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1/2)

齐情睁开了眼,尽管他的身体冷如寒霜,可他的目光那样滚烫。他的目光还在上升,上升,与裂缝对峙,然后再降下来,温柔地包裹他。

“徐幻森,我相信你会来的。果然没错……你来了。”

“我来了。”徐幻森哽了哽嗓子,“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食言了,我的错……”

齐情摇了摇头,“不要自责,你先扶我起来,我腿好像摔断了。”

徐幻森这才注意到齐情的伤势。

齐情发现他担忧的目光,立刻宽慰道:“我还能忍,你没事吧,之前塌方,你没伤到哪里吧?”

明明是他所处的境地更加危险,却还能分出神关心自己。徐幻森好不容易咽回去的眼泪,又生生涌了出来。这是头一次,他会这样** 辣的疼。疼得抽泣。

“徐幻森,你说,如果我们在这里死了,算不算殉情啊?”

“呸呸,说什么丧气话呢,”徐幻森止住眼泪,对齐情翻了个白眼,“老子不要命来救你,你就得跟我好好回去!”

“好。”齐情笑起来,靠过去,拥住他,将所有的欢喜和爱恋都倚上去。

搀扶着齐情一瘸一拐走到原先降下来的位置,徐幻森发现,齐情使不了力,没办法靠登山绳爬上去。他想了想,然后用对讲机呼叫雷恩。

“来,骑上来。”

徐幻森替齐情系紧扣带,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绳索是否坚固,朝对讲机说了声“ok”,然后缓缓蹲下身子,拍了拍肩膀。

齐情瞪圆了眼睛。

“还愣着干嘛,赶快啊,待会儿要是又刮风下雪可不得了。”

“我挺重的”齐情嗫喏,“我比你重,你知道吧。”

徐幻森蹙眉,催促,“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些,怎么,你怕我扛不动你啊?我好歹也是个一米八的大男人,这点儿力气还是有的。别废话磨蹭了,赶紧的!”

“行吧。”齐情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叹了一口气,踉跄地分开两腿,跨骑在徐幻森肩头。

徐幻森双臂扣紧齐情的小腿,憋着劲儿,开始一点点出力,往上抬起齐情。好在雷恩也在上方收绳子,分担了一部分重力。

齐情听见徐幻森在下方喘着粗气。他偷偷看了他一眼,却只能看见他的发顶和鼻尖——头发上结了一层冰晶,却还是乌泱泱的黑,鼻尖红彤彤的,他不能想象世上还有比此时更美的画面。

徐幻森将他暖回来了,他来救他,不顾一切。风灌进他的眼睛,泪水从他心里涨潮,从眼角流出。

裂缝不再是裂缝,寒冷困苦结束,成为真正的出口。

他们就要抵达出口。

第78章

117

因为齐情的意外,摄制组决定暂停录制,返回科考站。

徐幻森思前想后,还是给唐一曲打了个卫星电话。虽然齐情嘴上说没关系,不要惊动家长,但不管于公或于私出发,他都有责任向唐一曲汇报这个意外。科考站的医疗条件有限,缺乏x光拍片机,查不出具体伤势,只能先上个夹板替齐情暂时固定伤处。

唐一曲在了解大致情况后,二话不说挂断电话,显然是生气了。

徐幻森不是想推诿责任,他一直在考虑是否安排齐情飞回内陆,接受医院正规治疗。本来也是想同唐一曲商量来着,可对方并不给他机会。

不到三小时,收到唐总裁邮件,措辞简短,通知他接齐情的直升飞机已经在路上。

徐幻森不放心,跟摄制组简单交接了一下,就跟着齐情一道飞去智利蓬塔。

蓬塔是座小城,位于智利最南端,有私家医院,再怎么简朴,也比科考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落地,救护车里等候多时的人员便蜂拥上来,团团围住齐情,徐幻森被这阵仗微微惊到。

齐情被“挟持”到一副轮椅里,哭笑不得。他下意识去找徐幻森,却被人墙挡住,从人与人的缝隙里,只能瞅见一双标志性的长腿跟随着大队伍。他走得不紧不慢,好像故意拉在后方,犹豫地观察周围。齐情忽然心里没了底,彷佛就是一瞬间,他们一旦沾染人间的气氛,就势必要拉开一段距离。这距离不疾不徐地折磨人,好多次都把他眼泪逼出来了。

“徐幻森——”齐情没忍住,大声叫他。他想要他过来,陪在他身边。

“来了,别叫。”徐幻森小跑过来,笑骂,“你几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叫唤?丢脸不丢脸?”

“我不丢脸,”齐情倔强回嘴,他顿了顿,小声说,“看见你不在身旁边,心里有点儿慌……”

徐幻森没说什么,只是俯身拍了拍齐情的手背。

浩浩荡荡到了医院,齐情就被推着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徐幻森全程紧密跟随。医生英文带着浓重南美口音,徐幻森瞪圆眼睛,废了老大劲才能理解对方在说什么。他听到以“ture”结尾的单词,想了一下问:“youanfracture?”

医生点点头,这回一个一个字母往外蹦,“-a-l-u-n-i-t-e-df-r-a-c-t-u-r-e(不完全骨折)”

研究完ct和核磁共振报告,齐情聚精会神同医生商量治疗方案,好在除去骨折上石膏以外,齐情并无其他大碍。

晚上,徐幻森陪夜,怕齐情要上厕所或者喝水。这项工作本来由专门的护工负责,完全不必徐幻森亲自上阵,但齐情可怜兮兮地朝他一望,他就知道自己是逃不脱了。

徐幻森没有睡着,他听着齐情偶尔的翻身声,窸窸窣窣,像柔软的芯子,穿梭在床铺间。夜色透明,包裹着他俩,周围的一切在渐渐变暗变硬。

“你睡了吗?”齐情在黑暗里发问。

徐幻森翻了个面,借着一点儿月色,与齐情对视。

齐情撩开被子的一角,什么目的,昭然若揭。

徐幻森摇摇头,“床太小了,一起睡,我怕压着你受伤的地方。”

“没关系,我知道的,你睡觉很老实。”齐情干脆撒起娇来,鼻音浓重了些,“快点嘛,徐幻森,来嘛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