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1/2)

韩炜贴在他耳边,亲他的耳垂,“你早上是不是忘了什么?”

唐一曲依旧镇定,用手肘轻推了下对方,“昨天晚上还不够吗?这个年纪了都不懂养生,不知道消停一下?”

韩炜听见这话,有点儿不乐意,“什么叫这个年纪了,我可精神着呢……你说,是不是你力不从心了?还是嫌弃我了?”

唐一曲举着锅铲:……

两人开始有一句没一句斗嘴。门铃响了,唐一曲催促韩炜去开门。

韩炜不情不愿踱到门口,在监控里面看见了邢望海的脸。

他十分惊喜,迅速开门。

“干爹!”邢望海喜不自禁,“哇,真得是你啊!”

韩炜笑着把他让进门,趁邢望海换拖鞋时狠狠揉着对方脑袋,佯怒道:“你去哪里找个假的给我看看!”

邢望海换好鞋直起身子,讨好似的转移话题:“哎呀,干爹你好厉害啊,我抽空看了你的比赛,勒芒排位赛第四名了!”

唐一曲端着早餐走出来,有些惊异,“小海啊,来这么早!那一起吃早餐吧。”

邢望海应了声好,环绕一圈,问:“齐情没起床吗?”

韩炜拉出一张椅子坐下,开始吐槽:“嗨别提那** 小子了,昨天晚上说回我这儿来住,结果连个消息都没有,又不知跑哪去鬼混了!你们公司不是有规章制度吗,不能约束约束他?我在国外看见他那些破烂新闻就头疼,怎么一天到晚尽跟老子整事!”

邢望海皱起眉,“齐情他约得我今天上这儿吃饭呢……可能晚点就会来吧。”

韩炜大手一挥,“别管他了,我们吃我们的,对了……你最近是不是瘦了?”

邢望海摸摸自己脸颊,“我杀青没多久,可能是累瘦了点儿。”

“那正好,你唐叔今天一展身手准备了不少你爱吃的菜,午饭晚饭就都在我这儿吃了!”

第28章

41

徐幻森躺在床上,缓缓睁开眼睛,屋内黑漆漆的。他头痛欲裂,翻了个身,黑暗里有不属于他的,细微的响动。

——有人,在窥伺。

徐幻森腾地直起身,因为过于突然,心脏也剧烈跳动起来。

有人走过来,坐在他的床边,轻笑一声。

“欸,醒了?”那人对他说话。

徐幻森的眼睛逐渐适应黑暗,隐约认出男人的脸。他没有刚才那么震动了,平静地问:“我在哪儿?”

男人嗤笑一声,“哟,喝酒喝到失忆了?”

徐幻森扶额,意识到这是自己订的酒店房间。

他面若寒霜,只是男人看不见,继续问:“你怎么会跟我在一起?”

男人没说话,打开自己的手机,荧光照亮他的轮廓,像希腊的神祗,如果不说话,简直完美。但徐幻森不喜欢这种人工过度的雕琢感,他敢肯定,男人一定在脸上下了不少功夫。

努力让记忆回笼,徐幻森只记得自己陪文化局的领导在酒桌上喝了一杯又一杯。也许是近段时间太过操劳,他不胜酒力,跌跌撞撞地去卫生间吐了不少。

后来貌似有人把他带到露台去吹风,解开他的衣领。他好像推搡开了那人,自己挣扎了两把,表示可以自己走,结果还是差点摔倒在地上。

再后来脑子就像被人踩过,一片空白。

“徐总,别费劲想了,可能是老天凑得缘分吧”须旭将手机屏幕在徐幻森面前晃了晃,“瞧瞧,我们还挺如胶似漆的,想不到徐总身材这么棒,今晚上我也不亏。”

徐幻森瞪圆眼睛,下意识想去夺须旭的手机。须旭反应敏捷,往后退几步。在黑暗里笑得嘲讽,“你把我手机摔了也没用,我可把咱俩‘甜蜜’的照片拷贝了许多份,云盘里好生存着呢,可以时不时拿出来回忆一下”

徐幻森一动不动,恢复冷淡,“你想要什么?”

须旭轻轻拍掌,“徐总可真聪明啊,不愧是老手。一点就通……”他顿了一下,“也没别的,我想请杨鸥演部电影。”

“演电影?”

“是啊,想要你去帮我美言几句,上次见他时,他一口拒绝我,我可伤心了……”

徐幻森打断他的假模假样,“你想炒什么噱头?之前把杨鸥搞得还不够惨吗?!他现在稍有点起色,你又蹦出来,怎么着,是看不惯呢,还是他又碍着你飞黄腾达了?”

须旭耐心的听徐幻森说完,若有所思。最终,开口道:“我想为他好,你信吗?”

徐幻森朝他啐了一口,“劳资信坨屎都不会信你!”

“别激动嘛!”须旭上前一步捏住徐幻森的下巴,“还真别说,徐总你挺勾人的,怪不得礼亦为在我面前老提你,说你带劲,他对你可是虎视眈眈啊!只是碍于面子,没舍得对你下手。我呢,不懂怜香惜玉,但礼亦为比我更残酷。如果我告诉他,你现在愿意被人草,被人使劲玩弄,他会不会过来呢?”

礼亦为是须旭现在的金主,也是华耀的公子哥,大股东之一。他对徐幻森那点龌蹉的心思,徐幻森也是第一次听说,根本无从考究真伪。

徐幻森挣了几下,发现自己手脚麻软没什么力气,怒道:“你给我下药了?”

须旭不说话,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强迫徐幻森昂起脸。

徐幻森下巴被捏得刺痛,嘴上却不饶人,“你不止是个垃圾,还是个没脑子的司马玩意儿,就凭这种下三滥路子想逼我就范?你以为我跟杨鸥一样好说话?!”

须旭幽幽地说:“你说得对,我妈的确死了。那你怎样才愿意帮我呢?”

徐幻森被须旭这个语气给弄愣怔了,气氛陡然变得微妙。

须旭松开徐幻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