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1/2)

神棍档案 一世华裳 2357万 2021-12-20

“……”许攸琦这才看清目前的状况,沉默一下,被这人的目光盯得越发发毛,扯过用毛巾随便擦擦身上的水,哆嗦着爪子准备去拿睡衣,“那什么……我洗完了,你洗吧。”

葛绍笑着截下他的手,抓着他的手腕向怀里一带,皮肤相贴的冰凉触感瞬间便让他起了层愉悦的战栗,这人前段时间回家现在才回来,这一抱便将几日的思念全勾了起来。

许攸琦怒了,“抱什么抱,老子白洗了!”

“没关系,”葛绍低头咬着他的耳垂,哑声道,“我陪你再洗一遍。”

“……”许攸琦抬头看他,表情异常认真,“不用了,浪费水资源是可耻的,真的。”

葛绍笑了,低头吻过去,舌尖轻轻舔着他的嘴唇,非常有耐心。许攸琦心底一颤,垂眼张开口,下一刻熟悉的温热瞬间倦进来,和他不停地纠缠。

葛绍搂着他的腰向怀里带,与彼此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自从上次的酒后乱x后他们便再没有发生过关系,有的也仅仅是亲吻,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期待和兴奋,它们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积压,等真正到来便全部喷涌而出。

许攸琦的呼吸明显重了,手从他的臂弯挣脱出来勾着他脖子热烈回吻,浴室的温度急剧攀升,焦热让他们都有些发狂。葛绍翻身将他抵在墙上,许攸琦只觉背后猛然一凉,激得立刻“嘶”了一声,“又是这里……”

葛绍笑了笑,并不理会他的抱怨,湿热的吻从他的脖颈一点点向下滑,在胸前厮磨一阵,然后亲吻着他的腰身继续向下。许攸琦一惊,立刻察觉到这个男人的意图,“小白……嗯……”他只喊了一句便猛然** 出声,发涨的分身被吞进热的口腔,这种感觉太** ,他几乎立刻沉溺下去,双手深深** 他的发丝,大口呼吸着。

葛绍很快发现口中的东西涨大一圈,变得更加坚硬,他吮吸一下,起身凑过去吻他,并没有让他发泄出来。

许攸琦喉咙里失控的泄出一丝声音,他身上滚烫,近乎粗暴的拉过这人的手向下按,葛绍却轻巧的避开,绕到他身后对着那个地方按了按,许攸琦不禁一僵。

葛绍安慰的在他唇角吻了吻,从一旁拿过沐浴液,再次绕过去,“放松……”

许攸琦嘴巴动了动,下意识想说什么,但这个瞬间葛绍快速挤了进来,他立刻闷哼一声,接着哑着嗓子吼,“你连声招呼都不打?!”

葛绍低低的笑了,看着他潮红的脸,“我不是说了让你放松么?”

“那也算?!”

“怎么不算?”

许攸琦咬牙切齿,察觉到体内的手指又加了一根,顿时将注意力转回,把头抵在他肩上倒抽气,还不解恨的咬两口,“凭毛老子是被上的那个,这次应该轮到我了吧?”

“……”葛绍心想这人弯的速度太快,连反压这种事都想到了,简直太危险了。

许攸琦见他不答又在他肩上咬了一口,“说话!”

葛绍不答,快速抽出手指将他的身体一转,在许攸琦那句轻点没说出口之前便冲了进去,一直进到最深处,那种销魂的感觉让他惬意的呼出一口气,低头在他肩膀细细的亲吻。

许攸琦啊的一声撑在墙上,低声咒骂,“哪天老子也要让你尝尝这种感觉……”

“……我原本想让你缓缓的。”葛绍惋惜的说。许攸琦立刻听懂他的意思,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小白,别,我还没……嗯……”

葛绍不等他说完就动了起来,他上次早已找到这人的死穴,这时便准确撞过去,同时变换各种力道,许攸琦很快缴械投降,只觉一波波** 从脊椎上窜到大脑,让人生生发狂。他刚刚并没发泄,现在又被撞击弄得溃不成军,更加无法忍受身上的燥热,破碎的** 着,“再、再快一点……”

葛绍呼吸一紧,他觉得许攸琦在这件事上最大的优点就是完全不避讳自己的感觉,心底怎么想的就直接说出来,非常让人满意,他低声说了句遵命,又深又狠的抵过去,过电的感觉** 着大脑,他们缠绵片刻几乎同时泄了出来。

许攸琦懒洋洋的靠在他怀里,闭眼急促的呼吸。葛绍充分享受** 后的余温,慢慢退出,拉着他站在花洒下冲洗。

许攸琦前几天在家里一直没有睡好,现在又做了激烈运动,自然困了,他很快洗完澡,抓过一旁的衣服随意向身上一披,拉着自己的大白猫回到卧室,在淅沥沥的雨声中沉沉睡去。他这一觉睡得很沉,清醒后身边已经没了葛绍的影子,那人还有课,留下一张条回学校了,许攸琦看看时间,拿出乐商市内大学的资料研究起来,等葛绍回来时他已经做好了决定。

“哦,这座啊。”

“怎样?”

“你可以去问问叶明锦,”葛绍将晚饭端上桌,“他就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据说挺不错。”

“那好,”许攸琦扔下资料拿起筷子,“就是它了,我明天去交志愿表。”

“明天?”葛绍想了想,“需要我陪么?我明天上午没课。”

“随便。”

梅雨季节的雨总让人感觉从不间断,衣服洗完后一个星期都不干,空气潮的简直能拧出水,这天许攸琦和葛绍共撑一把伞到了学校,豆子正在等他,这时见到他很快奔过来,“阿琦,我也报的警校。”

许攸琦顿时挑眉,“你还真准备一直跟着我了?”

“那当然,兄弟嘛。”

“好吧,”许攸琦拍拍他的肩,“如果傲麟找我麻烦你一定要挡在我面前。”

豆子豪爽的点头,“嗯,我觉得他蛮好说话的。”

“那是对你而言,”许攸琦上下打量他,“你们做了没有?”

豆子一张小脸涨红,“没有!”

许攸琦切了一声,惋惜的看着他。豆子被他的眼神弄得越发不自在,沉默半晌见这人的视线还是没有收敛的意思,立刻恼羞成怒,“你那是什么表情?你们就做了?”

“……”

葛绍不禁笑出声。

豆子歪头,“咩?”

“……”许攸琦说,“我去看看小远报的哪儿。”

他说着就要走,转身忽然看到凌玄正向这边走来,顿时有些不自在。豆子却不知道他的迟疑,而是继续纠结刚才的话题,见他离开便反射性的拉住他,阿琦的身体已经和他错开,他这一拉直接拉到了后领上。许攸琦脚步一顿,侧身看他,领口顿时滑过一个弧度,肩膀的痕迹一览无余。

豆子、许攸琦以及走到近前的凌玄同时僵住了,场面一时落针可闻。葛绍看着凌玄的表情,抬脚走到许攸琦身侧站定。

“那那那什么……”半晌后,知道自己闯大祸的豆子才讪讪的放开作孽的手,默默的飘到一边,“我我我去看看小远报的哪儿……”

他说着狂奔而去,仿佛恨不得自己立刻从这里消失,只留身后的三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凌玄慢慢将视线转到葛绍身上,一字一顿,“我说过什么?你如果敢碰他——”

葛绍表情不变,“我为什么要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