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2/2)

他现在日子多舒服,干么去做那个会让自己心情不好的妾,但他店里的孩子,却认为他若能当上切以刑的妾,就是上辈子烧了好香,这群脑袋坏了的小孩只差没人有胆子,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不识好歹,气得他连切以刑都不见。

“雏儿不都是这样吗?”燕楼声音平稳问。

于灵飞才不信他心里没有想法。这人可是个奸商呀,他要是真那么逆来顺受,也不会从波难国逃到白宋国,若不是不小心撞见颚佳,不晓得颚佳要花几年才能打听到他的消息。

“所以你跟颚佳回去后,颚佳高兴娶多少女人就娶多少女人,我听说雏儿不能入宫,你就在宫外被他养着吗?”他讲得直接。

阿满手上动作不停,耳朵却竖得尖尖的。主子虽然没有多说,但他看得出来,主子与波难国国君是情投意合。

燕楼抬头,一向狡黠的眸子闪过一丝黯然。“雏儿没有身分地位,这是从古至今不变的情况。”

“你有想过为何雏儿没有身分地位吗?什么叫身分、地位?你有细思过吗?”

听了何仙姑一席话,再回到古代,他每次看到风嫋就忍不住一阵恶寒,照何仙姑所言,风嫋进了富户当人两、三年妾,还算是好的结局,只是后来他毕竟没有一技之长,无法把茶楼经营下去,这才又去重操旧业。

这叫好的结局?他完全不能认同。

如果不能主宰自己的身子,不能当自己的主人,笑骂由人,连一丝尊严都无,那人生有何意义。

“身分?地位?权势?名利?”燕楼怔怔的想着。

他拖延着时间,迟迟没有给颚佳一个清楚的回答,明明知晓颚佳不会舍下他,但他一介雏儿,回波难国后只能卑微的活着,比他宫里的宫女还要低下,这是他想要的吗?

“我觉得雏儿没有一技之长、没有金银财宝,只能陪侍男人、任人作践,才会落入比死更惨的境遇,事实上,我有个想法。”

他朝燕楼耳边附过去。

燕楼瞪大眼睛,惊骇莫名。“你这惊世骇俗的想法怎么可能会成,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没试怎么知晓不可能,若是这事成呢?燕楼,你若是男子,纵然你是平民,你也会成为名闻天下的红顶商人,但因为你是雏儿,所以你才假扮男子经商,难道真对自己没信心?”

燕楼嘴巴开开合合,无法说出话来。桃红花魁的话太过惊世骇俗,他完全想象不到,也无法往那方面想,想不到他却说出该杀头的话来——

“你若是女子,以你惊世才能,必是能辅佐颚佳的皇后,难道因为你是雏儿,就要一辈子住在宫外,比人矮上一截的活着吗?”

“嘘,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你怎敢说?”

阿满扇子掉下地。天底下的雏儿只能为奴为妾,没有人敢垂涎后位。

燕楼本来闲散躺着,现在也坐直身子伸手掩住于灵飞的嘴。

于灵飞拉开他的手,说得更理直气壮,“时代会改变的——一、两百年就会变化得令人意想不到,你怎知我们不是推动这项变革的先驱。”

两百多年前,黑人还只是美国南方种棉花田的奴隶,现在黑人已经可以当上美国总统,为什么这个时代不行?只是少个人去登高一呼而已。

燕楼胸口起伏不定,“我当皇后,就算颚佳肯,他底下朝臣肯吗?那些食古不化的人怕不死谏以对。”

于灵飞翻了个白眼。这人生意头脑明明很好,怎么一扯上颚佳,就脑袋变成一团浆糊了。

“他们不肯,难不成你不会让他们肯吗?”

“我怎么让他们肯?黑不能转白,白不能成黑呀。”燕楼声调激动不已,永远都不可能的。

于灵飞不屑的从鼻孔哼道:“黑加了点漂白水就白啦,白加点黑色颜料就变成黑的,你呀,平日瞧着多聪明,怎么谈到雏儿身分就变笨了,我告诉你——”

细碎的喁喁声响起,阿满听得目瞪口呆,燕楼脸上青白不定,然后渐渐眉头松了,眼里放出光来。

+++++

切以刑冷凝一张脸,原本该去边关打战的他不用去了,原因无他,波难国的国君就在白宋国的京城里,颚佳要边境整兵,不过是烟雾弹,他本人其实暗度陈仓的来到白宋国寻找燕楼。

边境的烟雾弹就这么继续放着,搞得烟雾弥漫,两国国君都心知肚明,但也不说破,成天就在于灵飞的茶楼里坐着喝茶。

堂弟切落合新近迎娶新妇,婶婶何氏笑得一张嘴都快咧到耳根,亲事办得唯恐人不知晓,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差点踏破长街,不知晓的人,还以为是切大将军娶亲。

这般的大肆铺张,全都是婶婶爱面子,说落合是他叔叔唯一留下的命脉,喜事当然要办得天下知,而且他这堂哥更是责无旁贷,成了迎亲队伍中的领头人。

为了死去的叔叔,他可以忍,所以那一日再怎么荒唐胡闹,他都配合了,但是堂弟成亲隔日,堂弟媳知道他们一家人都住在将军府里,以后是看他的脸色,便往他房里送了一个陪嫁丫鬟,他皱紧眉头,命亚动送了回去。

堂弟媳大概以为他不满意送来的姿色,隔日又挑了一个更美的塞过来,而且他们嘴巴不牢,把这事都传了出去。

当他来到茶楼,就见风嫋满脸怨责,绿竹梨花带雨,阿捧不动声色的仍是敬称一句将军,只有那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全没当一回事。

“听说你一天一个累不累呀?累的话,来我们店里吃药膳,我们是熟人,给你打个八折,够意思了吧。”

这雏儿的嘴巴有够利的,他气得拂袖离去,当天晚上又送来一个丫鬟时,他吼得屋顶都快要掀了,落合这才知道他是真动了怒。

堂弟媳第二日还来下跪请罪,哭哭啼啼道:“天下人都知晓将军您迷恋一个雏儿花魁,那人身分低贱,就算将军迎进来当妾,您也会被人耻笑,弟媳又听说那雏儿不是个简单角色,若进了将军府,仗着将军的宠爱,恐怕我们都不用活了,所以才想送个伶俐懂事的服侍将军,若是有了娃儿,那雏儿就算再怎么不好惹,也不敢欺上将军的子嗣。”

“是呀,那雏儿是千人枕、万人睡的花魁,他若是进府来,就算是当你的妾,也会把将军府的颜面丢光了。”

何氏在一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副他将人娶进来,真会把他们给一个个逼得上吊一样,他就知这件事铁定婶婶有分。

两个女人哭得像泪水不用银两。

想不到堂弟切落合也一脸深恶痛绝的说:“大哥,我知道我们是做得过分了些,也知道你不是好色之徒,但桃红是如何的** 放荡,你铁定不知晓,他现在是伺候你没错,但是之前他对我也是一副急于献身的模样,若让这雏儿进府来,将军府便成淫秽之地,哪还有片刻安宁。”

切以刑听得差点抓碎椅子扶手。那也是桃红没错,不过是真正的桃红,现在的桃红则是灵飞附身的,但这种事能说吗。

“你们若是太闲,女人就去做女红,男人就去多读书,别在这乱嚼舌根。”

他冷着脸说完这些话就离去,只听到身后女人哭得更大声,男人气急败坏的不断说他被迷了魂。

他承认,他是被灵飞给迷了魂,为他执迷不悟,而这雏儿养伤好几个月,不但不让他碰,就连他的面都不见,让他忍不住心里忐忑,不明白他又在玩什么花招了。

趁着夜色,他来到茶楼,进了于灵飞的房里,白花花的银票堆在桌上,风嫋正在数,至今,京城里的人还不知玫瑰堂就是灵飞与燕楼合开的,他也不愿张扬。

好几人对他没好脸色的人,这会见到他竟还招手要他坐下。“这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