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1/2)

一听见“医院”二字,齐情紧张地缩紧身子,努力地蜷进他的怀抱,可他那么高大,根本没法在徐幻森的怀抱里安稳。可是,他如果不依附他,又能去依附谁呢?他本来就是被捡来的意外,获得了本不该属于他的幸福人生。但他做错了什么吗?是他强行要求他们收养他吗?

他记起来了,韩炜那时问他愿意不愿意跟他回家,他被男人一瞬间的温柔蛊惑,就点了点头。他还是个小孩子啊,根本不了解这份温柔背后,被缚成了一张网,网里是那场改变了所有人的车祸。他从此没了父母、没了同胞兄弟,成为孤儿。他们怀着愧疚养育他、呵护他,这难道不也是在绑架他吗?他们难道不也是在囚禁他们自己吗?他在溺爱囚牢里长大,从此连越狱的本领都丧失了。

他突然感到了一股无常,还有来自命运深处的悲哀,“徐幻森,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徐幻森只是抱紧他,叹了口气。他其实比任何人都能理解他,在他十几岁时,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那会儿,父亲突然去世,家道中落,亲友为财反目,母亲躲着他偷偷落泪。一夜之间,他从云端跌到泥泞。命运无常,真不是凡人能堪破的。

他清楚地看到他的悲痛,就像看见当年的自己,他们的轮廓渐渐重叠,变得一脉相承,再怎么努力挣扎,却还是在下坠、崩溃。齐情是一个延缓长大的成年人,更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他比他先一步熬过来,得到解脱。在这一瞬间,他对他心疼到极点。

“你如果没有地方可以去,就留在我这里。”徐幻森温柔抚摸起齐情的卷毛,很神奇,无师自通似的,他也可以释放温情,去怜惜一个人。

“你不要怕,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知道吗?我应该喜欢上了你,但我以前不敢承认,现在我承认,我离不开你,你以后哪里也不要去了,就留在我身边,好吗?”

齐情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看他。他张大了嘴巴,深吸一口气,嗫嚅道:“我……我现在一无是处,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要我吗?”

“傻瓜,”徐幻森宠溺一笑,“你不是还有我吗?”

“有我,还不够吗?”

齐情呜咽着抱紧了他,他又为他流了泪。可这一次,没有一点的虚假,不是一戳即破的梦,是徐幻森的心甘情愿,他等来了,即使是在一个不恰当的时刻。

徐幻森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抱得那样紧,恨不得将以前错过的拥抱都弥补回来。

133

齐情在徐幻森前所未有的温柔庇护下躲了两天,直到第三天傍晚,天快黑的时候,唐一曲和韩炜双双杀到。

“为什么不接电话?”唐一曲劈头盖脸问。

齐情垂下头,一言不发。他其实早做好了被质问的准备,可当真正面对唐一曲和韩炜时,蓦地发觉,一切都比想象中艰难。他们曾是他完美的父亲,可实际不过虚幻的泡影。他们爱他,是有条件的,是建立在赎罪的基础上,替邢望海的父亲——邢蕴,无端失控,摧毁了他的原生家庭。叶弥和叶岭都不愿看见他,是因为会想起邢蕴造成的苦果,多看他一眼,就是在凌迟和提醒,从而会本末倒置地认为,他是导致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那么多人死了,为什么只有他活下来了呢?

邢望海的亲人,曾经不过是戴着面具对自己好,心底无时无刻不是在反悔、变卦,只等他失误,迫害到他们的利益。对于韩炜和唐一曲而言,他从来就不是他们真正的小孩,局外人而已。一个被罪恶感催生,可供跪拜叩首的祭坛罢了。

“你们还要我吗?”齐情面无表情。

“你在说什么胡话?”唐一曲怒色渐显,朝向徐幻森,“你跟他又灌了什么迷魂汤?瞎说了些什么?”

“跟他无关!”齐情忽然提高音量,语气尖锐,像一把冰锥,开始锥人的心,“为什么总要怪别人呢?难道不是你们一开始做错事了吗?明明是你们害了人,到头来,却可笑地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

韩炜和唐一曲同时怔住,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我都知道了!我全部都想起来了!不要再假模假样装下去了!”

“崽崽,”唐一曲上前,想要去安抚情绪激动的齐情,“你知道了什么?好好跟我说……”

“别碰我!”齐情厌恶地挡掉唐一曲伸过来的胳膊,“……你们故意对我好,让我记不起来,让我遗忘掉过去,是不是害怕我长大会报复?害怕有朝一日发现邢望海的爸爸是杀人犯!我多傻啊,当了这么多年的同犯!还自以为是,把仇人当亲人,我真是个** ,天底下最可恶的王八蛋……我讨厌你们,我恨你们,为什么当年不连我一块儿杀了?还要装成菩萨心肠,把我养大?!”

讲这番话时,因为愤怒,他的面目都扭曲了。他以为发泄怨恨会让他痛得少一点儿,可他现在已经痛得喘不上气,痛得无法自持。他觉得自己踩在了一块玻璃上,看见了玻璃下隐藏的秘密真容,可正因为他踩了上去,想看得更清楚,所以摇摇欲坠,随时要碎,以致于他也会和玻璃一样,粉身碎骨。

唐一曲不屈不挠地走过来,想要同过去一样,像一位父亲似的,安慰他,哄他。他却重重推开了他,甚至还在口不择言地践踏他的父爱。

他说:“你们没有资格当我的爸爸,你们是杀人犯的帮凶,你们活该没有小孩!”

忽然,啪地一响,韩炜给了他一巴掌,让齐情顿时变成了哑巴。这一巴掌不算用力,可还是留下了红印。

齐情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却无可避免地在坍塌。他低下头,眼底的焦距开始溃散。

韩炜瞬间就后悔了。他不忍看唐一曲的难过,但也不愿意看齐情暴走。他惴惴不安,长久恐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他自以为处理得天衣无缝,将过去完好掩埋,可不知在哪个环节出了错,齐情竟然记起了那么多细节。

“对不起,对不起。”韩炜悲伧道,“疼不疼?爸爸的错,是我不对……我一激动打了你,原谅爸爸……”

他见齐情毫无反应,想上前安抚,却被一个沉默的胸膛挡了回去。

“够了,不要逼他了,请回吧。”徐幻森色厉内荏,严辞坚定,“如果你们真得还关心他,那现在离开,是对他最大的关照。”

“我……”韩炜想据理力争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苦涩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唐一曲拦住他,默默拉起他的手,将安心的温度传给他。

“走吧,老韩,给崽崽点儿时间,让他想清楚。”

说完,他转向齐情,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将酝酿已久的话如数倾吐。

“你可以选择不认我们,但我希望你相信一点,我和老韩虽然没办法有自己的小孩,但我们把你视如己出,一直以来,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你,不希望你比别得小孩过得差。不,正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我们才会不择手段地想保护你,让你永远无忧无虑地活在真空之中。我们做错了我们承认,只知道一味溺爱,没有把你当成一个真正的成年人。那从今天开始,你要长大了。”

徐幻森送韩炜和唐一曲到玄关门口。

“无论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会等他。”唐一曲走到门外,突然转身,对徐幻森说。

徐幻森干笑了一下,“这种话,你最好有机会当面对他说。”

韩炜舍不得走,但他和唐一曲确实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麻烦你好好照顾他。”韩炜在一旁补充。

“不用你嘱咐,我也会的。”徐幻森信誓旦旦。

关上门,徐幻森靠着墙壁,重重叹了口气。齐情埋在客厅的沙发里,了无生气。徐幻森走过去,低下头,观察他到底是怎么了。猝不及防,齐情伸出手,揽住他的腰,将他拉进沙发里,两人贴着胸膛,呼吸也缠在一块儿。

“我只有你了。”齐情挨着他脖子说。

徐幻森感觉到了他的恐惧,就连气息都在颤抖。

这还是齐情吗?那个光彩缤纷,在舞台上被呼唤和崇拜淹没的太阳。

就在一瞬间,太阳沉没,万物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