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1/2)

“我们马上去买。”旁边的阿冬适时补上了一句,然后跟小许同时离开,迅速地就像是一阵吹过的风。

看着这两人离开的背影,章云卿满意地笑了起来。当时他们正站在电梯口,他看看四周没人,一时没忍住,就冲着沈微棠那** 的脖颈里咬了一口。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满足地笑了起来。

沈微棠看他那无赖的样子,觉得他整个人就像是大烟鬼刚吸饱了鸦片,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他转头去看电梯,眼见着它降到了一楼,“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个男人。

这个事情完全出乎两人的意料,沈微棠吓得赶紧甩掉了章云卿的手,两只眼睛一直盯着那人看个不停。章云卿也觉得奇怪,剧组已经包下了整间宾馆,这个时间所有人都还在回来的路上,有些去吃饭,有些去喝酒。整个宾馆除了工作人员外,应该不会有其他人。

这个男人既没穿制服,看起来也不眼熟,头上戴了顶帽子,脸上还挂了副墨镜,明明不太凉的天气里脖子里竟还围着厚厚的羊毛围巾。

这样的打扮对别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沈微棠和章云卿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他们两人同时对视一眼,齐齐走上前去,趁那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人一边架住他一个胳膊。正巧这个时候,电梯门也开了,那人便像只小鸡般,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直接拖进了电梯里。

电梯门缓缓地关上,一个走过的清洁大婶只来得及瞟到一眼。据她后来描述,那两个男人凶神恶煞,中间那个可怜的家伙泪流满面,一副清白不保的模样。

事实止,他被带上楼之后,既没人骂他也没人打他,不过就是被吓得不轻。当时章云卿把他带进了自己房间,顺手把地上一扔,然后拖了张椅子过来,一副阎王爷审小鬼的模样。

那人显然被吓得不轻,瘫倒在地上瑟瑟发抖,就差没问出“你们想干什么,人家卖身不卖艺”这样的话来了。

沈微棠看他们两人对峙的样子有点可笑,便主动做了个中间了。他走过去刚想要安慰那人几句,就见章导突然像是回到了片场,一拍大腿骂道:“你是什么人,混进宾馆来干什么!”

“我,我就是来找个人。”那人头压得低低的,不敢抬头看章云卿。

“找人,你找谁,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查查。”

“不,不用了。”

“别客气,你应该认得我,知道我是谁吧?那你应该也知道,我章云卿这个人,向来最喜欢与人为善了。我一定会帮你把人找到的,来,说吧,告诉我。”

沈微棠看是不忍目睹这样的惨状,那人如果现在抬头的话,一定会被章云卿那诡异而妖娆的笑容吓得尿失禁。看他那么一本正经地标榜自己是个善人,搞得沈微棠都忍不住想要大笑出声。

那人抖抖缩缩小心翼翼地抬头,飞快要扫了章云卿一眼,又立马把头低了下去:“不,不用了,谢谢章导。”

“果然是认识我的,我说你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章云卿突然有点失去了耐心,直接走过来拍拍那人的肩膀,“兄弟,你要挖新闻这我不管,不过你要去就去片场。这里是演员和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你这么随便蹿来蹿去的,要是丢了什么东西,回头我管你要,你给得了吗?”

那人沉默不语,像是要把自己挖个洞给埋了。章云卿也不多跟他废话,直接伸出手来,摘掉了他的帽子、墨镜和围巾,仔细地看着那人的脸。

“唔,有点面熟,整天在那里乱晃发小道消息的,就是你们周刊吧。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其他几个呢,没空?”

“章,章导,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我,我马上就走。”

那人说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起身的时候正巧跟沈微棠打了个照面。他刚想冲对方打声招呼,就被章云卿失拎着后衣领子,直接给揪了回去:“那怎么行,来者是客啊,怎么能不喝杯茶就走呢。这也太不像话了。回头你回去了,想想觉得生气,就往那周刊上随便一乱写,我跟沈主播的形象立马跌到谷底。”

“不,不会的,我哪儿敢啊。”

“你都敢和私闯民宅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那狗仔心想我哪里私闯民宅了,可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最好别跟章云卿斗嘴,捞不到半点好处。他们这一行的全知道,章云卿不是个普通的导演,这人身后水深着呢,要真得罪了他,以后可没好日子过。

章云卿把那狗仔像提小鸡似的提到了椅子里,“请”他坐下,似笑非笑道:“就算不吃饭,水总要喝一口的。我们就麻烦沈主播给你倒杯水,怎么样?”

“那,那怎么好意思呢。”那狗仔连连摆手,急得满面通红,几次站起来想走,都让章云卿给按回了椅子里。

“要的要的,怎么说你也是衣食父母,他们当明星的,全指望着你们给暴光率呢。是不是沈主播?”

章云卿嘻嘻哈哈地笑了半天,却没听到沈微棠的声音,不由有些奇怪,扭过头去只看了他一眼,便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头。

沈微棠安静地站在那里,脸色和那天见到陈默时有几分相似,不过略微好一步,没那么失魂落魄。他像是没听到章云卿的话,直直地走了过来,望着那个记者,轻声叫了声:“罗坚?”

他的声音里带了几分不确定,那狗仔听了之后却是脸色一凛,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于是他便更肯定了几分:“你是罗坚,新民电视台的罗坚。”

“你,你怎么知道的?”那人确实是叫罗坚,也曾在新民电视台工作过,不过几年前就不干了,跑到现在的杂志周刊当狗仔去了。他跟以前的那些朋友同事全都没了联系,身边的人几乎没人知道他在新民电视台工作过。

面前这个沈微棠,他自然是认得的,最近爆红的新生代主播兼电影明星。他可从来没想过这样的大人物,会认得自己,还知道他以前的工作单位。

沈微棠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过了片刻后,他才挤出一点笑容道:“没什么,以前在电视台见过你。我入行之前去你们电视台实习过,你大约不记得我了。”

“是,是吗?”罗坚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那一个小破电视台,实习生倒确实有,不过素质都不高。沈微棠这种明显是万里挑一的品质,如果真的去过,他不理由记不住。但这会儿他也顾不得细想,只能就杆子往上爬,满脸讪笑道:“难为沈主播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真是太荣幸了。”

“没什么,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八卦周刊?”

“嗯嗯,混口饭吃。”

“你什么时候离开电视台的?”

“这,这……”罗坚犹豫了片刻,撒了个谎,“三,三年前走的。”

“哦。”沈微棠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又问道,“你现在手机号码变了吧,以前那个不能用了?把你的新号码给我吧。”

那罗坚简直是受宠若惊,他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待遇啊。他以前找那些大明星的联系方式,从来都是七拐八拐的,很多时候能捞到个助理的号码就很不错了。像这样大明星主动问他要手机号的,他真是头一回遇见。

这事情真是太不寻常了,但他心里的惊喜也实在太大,以至于忽略了这正常的一点,迅速报出了自己的号码。沈微棠拿手机打了一下这个号码,就听罗坚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来看了一眼,冲沈微棠笑道:“谢谢沈主播。”

“不客气,我这电话你收好,别告诉别人。”

“一定一定,您放心,就算有人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说的。”

沈微棠压根儿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像这样的人,说的话那就是放屁。他不过就是想要罗坚的电话罢了,至于自己的,他并不在乎。

40、证据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黄昏的夕阳慢慢地褪了下去。只剩无边的黑暗像是一团浓烟,正迅速地包围着整座城市的天空。

宾馆里的房间一间间亮起了灯,演员和工作人员陆续回了房,开始一天的休息与放松。最近章云卿总是收工挺早,大约是不想让沈微棠累着。每天天一黑就忙着收工了。倒是制片方那边比较急,总是催着他把戏赶紧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