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1/2)

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到房间门口,齐情示意他把行李放下即可,“我自己来吧,你也去休息。”

徐幻森抬眼,看见那助理咬着牙,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被齐情的眼神逼退。

齐情把徐幻森扶上床,用手背贴了下徐幻森的额头,“怪不得这么烫,你这是发烧了啊。”

徐幻森没吭声,只觉得来自对方冰凉的温度,让他能暂时舒缓这灼人的混沌。

第29章

43

很长的很长的睫毛。

齐情第一次看见男人有这般自然的长睫毛。

下巴比上次见时似乎尖了点儿,嘴唇微微嘟着,看起来无助而脆弱,少了盛气凌人的气势,才发觉这人也是赏心悦目的。

齐情让助理去买了退烧药和冰袋。

他耐心地解开徐幻森的领口,擦拭他粘腻的汗液。

徐幻森无意识地“哼”了一声,用手去扯裤子,齐情停下手上动作,犹豫一会儿后,掀开被子,开始解徐幻森的裤腰带。他慢慢脱下西装裤,忽然呼吸一窒——徐幻森紧致修长的小腿上穿着典型的西式** 和袜夹。

藏青色** 与光滑肌肤形成辉映,黑色尼龙皮筋勒出淡淡的痕,小腿肌肉绷得笔直,压出分明的线条。

这一幕过于** ,让齐情立马联想到许多不该联想到的画面。

他慌乱地掩住徐幻森下半身,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随即捂住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喂,别跳这么大声啊。

感到额头上被什么抚过的徐幻森蓦地惊醒睁眼,一双大手停滞在半空中,显得有些无措。

“你、你在干嘛?”徐幻森感觉嗓子在冒烟。

“照顾你啊,”齐情吐了口气,把新的退烧贴“啪”地一下贴在徐幻森前额,“行了,别说话,你这哑嗓子跟公鸭子叫一样,难受!”

“水”徐幻森虚弱地抬起眼皮,看向齐情。

清凉的水入喉,徐幻森逐渐清醒,知觉也变得灵敏。齐情用纸巾擦他唇角的水渍。比自己略低的体温传了过来,有那么一瞬,徐幻森感到了安心。

“你生病了自己不知道吗?怎么还一个人乱晃?”语气虽是责问,其实也在关心。

徐幻森闭了闭眼,没说话。本来就不协调的气氛,陡然又冷下来。

“你可真牛/逼啊!”齐情不满地往床边一坐,肉眼可见床铺往下陷了陷,“今天要不是我碰见你,你可就要在外面躺尸,给人看笑话了。堂堂冉冉影视的大老板倒在豪华酒店大堂,也算个劲爆娱乐新闻吧!”

徐幻森牵了牵嘴角,慢慢开口:“听起来不错。”

“你这人什么毛病?”齐情开始吹胡子瞪眼,丝毫不在乎自己的美貌因表情管理不善而变形,“承认我对你好,说声感谢有这么难嘛!”

“谢谢。”徐幻森暗哑道。

齐情愣了愣,本以为会等来针尖对麦芒,结果徐幻森大大方方对他道谢。

这……可不得了啊。齐情心里默默想,这不是会好好说话嘛。

他掩饰地别过脸,故作不在意道:“哦、没事。”

徐幻森扯过被子,重新躺下,“我还有点难受,你能安静会儿吗?”

齐情:……

刚刚冒出尖的那么丁点儿好感,瞬间被掐熄。

齐情朝徐幻森上方的空气泄愤似地挥了几拳,末了,干脆赌气般地往徐幻森旁边一躺。嘴里念叨,“我也要睡觉!”

徐幻森没动静,闭着眼,发出均匀的呼吸。

齐情侧身,用一只手枕着自己脑袋,隔着两拳距离,死死盯着徐幻森,看他长长的、微微颤抖的睫毛。

他鼓着腮帮子,朝徐幻森吹了口气。

徐幻森一动不动。

齐情不甘心,又吹了口气。徐幻森动了动眼皮,有醒来的迹象。

齐情准备再接再厉时,徐幻森忽然翻了个身,死死压住齐情。

两枚结实的胸膛紧紧相贴,就连心跳都混在了一起。徐幻森之前就脱了长裤外衣,下半身现在是令齐情心慌气短的打扮,特殊丝质和金属扣的触感贴着齐情皮肤蔓延。

齐情感觉自己像短了一口气。

“老实点儿!”徐幻森贴在齐情耳边警告,“信不信我当场把你办了!”

齐情腾地面红耳赤,用力推搡身上的男人,可惜男人用尽全身力气拘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徐幻森轻拍他的脸颊,“怕了?”

齐情别过脸,露出泛红的耳垂,愤懑道:“谁怕谁啊!”

徐幻森脑袋还是有些昏沉,刚刚猛地使了劲,体力接不上趟,猝不及防趴软在了齐情身上。

“喂,你压死我了……”齐情用身体顶了下徐幻森。

徐幻森咬牙翻到一旁,捂住眼睛,无奈说:“拜托你消停一下,可以吗?”

齐情觉得这话有失偏颇,想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