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2)

“嗯,确实有点病。找我有事儿吗?”

沈微棠想了想,找了个借口:“听说你病了,想来看看你。”一面说,他一面抖落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是吗?我刚刚才告诉你病了,那你之前打电话过来是为了什么?”

沈微棠愣了愣,才觉得自己这借口找得真烂,不得已,只能老实道:“那天弄伤了你的眼睛,觉得有些抱歉,想去看看你。不过你要是病了就算了,好好休息吧。”

电话那头,章云卿的笑声传了过来。那声音挺轻,像是极力压抑着,不让自己大笑出声似的,听得沈微棠不由有些恼火,只觉得心里的想法都让这个人给看透了。

“你要想过来,就过来吧,没关系,我还撑得住。”

“过来,去哪里?”

“当然是我家,要不然,你希望我去你家?”

“就不能约个地方在外面见面吗?”沈微棠不想去章云卿家,非常地不想,他本能地觉得,到了那个家,必定又是一屋独处,到时候,准没什么好事儿。

“外面?”章云卿轻咳两声,“沈主播,我觉得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实在不适合在外面见面。要是让人拍到了,只怕会有后续报导出来。你也不希望和我天天捆在一起上头条吧?”

确实不想,沈微棠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还没回答,就听那头章云卿又说道:“我眼睛发炎了,不太方便出门。你若愿意的话,就上我家来吧。若不愿意就算了。”

那声音听到最后,竟有点可怜的味道,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小狗,抬起头来巴巴望着你的模样。沈微棠在心里琢磨了一下章云卿卖萌的样子,瞬间抖落一地鸡皮疙瘩,便脱口而出道:“行行,那我过去吧,把你家地址发我手机上。”

“好的。”章云卿的声音立马就恢复了活力,刚才那股子可怜相,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沈微棠一直到车子开出去一大段路,才明白过来。显然,自己刚才又被骗了,就知道这个章云卿没什么好事情,他要是会可怜,老天爷估计都要下红雨了。

一路开到章云卿家,大约只用了半个小时。沈微棠停好车走下来一看,才发现章云卿住的地方居然离自己家不远,平时他早起跑步,偶尔也会路过这里。一想到这个家伙和自己住得相当近,他又觉得有些别扭,像是心头被什么虫子咬了一口似的。

章云卿家住在这栋楼的十五层,一路搭电梯上去,沈微棠还特别留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生怕有记者跟着,被拍到什么又要乱写。

他事先给章云卿打过电话,通知他自己已经到了。所以他站在门口,刚抬手敲了两下,门就开了。

章云卿站在门后面,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沈微棠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的左眼,红红的,比起昨天来似乎肿了一些,不由感到一阵抱歉,便开口道:“不好意思,把你眼睛弄成这样。”

“干嘛站在门口,进来吧。”章云卿伸手把他拉了进来,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那关门声并不大,但听在沈微棠的耳朵里却觉得一阵心惊。他现在真有点怕单独和章云卿相处,一旦两人处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他就会没来由地紧张。

章云卿把他拉进来后,就放开了他的手,指了指单身公寓的客厅,笑道:“随便坐,有点乱,别介意。”

“没关系。”男人的房间通常都比较乱,沈微棠自己的家有时候也是凌乱不堪。

“要喝点什么,我家里没什么东西,除了水就只有咖啡了。”

“那就水好了。”

章云卿点点头,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就端了杯水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他便往沈微棠的身边一坐,从茶几上摸了个小东西递了过来:“帮个忙。”

沈微棠接过来一看,见是一瓶眼药水,便明白了过来。仔细一看,居然还是他让助理买的那种,便问道:“这东西好用吗?”

“好像不怎么样,昨天用过一回,今天就成这样了。”

“那你还敢用!”沈微棠的手一抖,只觉得自己手里拿的不是药水,是毒药似的。

章云卿却笑得很自然的:“那怎么办,你送的,也不能说扔就扔了,礼轻情义重嘛。”

“一瓶破药水罢了,不值几个钱。”又不是他亲手买的,再说就算是他买的,也不必要非要用完它吧。看看章云卿现在红着眼睛的模样,沈微棠真心觉得,他这个人让人猜不透。

他站起身来,伸手去拉他的手,一面拉一面道:“起来!”

“干什么?”

“去医院。”

“不用了,这么点小事情,放着就好了。我又不靠脸吃饭,肿就肿吧,过几天就消了。”

“要是瞎了怎么办?”

“那也没关系。到时候我就用一只眼导戏好了,说不定会因此大为出名,成为电影圈第一位独眼大导演。”章云卿一面开玩笑,一面反手握住了沈微棠的手腕,趁他还在发呆的时候,一个用力,将他往下一拉,沈微棠整个人便控制不住,重重地跌回了沙发里。

章云卿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后面接着他。沈微棠前脚刚跌落下来,他后脚就把人从后面抱住了,那姿势看起来实在有些亲呢,就像热恋中的情侣紧紧相拥似的。

沈微棠自从和邱骆在一起后,对于男人间的接触就变得异常敏感。就在章云卿抱住他的一刹那,他整个身体便立马做出了反应,抬起手肘就往章云卿的胸前砸去。那一下又急又猛,章云卿也没料到他会突然下此毒手,一个没留意,被砸了个胸闷气短,当下就放开了手,猛烈地咳嗽起来。

沈微棠恼怒地将身体挪到了一旁,看着咳个不停地章云卿,本来想冲他发通脾气,一下子又没了火气。他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咳,眼见着他的脸越涨越红,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便伸出手,将自己没喝过的那杯水递了过去。

“谢谢。”章云卿接过来,艰难地吐出两个字,便喝了一大口。没想到那股气还没顺,水一喝下去又给呛着了。这下子,非但没有缓解,他反而咳得太厉害了。

因为身体忍不住地颤抖,那杯水被晃出来不少,连同从嘴里咳出来的水,一同滴在了胸口上,浅色的衬衣立马湿了一片。

沈微棠没料到,自己轻轻的一砸,竟然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当下便拿过那杯子,又抽了些纸巾出来,替他擦唇边的水渍。

章云卿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受,一开始确实想咳嗽,后来却是装出来的。他见沈微棠主动递水给自己,脑子里便灵光一现,用他那堪比奥斯卡影帝的演技,成功把个从来没演过戏的新人主播给唬了个团团转。

这会儿见他又一脸紧张地给自己擦嘴,章云卿的心便有些按捺不住。从那一次在厕所里见到他时,章云卿就有一种想要把他拿下的冲动。这个傲娇又容易炸毛的男人,实在很对他的胃口,以至于他真心觉得,那天拍宣传照的时候,自己那种吃豆腐的行为居然没人阻止,实在有些太幸运了。

沈微棠似乎还没感觉到章云卿那炙热的目光,他只是很正常的替他擦着嘴边的水渍,擦完之后便想把手收回去。没料想章云卿却是个行动派,想到便做了,二话不说伸手拉回了他的手,放到了脸颊边摩挲。

沈微棠的反射弧慢了半拍,等到反应过来时,那手已经被吃了好几下豆腐。他不禁有些气恼,努力一挣扎,骂道:“你放开,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听你道声歉罢了。”

“道什么歉?”

章云卿指了指胸口:“把我打成这样,难道不应该道歉?”

“那是你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