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1/2)

他有些茫然,转头望了眼昨晚温存过的床铺,心里蓦地一揪。

手机响了,是徐幻森。他接起来,对面只有微微的呼吸声。

“弟弟?”杨鸥下意识问,就算猜错了也不丢脸。他现在就像一只无头苍蝇,撞哪里都是南墙。

“是我,鸥哥。”邢望海在那边回答,“吃饭了吗?”

他的语气很稀松平常,好像白天发生的一切都不算什么,短暂的失联也只是一场梦。

“没。”杨鸥也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合适。

邢望海轻笑了一下,“那你要好好吃饭,别把胃饿坏了。”

“你……”没事吧。千言万语压在喉间,但流失了出口的勇气。

邢望海又开始笑。

杨鸥听着那笑声,觉得像是能亲眼目睹,他笑起来弯弯的嘴角,还有看向他温柔却带着浓烈爱意的眼睛。

“鸥哥,如果我退圈了,那我们结婚吧。”

杨鸥握着手机,良久都没有出声。

邢望海也没有催促他,同他一起沉默。

杨鸥走到窗边,伸手推开一扇玻璃,冷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窗外暮色四合,只有冷清的一条街,还有隐约亮起的灯火。

“为什么想这个时候结婚?”杨鸥憋了半天,才问出来这样一句。

“这算拒绝我了吗?”邢望海不答反问。

杨鸥将窗户开得更大了些,脑袋被冷风吹着,心却在颤,维持不堪一击的清醒。

“我不想稀里糊涂答应你,这样很不负责任,我现在不说那三个字,并不代表我不爱你。”

邢望海叹了口气,“我知道,鸥哥,是我冲动了。”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杨鸥关了窗,坐回床头。他发现,自己对真正重要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哪怕,他正面对着一个与他有过无数亲密时刻的爱人。

“邢望海,”杨鸥连名带姓喊他,异常郑重,“告诉我,我应该知道什么。你明明知道,到了这个节骨眼,我想要的答案不是这个,而是你的坦白。除了生病之外,你还瞒着我什么?”

“你在说什么呢鸥哥。”

听他的语气,好像要岔开话题。

“邢望海,我不想对你下最后通牒”杨鸥从来没有这样严肃地对他说过话,他不是埋怨他,只是不希望他逃避核心问题,“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不够了解你,你总是把情绪藏得很好,无论是纠结还是难过,很少在我面前显露。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你是真得无忧无虑,所以才没有像我们普通人那样,会有许多负面情绪。但其实不是这样吧你也有很多苦恼,只是你不说,或者不想说。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光图快乐,我还想帮你分忧,走入你的人生,就像我让你走入我的人生这样。”

邢望海没有吭声,杨鸥的心颤得更厉害了。他怕他不说话,也怕他说话。也许,邢望海开口,又会迂回,又会逃避,再次逃脱真正的矛盾。

“后天下午我会开新闻发布会,”邢望海的声音平直,几乎有了从容不迫的意味,“电视或者网络应该有直播,你会看吧。”

事后,杨鸥再回忆起这天的对话,才明白,邢望海破釜沉舟,只不过想讨一个肯定,来自于他的肯定。但自己现实又是怎样做的呢。

他说,我对你很失望,然后挂了电话。

第97章

152

邢望海所说的后天是周一,下午三点半,准时召开。

杨鸥依旧在剧组拍戏,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除了苏敏敏之外,也没人关心他和以往有任何不同。拍戏休息的间隙,邢望海成了这天的焦点,片场每个人都捧着手机,不是在偷偷看,就是在偷偷讨论。只有杨鸥表现得全无兴趣。

徐幻森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正在现场。

杨鸥握着手机,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下,试图让自己稳定情绪。

“他迟到了。”徐幻森说。

杨鸥“哦”了一声,隐约听到对面有人声在抱怨。

“人多吗?”他只是问。

徐幻森觉得杨鸥口吻听起来虽然平静,但很陌生,心里生出不安。

“老杨他跟你就什么都没提过吗?我这边查出来,华耀在后面推波助澜了,他们那边为了推自己人,把邢望海定位为竞品,攒足了劲儿要精准打击真是没见过这么下作的手段,妈的,以为把邢望海拉下来,自己就能造个顶流吗?要是真有那种紫微星,要火早火了。”

徐幻森虽然在义愤填膺鸣不平,但不并仅仅是因为邢望海的惨状。如果真让华耀得逞,推倒一个邢望海,那么接下来,这种风气便会蔓延,整个娱乐圈都会毫无底线,以攻讦他人来攫取利益。邢望海现在是个符号,警醒着每位站在荧屏前的艺人,下一个,也有可能是你。但也不妨有人只当他是颗坠落的流星,在这个年代,造一颗明日之星,说难于上青天倒也不必。

杨鸥毫无波澜,“我要上戏了,有什么情况,闲下来再说吧。”

邢望海姗姗来迟,一等他进场,快门声就咔嚓直响,没有停过。他被一簇身穿黑衣的保安护着登台坐定,姿态旁若无人,徐幻森在台下看他,觉得这人过于冷静,几乎没了人味。齐情没有跟随,这种场合他的出现无疑是添乱,模糊焦点,拿不准媒体头条在下一刻会编篡出什么话题。

邢望海做了个简短的开场白,然后单刀直入,毫不拖泥带水。

他用陈述语气总结了这两天来关于自己的热搜,遂逐条开始解释、澄清。

关于嗑药、成瘾性这种问题,他直接做了ppt,在身后的大屏幕上展示,里面清楚罗列了他的病情、发病经过,还有长期服用的药物,以及权威医疗机构对他病情的定性。每一条详略有序,没有任何含糊其辞。他说,事实就是如此,不用歪曲造假,承认自己是个病人,有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疾病。

再关于床照事件。

邢望海大方承认,照片里的主角就是他。但这是他的个人隐私,如今被发布到公众平台,属于外泄。他会对恶意发布者进行起诉。

徐幻森暗自感叹,思路很清晰,挑不出毛病,但诉说者,也就是邢望海本人,口吻未免太公事公办,好像是拿了公关稿出来照背,难以让人共情。这种新闻发布会,除了澄清以外,更多的是煽动公众情绪,让他们产生怜悯之心,如果舆论操纵得当,甚至能得到反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