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1/2)

现在大家如此追捧他,是因为他比较特别,是少见的风格,以后时间长了,大家都看腻了这张脸,或许就要开始讨厌他了。沈微棠一直没想明白,这具身体的前身,为什么和邱骆做了牺牲如此巨大的一个交易,却只愿意做个小小的新闻主播呢?

nbs虽然是个国家最大最权威的电视台,当家男主播也是个很诱人的称号,但是和那些天皇巨星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播新闻的,永远只是一个载体,想要大红大紫非常困难。这更像是一份工作,而非一个出名的机会。

按照一般人的思维,愿意放下身段去服侍一个同性的男人,开口要的应该更多才是。以沈微棠的身体条件,进军娱乐圈完全不成问题,细心包装一下,红的机率相当大。邱骆既然有本事让他空降到nbs当晚间新闻主播,自然也有这个能力让旗下的经纪公司包装他成为大牌明星。

现在邱骆死了,沈微棠发现,这世事还真是奇妙,兜兜转转的,他居然又有可能要往娱乐圈发展了。

张总的意思是,希望能替他接下最新一部纯爱电影的男主角之位。那是一位新晋导演的最新作品,据说会送到海外去参加影展,虽然不是什么大制作的魔幻巨片,但胜在风格清新,故事唯美。对他这样毫无表演经验的新人来说,做个试水的开端,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沈微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这个张总竟让他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这个肥头油耳的中年男人,跑到这里来,不过是要和他谈一些皮肉生意。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为自己的演艺事业规划得如此细致,考虑得如此周全,令他不免心生感激之情。

于是,他就是这么靠在这张皮椅上,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投资方有选好女主角了吗?”

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张总脸上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像是有难言之隐似的,他轻咳了两声,大约是发现自己的目光一直紧迫盯人,于是不得不开口道:“这个,还有另一个男主角,暂定选的是严诺。”

沈微棠听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往那方面想。他的脑中,一下子就跳出了关于严诺这个人的资料。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也是个电影圈新人,在此之前,他一直混在歌坛,是人气极旺的新生代创作型歌手。会写曲会填词,还会玩不少乐器,更为难得的是,长得非常标致。

如果说,沈微棠是主播界的白蔷薇,娇艳却又刺的话,那么严诺俨然就是歌坛的红牡丹,气场强大到让人无法忽视。

他的那种帅气,不带有半分女人的柔媚,完全是男人线条分明棱角出众的典型代表,极大了满足了女性对于异性气息的强烈渴望。

所以,当年他甫一出道,便如现在的沈微棠一般,顷刻间横扫全国,无论是少女也好,** 也罢,甚至是上了年纪的妈妈桑们,都对他青睐有佳。可以说,他完全符合所有正常女性对于男性的幻想。

这样的一个男人,加上才华出众,在歌坛如日中天,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比沈微棠出道大约早了一年,出过两张唱片,张张大卖。在唱片业如此萧条,几乎被网络下载打击得体无完肤的年代,严诺的唱片却能卖个满堂红,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中的奇迹。

沈微棠对于这个人的了解,仅限于此,毕竟不在一个圈子里,彼此没什么交集,虽然都是目前吸引眼球的新生代明星,他和这个严诺,却从来没有见过。

事实上,沈微棠成名以来,见过的圈内人屈指可数。他不喜欢应酬,各种酒会派对什么的,几乎不参加。偶尔去了也是坐在一边喝酒,到时候就走人,看到记者甚至还会刻意躲避。对于他来说,成名的感觉虽然不错,但随之而来的麻烦却也令人头痛。

在最初的兴奋和满足过后,他开始趋于平淡化,对于各种暴光,已没什么兴趣。而且,最近公司给他安排了很多见媒体的机会,大多是单独采访,他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个人形立牌,在照相机前已经快要累到虚脱。摄影师提出的很多稀奇古怪地拍摄要求,总令他颇为头痛,他发现,自己似乎只习惯于板着脸面对镜头,已经很难做到谈笑自如了。

因为这样,他甚至怀疑,自己真的适合当明星吗?或者,以前那种清苦却自由的生活,更为适合他。

当时,张总就坐在他对面,说完那句话后,他忍不住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见沈微棠一直深思为说话,便试探性地问道:“微、微棠,你,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沈微棠愣了愣,以为他在问自己关于严诺的印象,于是便说道,“那个严诺,也来凑这个热闹?这到底是哪个导演的作品,尽要请些从来没演过戏的人来搅浑水?”

“是章云卿。”

章云卿?沈微棠只觉得这个名字非常陌生,此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刚才张总也说了,这个导演是个新人,这么说起来,要是他和严诺也加入的话,那这个剧组,岂不全是一堆新丁?从导演到男主角,全是只有半桶水的家伙?

沈微棠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问的那个问题,张总的回答有些奇怪。自己和齐诺,听上去都是男主角,那么,女主角在哪里?

他张张嘴,刚想要问,猛然间脑中蹿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他的后背不由一僵,整个人像是受了** 般,手指微微地颤抖起来。然后,他咬着牙,不悦地皱眉道:“这部片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别告诉我,只有男主角,没有女主角。”

张总的脸色一下子松了下来,他发现,沈微棠终于理解了自己的意思,心头就像是放下了一块重石。

“是是,据说章导想拍一部同志电影,要送去国外参展。微棠,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你和严诺的条件,电影一出,必定大卖。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沈微棠忍不住在心里伸起了中指,面上却没怎么表现出来。虽然这个张总,并不是个手握实权的人,在新辰国际,他只是个小角色,但他毕竟是自己现在名面儿上的老板,必要的尊重还是必须的。

他还没有自我感觉好到可以目空一切,将经纪公司的老板拿来任由他打骂。虽然心里真是有股压不住的邪火,但他知道,发脾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倒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

他想了想,语气委婉地回绝道:“sion,抱歉,我想我并不适合演戏。我在这方面一窍不通,目前还是不要轻易尝试得好。”

张总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找借口推脱,沈微棠这话一出,他后面就接口道:“没关系,这个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真的接下了这部戏,公司一定会给你安排相应的表演课程。章云卿这个人,虽然是个新晋导演,脾气可不算小,要是找了个什么也不会的新人过去,估计脸色肯定难看。”

沈微棠不由失笑:“那我更不能去了,我这要是去了,岂不是天天要看他的脸色行事。到时候,他不痛快,我也不高兴,公司也为难。算了算了,还是不接得好。”

“别担心。”说到这里,张总突然笑了起来,像是心情很好,“其实这次的电影机会,不是我们去找的他们,而他们来找的我们。”

“什么意思?”

“听他们公司的口气,似乎是章云卿钦点你当这部戏的主角,所以,我想他应该不会对你太过苛求才是。这样吧,你也先别急着给我答复,好好考虑考虑。反正他们那边,也才是刚刚起了个头,据说剧本还没完全搞定。先不急于一时,等你考虑好了,再同我说。”

张总说到这里,便站起身告辞。沈微棠送他到了门口,关上门后,又重新回到了书房,坐在书桌前,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章云卿……他默默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一时间,陷入了迷乱之中。

6、性取向

关于要不要接电影这个问题,沈微棠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如果这只是一部普通的电影,哪怕小成本小制作,甚至最后票房惨淡,他也不会在意。新人嘛,总要有一些积累经验的机会,参演一些小电影,也算是对演技的一种磨练。

他在主播界虽然已经不算个新人,但是在表演方面,还真是一窍不通。上辈子,他大学念的就是传播学,偶尔也去旁听过几堂表演系的大课,只觉得云里雾里,完全听不明白。他有个学表演的师兄和他说过,演戏,就是一群疯子,演给一群傻子看的。

所以,那个时候他就认定,他是无法成为一个好演员的。因为他不会伪装,也无法做到很张扬,这是天性使然,就算后天努力培养,只怕也进步不大。

所以,他上辈子从来都只想做一个成功的新闻人,没想过踏足其他的领域。现在,时代不同了,身份也不一样了,摆在他面前的机会,也远远要比以前多得多。他看得出来,经纪公司并没有因为邱骆的死而放弃他,毕竟他已经红了,如果舍弃他而去包装个新人的话,投入要更多,回报却不一定有多少。

所以,保住他,甚至更好地利用他,才是那些人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拍电影大约是他踏出主播界,迈向娱乐界的第一步。只是这第一步,沈微棠却觉得异常艰难,不知该做怎样的选择。

只因为,那部电影实在太特殊。同性恋电影,在现在这个社会,接受度虽然比起以前高了许多,但毕竟还算是非主流的东西。这种边缘化的题材,在影展上获奖的机会倒是挺大,但是对于演员来说,却是一把双刃剑。

如果使得好,可以成功打开知名度,跨入主流电影圈,从此接拍正常性向的电影,一旦红了,从前的那些往事,会被大家拿来津津乐道一番,仅此而已。

但是,这把剑若是使得不好,很有可能就会伤到自己。如果演了这样的电影,最后默默无闻倒也罢了,最怕的就是从此以后被定了型,搞得全世界人民都以为,你只能演这样的角色。观众只认可你做为gay时的演出,导演制片商也总是拿相似的角色来找你。

到那个时候,想要脱身未免困难,各种流言更是难以平复。沈微棠现在本就处在这样的风头浪尖上,邱骆的死,虽然让他被包养的传言慢慢平复了下去,但他不敢保证,如果自己真接了这么部片子,一旦上映,会不会勾引人们曾经的记忆,从此在他的身上贴上一个同性恋的标签,永世不得翻身。

自己,真的害怕会是这样的结局吗?这个问题,沈微棠一直在考虑。关于自己的性取向,他也是一直到现在,才真正开始正视起这个问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