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1/2)

粉丝见面会结束,杨鸥准备返程,忽然心中一动,特地绕到了曲婳结束拍摄的舞厅。

他记得那里有一扇落地窗,日落光辉透进来,折在舞厅地板上,像海草摇曳,玩光与影的游戏。太阳气息沉溺在这光影的后面,却不一定能被准确捕捉,他想再看最后一次。

设备被撤走得差不多了,轨道都已经拆得零零落落,现场只留着几段萧索电线。

太阳正在沉没,杨鸥迎着那轮渐渐沉没的太阳走去。可他蓦地站住了,他不允许自己往明知是漩涡的中心坠落

——须旭已经比他更早站在太阳沉没的中心。

奇怪的是他并不感到奇怪,可能因为他做过比这更过分的事情。

“不要走,杨鸥。”须旭好似梦呓地开口。

杨鸥装着没听见,脚步转弯。

须旭自从进组后,一向缺点儿阳气,脸色苍白,彷佛与吴翔宇真得逐渐合为一体。

“你很喜欢看日落吧。”须旭继续道,“当年我们一起看过很多次,不是吗?我马上就走。”

杨鸥停住,在斟酌对方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须旭快步绕到他身前,隔着一段距离,才回头定住。

“我把这日落让给你。”他说,表情好像施了一个天大的恩情。

可他们明明谁都无法独占这日落,何谈拥有与退让。

杨鸥不响,面无表情看着他,好似在等待他的下一个花招。

须旭对着这样无动于衷的杨鸥,似乎矮了一些,他低下头,几乎埋至胸口,使劲抽了一下。说不清楚这动作里的含义,似乎极度失望,似乎极度难受,反正不会是积极的。

“你如果真心想放过我,那就不要再谈过去。”杨鸥忽然说。

须旭抬起头,笑了一下,没有温度的笑。

杨鸥已经快不要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了,比四年前更美,拥有人造的顶级美貌,却再也打动不了他了。假如他们曾经熟识的话,那些记忆也在渐渐散去,对于现在的自己,根本无足挂齿。

“曲姐今天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

第二个字刚咬在舌尖,杨鸥忽然觉得脖子一坠,须旭的脸在眼前蓦地放大。

须旭在笑,眼光平直,用食指勾出那截银色的链子。

杨鸥这才反应过来,想往后撤退一步,可须旭使出巧劲,指尖穿到了戒指中央,恰好扣住了他。如若他想大力挣脱,非得挣断链子不可。

“你知道我看见谁了?”须旭迎着他问。

“什么?”杨鸥不耐烦,用手挡在两人的胸膛之间。

“这是你们的定情之戒?”

“够了,放手!”

“如果我说不呢?”

“须旭!”

“邢望海来偷偷找过你吧,你们可太不谨慎了,留下那么多证据”

杨鸥僵住,没搭腔。

“我不仅知道这个秘密,我还知道关于邢望海的一个秘密,”他故意顿了顿,“可能你也不知道的秘密”

他没有给杨鸥反应时间,歹笑着使劲,一把扯断了杨鸥脖上脆弱的链子。

杨鸥目眦欲裂,狠狠推了须旭一把,捂着脖子后退,曾经挂着项链的那圈肌肤擦出一阵燥热,大概是破皮了。

“** 到底要干什么?!把戒指还给我!”

太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屋黑暗和一片狼藉。

须旭握着那枚戒指,背在身后,“杨鸥,让我打破你的美梦吧,邢望海并不是你以为的什么好人。他有病态的药物依赖症,大量服用过进口非法药物,瘾君子,这些你都知道吗?”

第81章

120

“你以为我信口开河?”

杨鸥很静地听着,像是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塑。隔了半晌,他才开口,“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仅仅为了跟我复合?”

“我现在已经不指望你会回头了,但我不希望你被人蒙骗,跟邢望海在一起的风险,你可能根本没意识到。杨鸥,你难道从来没发觉过他的不对劲吗?在你心中,他就那么完美吗?你仔细想想,他有没有瞒过你什么事情”

杨鸥忽然想到邢望海那次猝不及防的昏倒,以及后来再没有离过身的黄色塑料药瓶。但这些又能证明什么?演员们因为拍戏、赶通告体力不支并不稀奇,许多人都会服用营养补药,勉强撑过关。

须旭盯着他,看他变扭曲的脸,露出蛇一样湿腻的笑。他知道他在怀疑,也有可能在疼痛,他希望他最好疼得厉害,这样他才有缝隙钻进杨鸥体内,像吸血一样吸他渗出来的疼。

“我有证据的,你想看吗?”

杨鸥别开脸,似乎在挣扎。

须旭有些得意,他知道自己的话有效果了,就算他安分守己,杨鸥都不会正眼看他,那还不如破罐破摔,索性真做些性质恶劣的事情,也不枉自己大费苦心的折腾。

“邢望海十七岁进过一次疗养院,就是为了戒药瘾……他最近又进了,情况比上一次更严重,都没告诉过你吧……他的行程都停了,你不觉得意外吗?明明是上升期的演员,结果突然中止演艺活动,自折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