就不是普通凡人。

原棠原本就自己给他身上贴了一层金,于是就打心眼儿里觉得白虎仿佛无所不能,他强作镇定,板着脸撩开窗帘朝外看去,一侧的白虎在后方掀起眼皮睨了他一眼,又若无其事的合上了。

白虎已经知道了那是狐妖所为的话,那他一定会请道士去抓妖怪的……要是坑蒙拐骗的还好,万一遇到了真道士,他服过匿丹,倒是不怕自己会被识破原形,可这样一来,那母狐狸岂不是要被道士抓走了?

那怎么行!

回到王府已经是晚上了,原棠一改往常跟白虎拉开距离,回偏房之后又偷偷摸摸溜了出去,他必须要在白虎之前先下手为强。

他将神识四散,准备寻找那只母狐狸的下落,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原棠停下动作,缓缓转身,一个身着薄纱的曼妙女子缓缓从一侧走出,娇笑连连:“公子是在找我吗?”

她的眼睛贪婪的盯着原棠,柔嫩的唇瓣被舌尖卷过,软声道:“公子生的这般好相貌,真是叫奴家过目难忘呢。”

原棠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他清楚自己此刻在对方眼中不过是一介凡人,匿丹乃妖界至宝,可保伤重不至于无力支撑人型化为原形,同时也可隐去身上妖兽的味道,让人辨不清来历,这宝贝是他当年从妖皇叶烬手里骗来的,对方原本只是拿给他瞧瞧,原棠臭不要脸,趁着他捏着给自己看的时候,一张嘴就给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