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1/2)

那天要拍的是严诺和沈微棠的一场对手戏。那是一场吻戏,内容并不复杂,大概的意思就是严诺在追求那个所谓的女主的过程中,对既清冷又傲娇的沈微棠产生了好感。

他借口约沈微棠到自己家谈谈,名义上是说要跟他说清楚到底谁才能和那女的在一起。但实际上说着说着,他就有些控制不住,一把扯过沈微棠来,就要强吻他。

这种戏对于老手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偏偏演这出戏的两大帅哥全是新手,在演戏上面真是嫩得能掐出水来。尤其是沈微棠,不仅没经验,而且脸皮薄。更何况,他是被强吻的那一个。要知道身为一个男人,这一辈子被人强吻的机会也不多了。

他以前被章云卿强吻过,下场是章云卿肿了半天眼睛。他也不知道这一切这场戏要怎么演,要怎么才能演得逼真演得投入,让人看了觉得真像是那么一回事儿。

章云卿的烦恼完全不在这一点上。他压根儿不在乎这戏演得怎么样。对他来说,逼不逼真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心上人保住清白,不被严诺那只大灰狼给占了便宜去。

这场戏他之前已经修改过了,把原来** 四射的实拍改成了虚拍,利用墙上的投影来营造出亲吻的效果,但实际上两个演员不需要嘴贴嘴。虽然制片方对此十分不满意,但章大导演对于电影向来是他说了算的,不满意不要紧,他可以直接带着手下一大帮子人走人,谁爱拍谁拍去。

因为他这种既牛叉又欠揍的个性,搞得对方也实在没辙儿。至于其他人也大多没什么意见,出钱的人都不敢说什么,他们这些白领工资的,谁还敢放个屁。

大概只有严诺拿到新改好的剧本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脸夸张地叫道:“喂章导,您老也太夸张了吧,一个吻戏罢了,至于改成这样吗?我就算真吻了又怎么样,大家都是男人,两片嘴唇碰一块儿的事情,你至于这么紧张吗?搞得我像大灰狼似的,生怕我吃了你家沈小美人儿。”

章云卿连个白眼都没给他,轻描淡写道:“行,改天我也找个男人,去家邓家和一下。反正接吻嘛,也就那么一回事儿,大家都是男人,你懂,我也懂的。”

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严诺立马缩了缩脖子,灰溜溜地走了。然后章云卿把沈微棠叫到了身边,亲自指导他拍这一场戏。沈微棠在一旁像个好学的学生,还没等章云卿开口就先保证道:“章导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演,一定演得很逼真。您要是不满意就喊卡,我们多来几次没关系的。”

“你没关系,老子我有关系!”章云卿烦躁地把剧本一忍,冲路过看戏的一个剧务瞪了一眼,吓得那人立马撒腿就跑,半秒种都不敢多留。

章云卿满意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随即换了张讨好的脸孔,拉着沈微棠在他的导演专用椅上坐下来,语重心长道:“小沈啊,有些事情你要知道,这个不是你想努力就可以努力的。人呢,要量力而为,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要懂得藏拙,不能托大。不会就是不会,不行就是不行,千万不要打仲脸充胖子。那样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你明白吗?”

沈微棠难得给了他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不明白。导演,你到底想说什么,能说明白点儿吗?”

“我就是想让你离严诺远一点!”

“那恐怕不行,您剧本上写的了,我们两个要抱在一起,死死纠缠。他非要吻我,我就要拼命挣扎,最后还是敌不过他,被他给吻上了。剧本上是这么写的吧?”沈微棠一面说一面还去翻剧本,那模样装得叫一个认真,看得章云卿直想吐血。

他劈手夺过剧本,往台子上一扔,鼻子里呼呼直出气儿:“我告诉你,不管这剧本上怎么写,你演的时候就要给我离他远一点儿,别让他占你便宜知道吗?他是有家有室的人,那人还是你在电视台的前辈,你也不想得罪前辈是不是?差不多点就得了,何必非搞得大家下不来台。”

沈微棠深深地觉得,章云卿说的这番话,真不像是一个导演该说出来的。一般导演跟演员谈心时,总想着让他们尽量放开,演得越逼真越好,什么为了艺术献身啦,要有职业素养啦,这种话以前章云卿也总跟人说。说的时候心里还直犯嘀咕,觉得自己就像是逼良为娼的畜牲似的。

没想到这会儿真轮到自己人身上时,他才知道这些话全他妈是狗屁。他现在真有点后悔让沈微棠来演这部戏,幸好演对手戏的严诺跟他算是好哥们儿,要不然他说不定真忍不住会大嘴巴上去抽对方。

沈微棠知道章云卿真正的心思,也没戳穿他,只能口头上答应他,会尽量避免被严诺吃不必要的豆腐。但他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儿,这要真开拍了,这么激烈的戏免不了要碰到这里那里的,真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办,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没想到真等开拍时,严诺的状态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他之前虽然也是新人,但表现着实可圈可点,极少ng,很多场都是一条就过,显得极为老道。所以大家对这场戏也没太在意,副导演还在那里想,一会儿让严诺带着沈微棠演,估计三两下就完工了。

没想到今天严诺一上场,整个人似乎就不在状态。试演的时候来了好几次,都有些放不开手脚。虽然不要求两个演员亲自上镜,但墙上的人影还是必须反映出整场戏的精髓,说白了就是要让观众明白这两人到底在干啥。

但严诺却像是吃错了药一样,好几次都自己提前喊卡,搞得章云卿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么连续了四五次之后,章云卿也有些烦了,把他拉到一边轻声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邓家和今天有来探班,你放不开手脚?”说着他还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没见到邓家和的身影。

严诺冲他苦笑两声道:“导演,我不行,我没感觉。我每次一抱着沈主播,心里就有罪恶感。你也知道啊,他是家和的同事啊,也是nbs出来的啊。我一碰他我就觉得家和在附近盯着我看,这么一想我就完全没劲儿了。”

“你小子演情圣演上瘾了吧,一个人在那里想什么?你那邓主播没这个本事,他又不长千里眼,看不到这么长远。麻烦你赶紧演完吧,我这戏时间紧任务重,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严诺明知道他在那里信口开河,整天给主角放假的人,扯什么时间紧任务重的。不过他也没拆穿章云卿,反倒笑得一脸欢:“导演,我真不行,我没感觉。不如这样吧,您来给我示范一下,给我找点灵感。你也知道我是新人,经验不足,第一次演这样的戏,难免……”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章云卿帅气地将剧本一扔,转身的时候甚至让人觉得风衣都被带得飘了起来。紧接着便听他边走边大声道:“来来来,严诺,我先给你示范一遍。你仔细看好了,一会儿你就得这么演。”

沈微棠当时正站在沙发边研究自己的指甲,冷不防就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冲自己冲了过来,也没听有人喊开始,手臂就让人用力地握住。紧接着就看见章云卿的那张脸在自己面前突然放大,非常自然地冲着他的嘴唇亲了过来。

实际上剧本上当时并不是这么写的,一开始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吻上,沈微棠演的阿俊需要在短时间内做出反应,用力将严诺给推开。然后严诺不死心再扑上来,两人一路从沙发纠缠到吧台,最后沈微棠会被严诺按在吧台上,狠狠地亲个够。

但这会儿沈微棠却是完全反应不过来,在看到章云卿的那张脸时,他整个人就抽抽了,肌肉像是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整个人根本来不及抽身。就这样被章云卿重重地吻了下去,两张嘴四瓣唇,紧紧的毫无缝隙地贴在了一起,** 四射火光冲天。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看不到的话,记得告诉我,我会备份的哦。

44、男男春宫图

跟着章云卿时间久了的人都知道,他们这位章大导演是个脾气很怪的人。平时看着总是笑眯眯的,但一旦涉及到电影的时候,他总像是鬼上身了似的,做出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举动来。

他曾经因为拍一对少男少女的床戏,差点被人告耍流氓。当时的情况是那个新上位的小女生装纯情,扭扭捏捏说什么都不肯脱。其实那戏要她脱的也不多,也就是穿一件三点式上场罢了。偏偏她装清纯装出瘾来了,明明为了上位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滚了床单,临了在章云卿面前却耍起了花枪。

章云卿是什么人,他是那种能在酒店厕所里公然跟小男生ooxx的禽兽,他怎么可能会管一个早就不处女的小太妹的死活。当时那小姑娘扭捏了半天,章云卿一开始还派副导演过去跟她好好磨。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没有耐性,把手里的烟一扔,顺脚碾了几下,然后一个箭步冲到那小姑娘面前,三下两下就把她身上的纺织物全都剥了个精光。

那一上剥得真是非常彻底,除了皮肉外,什么都没留下,甚至连那身三点式也给他直接剥下来扔进了副导演的怀里。那副导演拿着还带有少女体香的泳衣,激动地脸红了一整天。

章云卿把人剥光了却像没事儿人似的,连正眼儿都没看那姑娘一眼,直接拍拍手冲其他人道:“来来来,各部门注意了,现在开始正式拍摄,东西都给我放到位了。演员,对,男主角,说的就是你,赶紧上啊,小心她着凉。”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眼睛里充斥着年轻小姑娘漂亮的恫体,哪里还顾得上手里的活儿,两只眼睛恨不得立马贴到那具身体上,将所有的细节都看个够。

演男主角的那个小男生,那一年也不过刚满二十。虽然平时私下里也总吃女人豆腐,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面对一具** 的少女的身体,他虽然本能的下身已经硬了起来,但仅有的理智还存在于那里死死定住他那两条腿,没有做出有违人伦的事情来。

那小姑娘大刹那间似乎也被吓傻了,沉默了大约三十秒后,才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双手捂着胸口飞快地往台下跑。她的助手也在这时候反应了过来,赶紧拿过衣服来给她披上。

那个双手还捧着泳衣的副导演却是一脸花痴相,从此再也没把那衣服还给那个小姑娘。

章云卿却是一脸的不在乎,坐在那里直咂嘴:“装什么装,昨儿晚上还跑我房里来主动宽衣解带,这会儿怎么成圣女了?”

在这一点上,章云卿还是不够了解女人。这也不能怪他,人家本来喜欢的就是男人嘛。

这个小女生的心理是这样的,她想要跟章云卿滚床单,但只能偷偷摸摸滚,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想怎么滚就怎么滚。跟章云卿这样的美男滚了床单,一饱了眼福,二还能潜规则上位,而且她还听说,这位章大导演床上功夫相当了得,就算到时候他吃了不认账,自己至少也算享受到了。

但是一到片场,那情况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她是女生,她需要矜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要是不拿会乔,立马就动手脱的话,岂不显得很没档次。而且她的本意就是想要引诱章云卿过来,那个肥头大耳的副导演在那里跟她磨了半天,她就不松口。她就是想让章云卿亲自出手,最好还亲自上阵演练一遍,吃吃豆腐也好。

没想到章云卿下手这么狠,完全不把她当个女人看。他剥自己衣服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收到了廉价的圣诞礼物,毫不在意地扯掉外面的包装,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直接就给扔边上了。

这让人怎么受得了!

那姑娘哭着跑走之后,章云卿有一段时间还真有点麻烦,差点面临被起诉的命运。不过那都是其他人要担心的事情,他老人家完全没放在心上,整天抽烟喝酒骂副导演,甚至放出话去,这姑娘如果不自己乖乖回来把剩下的那部分戏拍完的话,从此以后,她别想再上他的任何一部戏。哪怕演条狗的角色都不会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