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1/2)

神棍档案 一世华裳 2678万 2021-12-20

“不知道。”

“那……有可能么?”

“有,”许浩庭终于回头看他,一直望尽他的眼底,“阿琦你不是废物,从来就不是,你的灵力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强的,但我不希望你用,比起出色的天师……我更想要一个完好无缺的儿子。”

许攸琦一震,许浩庭说完那句深深的看他一眼,终是什么也没有再说,开门出去了。

他看着关闭的房门,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久久沉默着。

葛绍和许攸禅结束谈判后便去协会陈述昨夜的事,等到出来已经中午了,某个人早已没了踪影,打电话也不接,他将手机收起,心想那人莫不是摸走了几本重要的书躲回公寓而心虚的不敢接电话吧?他觉得很有可能,便无奈的独自回去,但令人意外的,他看到的并不是刻苦的身影——许攸琦一条胳膊盖住眼,正仰躺在床上挺尸。

他诧异的走进去,“你怎么……”他说着顿住,看到了这人肿起的半边脸,急忙凑过去掰开他的胳膊,捏着他的下巴查看,“这是怎么弄的?谁打的?”

许攸琦挥开他的手,懒洋洋的起身,“我老爸。”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葛绍看着这人倔强的眼神,心想估计和昨夜的事有关,他以前虽然没见过这人,却一直有听过传闻,提起的人语气里都带着少许嘲笑或同情,他从这里也能推测这人在许家的境况,便心疼的将他拉过来抱在怀里,拍他的后背。

许攸琦心底一颤,只觉这人身上的气息让人莫名的安心,一时不想推开。葛绍见他没反抗便抱紧了些,“到底怎么了?”

许攸琦不答,将头埋进他的怀里闷闷的问,“你为什么要做天师?”

“不知道,”葛绍想了想,“估计是因为生在葛家吧,你呢,为什么一定要做这行?”

“因为不甘心……”

上天让他生在许家却没有给他做许家后人的资质,他实在是不甘心,可现在他有了这种资质,却……许攸琦伸手死死抓住他的衣服,把头埋的深了些,他终于……认命了。

葛绍一怔,察觉到抓住自己的手有轻微的颤抖,将他再次抱紧了些,“如果难过想哭就哭吧。”

许攸琦没有回话,而是闭上了眼向他怀里缩了缩,他似乎有些贪恋这人身上的味道了,哥,你先把大嫂借我用用吧。葛绍摸着他的头,沉默很久还是不见这人有反应,便转移话题,“我今天做了一个决定。”静了静,他问,“不好奇是什么决定么?”

许攸琦依然没回话,葛绍抽出胳膊侧头看他,顿时无奈,“竟然睡着了……”

他将许攸琦放在床上,这人皱着眉,抓着他衣服的手一直没放,他不禁挑眉,他昨晚整夜没睡,今天又去许家忙了一上午,此刻也有些困,而这人刚好抓着他……如此顺水推舟好了。

想罢他脱了鞋翻身上床将许攸琦拉到怀里,又低头在他唇上吻了吻,满足的闭眼睡觉,他睡得很沉,仿佛本体的知觉完全消失了,而灵魂却飘进了另一个空间,周围的景色很美,青山绿水,看着便让人心情愉悦,溪边有条鹅卵石路,曲曲折折伸向树林,他慢慢走进去,不知不觉竟来到一片桃林,桃花开得正盛,香气宜人,从这里望去能看到桃林深处小亭的一角。

他继续向前,耳边传来一个人声,声音平静中带着少许悠闲,撞进耳里竟让心脏猛地一跳,他不禁加快了脚步,隐约看到前方或站或跪的三人,方才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劳师父动手,徒儿自行了断。

他顿时大震,想也不想脱口而出,“琦!”

葛绍猛地坐起身,眼前依然是熟悉的卧室,心跳很快,他不禁伸手捂住,又回想起梦中的声音,胸腔再次不受控制的钝痛起来。

“吵什么……”许攸琦被他的声音惊醒,满脸哈气的起身看他,“干什么,做噩梦了?咦,不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抓着我的衣服不放。”葛绍微微回神,将思绪压下扭头看他。

“哦,有么?”许攸琦愣愣的问,接着很快想起意识模糊前自己正在这人怀里,便默默的闭了嘴。

葛绍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想起来了,凑过去查看他的脸,“肿得更厉害了,等着,我去拿冰块。”

许攸琦点头,看着他下床,忽然问,“你对同性恋怎么看?”

葛绍一怔,回头看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自然是为我哥的未来着想了……许攸琦暗中叹气,“我好奇,你怎么看?排斥么?”

“不排斥,你呢?”

许攸琦心想那可是我哥,我能排斥么?他说,“我也不排斥,”顿了顿,他又问,“如果让你和一个男的生活在一起你会同意么?”

葛绍顿时诧异了,这人怎么了?许攸琦干咳一声,“那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想回答也行。”

葛绍想了想,认真的看着他,“如果我告诉你我今天做了一个决定,内容就是我想和我喜欢的人永远的在一起并会在接下来的时间为此努力,但那个人是男的,你会怎么看?”

许攸琦张了张嘴,也就是说这人和他家大哥成了?他深吸了口气,“我支持你们!加油!”

葛绍笑了,“谢了,我真希望你在得知那人是谁的时候也能保持如此积极的态度。”

许攸琦点头,“我会的!”

葛绍含笑不语,出去取冰块,很快回来递给他,“喏,敷敷,”他看看时间,“你饿么,我去楼下买吃。”

“不饿,”许攸琦接过来敷在脸上,抬头看他,警告道,“你以后如果敢欺负我哥我一定不放过你。”

“……”葛绍说,“我欺负他做什么?”

“那就好,你要好好待他知道么?”

“……”葛绍忽然觉得事情有点诡异。

许攸琦的脸在第二天依然没有消肿,但高三时间宝贵,他还是决定去学校,杨凯的案子最后还是以自杀结案,五班的教室刚刚出了人命,学校怕影响学生的心情便没有继续使用,而是临时换了教室。

早自习还没有开始,他看着五班的人来回搬东西,忽然又想起薏仁,不禁叹气,他奋斗了如此长的时间还是以失败告终,说不难过是骗人的。

“喂,阿琦……”

许攸琦回头,豆子和周远走了过来,但是……三人对视一秒,异口同声,“你(们)的脸是怎么回事?”

许攸琦挨了一巴掌自是不用说,豆子脸上挂着恐怖的黑眼圈,额头还青了一块,周远昨夜惹怒了狐小九,某位大爷回去和他算账,于是脸上光荣的多了几道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