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1/2)

邢望海看着他,语气认真,“齐情,我不是反对你和人交往,但如果这段关系让你变得颓废,甚至成为了错误,那就早点止损吧。”

齐情没再强词夺理,欲意反驳,他只是闭了闭眼,感到万分的泄气。自己低下身姿,放到如此卑微地步,换来得依旧是徐幻森的不冷不热,的确挺可笑的。他此时此刻才发现,也许自己不是在生徐幻森的气,而是在生自己的气,被诱惑得晕头转向。

“我知道了,”齐情勉力牵起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欸,不是过来喝酒的嘛……说得我口干舌燥的。”

邢望海顺着台阶一起下,起身朝酒柜走,“黑皮诺怎么样?我最近新收到一批勃垦第的黑皮诺,口感很细腻,你应该喜欢。”

齐情吐了吐舌头,似乎恢复了些元气,“好啊,我今天就要一醉方休!”

100

杨鸥快进组之前,特意让苏敏敏调了一下行程,换到能跟邢望海同一天休。他答应过邢望海要买戒指,那就绝不食言,商场专柜自然不能大剌剌去逛了,但他准备得很充分,让苏敏敏安排私人买手,直接一对一服务。

私人买手跟大多数品牌都有商业合作,尤其是服务这种高端、极度需要隐私的客人们,更是得心应手。杨鸥率先就在电话里沟通过,想要买戒指,都是男款。对方职业操守良好,尽心尽力推荐了几个品牌,到时候携着样戒上门。

杨鸥包了一间精品酒店套房,心里打算,选完戒指后,两人可以在房间内就餐。这个酒店的行政主厨,从香港米其林餐厅挖过来不久,倒是可以尝一尝手艺。

买手自然在踏进房门前就签了一份保密协议,毕竟谁都不希望走漏风声。协议的内容不算眼花缭乱,总结归纳就是一个要点,懂得闭嘴,否则咱们诉讼见。

杨鸥出现的那一瞬间,买手眼前一亮。待到邢望海姗姗来迟,她眼中八卦的光芒几乎是藏也藏不住。苏敏敏在一旁假装咳嗽,实则是提醒对方,专业点儿,办正事。

杨鸥品位一向朴素简洁,主要还是看邢望海的意思。毕竟,他年轻些,时尚嗅觉更灵敏。其实,邢望海很少亲自选购首饰,大多数时候都是合作品牌方赠予,光是这样,他都戴不完,偶尔做造型时,遇见合眼缘的,直接拿下。

“这款内嵌方钻,3ex切工,d色,vvs净度,是成品里成色非常棒的一款。”买手笑得诚恳,努力推荐。

邢望海盯着戒指,然后目光移到杨鸥身上。杨鸥自然发现这道注视,没有说话,一双深情眉目噙着笑,看得旁人都软乎乎、心颤,苏敏敏甚至在额头上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

“鸥哥,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杨鸥宠溺一笑,“照着你喜欢的买,好不好?”

买手神情瞬间变得奇怪起来,看起来像惊讶,唇角起了压不住的笑意,像极了那种泛着痴的人。

og。苏敏敏内心大叫不好。

邢望海指了指,“那就这款吧,可以刻字吗?”

他选得是一枚朴素的白金戒指,大概五十分的钻嵌进中央,闪着银光。尽管样式乍看之下并不出彩,可这个品牌却不容小觑,以高级定制珠宝闻名,入门款都是六位数计价起。

“当然,”买手忙不迭点头,拿出环圈,测邢望海的指围,“邢先生,您想刻什么字呢?”

“ysur。”邢望海果断地说。

“啊?是——”对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邢望海开始一个一个字母往外蹦,直接将两个单词拆开,清楚地说完,他便转向杨鸥,“鸥哥,我送你这个,好吗?”

买手心明眼亮,立刻走到杨鸥面前,殷勤道:“杨先生,我来帮您测指围吧。”

杨鸥耸耸肩膀,伸出右手中指,悉听遵便。

“美女,我说的ysur请帮我刻在鸥哥的戒指内圈。”

听到邢望海这话时,买手丈量尺寸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如果不是签了保密协议,她现在只想大声尖叫,上微博或者豆瓣,匿名曝光今天的所见所闻——当然她只敢在脑子里妄想,她明白自己如果真做了的一切后果,会直接毁了自己的信誉,断了贵客圈的财路。

苏敏敏将买手送到门口,不忘隐晦地嘱咐几句,对方心知肚明,优雅地离场。买手退出房间后,在走廊里抚胸,然后长长吁了一口气。

今天这场小小的“选购会”,虽然算不上提心吊胆,却是让她七上八下。一开始,她被杨鸥的笑折服,最不得了的是,在电视上一贯劲酷的邢望海笑起来,竟然是如此动人心弦。那笑里充满着憧憬和灼热,几乎不敢让人直视,而这所有的笑容,仅仅只为一人绽开。

她拉着行李箱,坐电梯往下,嘴里喃喃,“看来是真的”

101

杨鸥和邢望海在选戒指时,自然是没注意到旁人究竟是怎样的表情。他们自认为并没有表现得多亲昵,可殊不知,仅仅是眼神碰撞,就已经起了化学反应,藏不住的脉脉温情。他看他一眼,他装作不在意,他再看过来,玩眼神的游戏。

选完戒指,苏敏敏识趣退场。

这下好了,偌大一间套房,只剩两人相对。

邢望海眨眨眼睛,故意逗趣地说:“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杨鸥凑近,习惯性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用异常温柔的语气道:“什么都不干,就这样陪着我,好不好?”

“好啊,”邢望海专注地回望着他,“鸥哥,你为什么不问我刻那两个英文单词的原因?”

杨鸥笑,顺他意,便问:“什么原因?”

邢望海向后退了一步,用前所未有认真的表情,一字一句说:“我觉得你就像夏天一样,你一靠近我,我就暖烘烘的。”

“是吗?”杨鸥与他对视,惑人的笑意堆在嘴角,更深了些,“我还记得你第一次主动吻我,那天晚上,我失眠了。”

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一个普通夜晚,在红酒和电影的掩护下,他们克制地试探爱意。那天,杨鸥才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要更喜欢邢望海,他愿意为了他,等待。当一个男人心甘情愿停下来,忍耐下欲望,就已经是沦陷的开始。

邢望海没有对杨鸥坦白的是,那天晚上,他的梦里,全是杨鸥。

尽管,他就在他身边,他依然会梦见他。

第66章

102

开机之后,和杨鸥第一个打照面的主要演员是曲婳。

曲婳当天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绸缎衬衫,下半身是今年流行的宽摆式墨绿皮裙,两截洁白的长腿露出来——特别引人注目。她实际年龄比杨鸥年长一轮,但女明星向来保养得当,时间在她们身上是不屑流动的。

曲婳不摆架子,主动过来同杨鸥攀谈,他俩没有什么对手戏,但经常会拍一个场景,所以等戏碰头的概率十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