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1/2)

韩炜回抱住唐一曲,下巴搁在他肩头,对齐情一字一句:“记住你爸爸的话,以后可别哭鼻子让老子们帮你擦** !”

话音未落,齐情已经甩下饭碗,捂着眼睛怪叫着跑开了。

第31章

47

杨鸥极度具有劳模精神,《梦中人》剧组前脚刚杀青,后脚他就去了真人秀当飞行嘉宾。

周海怡想趁着春节档把杨鸥热度稳定住,最好的办法就是多上综艺。她使了一番劲,好不容易把杨鸥塞进了一个时下最热门的综艺。

这档综艺是复制了韩国大热的密室逃脱明星真人秀,嘉宾们需要一同配合做任务,解开谜团,逃出生天。节目配置一向很高。

杨鸥看了一下其他参与的嘉宾,个顶个的牛b。再看了一下剧本任务,也是个顶个的带劲。

周海怡这人是真有两把刷子,本事那可是越来越大了。杨鸥不禁在心中感叹。

以前最火的时候杨鸥也录过综艺,但那时的综艺和现在不一样,嘉宾展现得是原生态的状态。而现在的综艺不比拍电视剧要轻松,尤其他录得还是连档的。

熬大夜不算什么,很多镜头怕穿帮,并且为了达到更好的娱乐效果,必须让嘉宾们反复上阵完成,最重要的是还要求一气呵成。

毕竟灯光、摄影、布景、道具每多耗一小时,就是在燃烧着实实在在的人名币。杨鸥当小演员时吃过苦,大冬天下水,大夏天暴晒,去山区拍摄被蚊虫叮得一身包,甚至为了拍某些扭曲的角度而受过小小的伤。但这些他都一咬牙一闭眼的熬过来了。再后来走红那段时间,拍摄环境简直好得不像话,基本上都是被趋奉着完成工作的。

大概是为了替《梦中人》宣传造势,这次拍综艺,邵青也被邀请了,同杨鸥一样是飞行嘉宾。

趁着拍摄休息空档,邵青过来和他搭话,恭维他敬业有加。

杨鸥笑笑,也商业互吹了回去。聊着聊着,话题自然绕不开邢望海。

邵青说:“邢老师最近也没什么活动啊,是不是提前放春节假了?这节目应该是他的档期没乔上,才给了我们机会吧。”

杨鸥并不介意邵青的口无遮拦,更何况他说得就是大实话。

杨鸥顺着邵青话头开玩笑,“那我们得除夕时候给邢老师发大红包了,谢谢他的慷慨。”

说完,两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对了,”邵青忽然语气低沉,表情也变得神秘起来,“你知道易一群现在在招募演员试镜吗?他要拍新戏了。据说要去国际参赛的作品,三年都没动静,这可是有备而来啊。”

杨鸥没接话,静默了半晌,问:“你有兴趣?”

“这可是易一群的戏啊,谁会没兴趣?”

邵青语气有些激动,意识到自己音量过高,他心虚地环顾一圈,又压低嗓子,“你知道这个剧本是谁写的吗?”

杨鸥摇摇头。

邵青说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令杨鸥皱起了眉头。

有几个工作人员走过来,想同他们拍照合影,邵青爽快地答应,杨鸥退到一旁,表情有些凝重。

轮到与杨鸥合照,其中一个女孩子,紧张地勾住杨鸥胳膊,趁着手机咔嚓那一瞬间小声地说:“望杨兴叹是真的。”

杨鸥:?

等到杨鸥想再问些什么,女孩子已经红着脸小跑开了。

拍完综艺,杨鸥回到家已经是凌晨。

他疲惫不堪,放任手机在一旁狂震不停。他在心里骂娘,最后还是接了周海怡的电话。

周海怡激动不已,差点破音,“易一群钦点你去试镜啊!** 是中了什么头彩啊!否极泰来否极泰来!”

周海怡把“否极泰来”强调两遍,的确有点魔怔味了。

杨鸥:……

挂了电话,杨鸥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心想,现在是怎么都避不开易一群的戏了吗?

须旭想要他演,周海怡不出意外,也想让他演。

杨鸥吐了口气,莫名的惆怅。

48

杨鸥终于闲下来,他欢欣鼓舞地约邢望海,准备展开追求之路。

邢望海最近也的确没在工作,叶岭替他安排得明明白白,节后开工。

接到杨鸥的邀请,邢望海也不算讶异,毕竟杨鸥告白那幕还像在昨天,栩栩如生地在脑海里跑圈。

他只辗转反侧了一晚,就决定给两人一个机会。至少,他想摸清楚,这份悸动到底是属于李钧承的移情,还是属于货真价实的邢望海。

杨鸥在追人这件事上一向质朴,他花花肠子有那么丁点儿,但他不想拿来应付邢望海。他想了解对方,更想对方也试着了解自己。所以,他决定带邢望海—看音乐剧。

邢望海也觉得很新奇。不仅是对约会,还对约会的内容。

他以为杨鸥要么庸俗至极,要么浪漫到底,结果选了个不上不下的。

两人约好在剧院门口碰头。

邢望海乔装打扮得连妈都不认得,缩着脖子,搓着小手,在寒风里望穿秋水。

“怎么不进去等?”杨鸥拍了下他的肩膀,语气虽在责怪,眼神却在心疼。

“来,把手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