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2/2)

这是最后一镜,是一个优美缓慢的长镜头,从两人的脸上掠过,经过那个黑暗的房间,滑过城市,最后延伸到湛蓝的天空,镜头扫到太阳的光辉,没人可以直视,整个故事戛然而止。

他在梦里梦见过这个场景,没人比他更能体会那种不可思议。

现在,梦境变成现实,合理的形象与眼前的画面交/合,一切梦中的感官都变得非常清晰,非常非常清晰。

杨鸥对着邢望海缓缓说出了台词。

邢望海面色纹丝不动,但只是一瞬间,他的眼睛里泄露出了恐慌。他离杨鸥的距离较远,无法准确地读到唇语,所以只能一边在心里默念对方的台词,一边靠心算时间,恰当地说出自己的台词。

他的五感失去了一感,只剩下右耳有微弱的音感。他像是在登峰造极时被忽然抛弃的可怜虫。他望着杨鸥,不,是万火,脸上像涂了蜡似的,有一种诡异的光亮。

他知道杨鸥已经完完全全地入戏了,而他被摒弃在他们演绎的故事之外,只能忍受折磨。

邢望海的喉咙突然梗塞。

“cut!这场得重来!刚刚李钧承没有反应过来,动作都不连贯!”导演在对讲机里吼道,杨鸥被吓了一跳,紧接着,他发现邢望海缓缓蹲在了地上,然后一动不动。

杨鸥死死盯着邢望海,他还没分清楚,这是属于李钧承的反应,还是属于邢望海的,他依然没从戏里抽身。大概过了好一会儿,有人发现不对劲,朝邢望海奔去。

邢望海手脚都在微微抽搐着,看起来可怜极了。

杨鸥忽然回过神,拨开其他人,从地上扶起邢望海,把他揽在自己怀中。他不顾往日斯文的形象,第一次在剧组怒吼出声,“还看什么看啊,赶紧把人弄到车上送医院啊!”

邢望海的助理站在医院走廊里打电话,杨鸥一下戏就心急如焚地赶过来,助理李哥朝他使了个眼色,杨鸥会意,指了指面前的病房,用口型问“醒了吗?”

李哥捂住话筒,悄声说:“我也不清楚,刚刚医生来看过了,说没什么大事。”

“其他人呢?”

“医生说他需要静养,所以在你来之前都回去了。”

杨鸥点点头,拉开黄色的木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邢望海换了身病号服,紧闭着双眼,安静地卧在白惨惨的病床里。他原本饱满的脸颊,有微微凹陷的趋势,睫毛随着呼吸在颤动,嘴唇泛白,虽然没有任何皮肉之伤,但杨鸥看着他,却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邢望海的手露在被单外,手背暴起的青筋上插着留置针,这使整个人看起来更脆弱了。

杨鸥屏住呼吸,他不敢打扰邢望海,他希望哪怕只有这么一晚,邢望海能够安心地睡到自然醒。

病房的门被拉开了,李哥走进来在杨鸥身后耳语了几句。杨鸥脸色变了变,两人一同从房里退出来,回到了走廊。

“你的意思是,他什么毛病都没有?”杨鸥问话的模样有些可怕,“这不可能,肯定是医生搞错了,我觉得他们应该再跟邢望海好好检查一遍。邢望海亲口对我说的,说他左耳听不见还有,他在我面前抽搐着……差点昏厥”

“焦虑,医生说这些可能都是焦虑引起的。”李哥试图同杨鸥解释,“医生还说了,如果实在不放心,我们可以转到省城的大医院,照个ct看看。”

“那就去啊,不,不去省城,直接回焱城,去焱城首医,让专家会诊,好好瞧瞧。”杨鸥语气虽急,却是实实在在的关心。

李哥挠了挠头,有些为难道:“杨老师,是这样的,邢老师的舅舅明早就会到,到时候看他怎么决定吧。毕竟这个情况,你跟我都做不了主,是吧。”

杨鸥终于冷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歉意道:“你说得对,是我急了,邢望海现在这样,的确得让他的家人来照顾。”

离开之前,杨鸥想再看邢望海一眼。李哥十分知趣地留杨鸥一人在病房里。

杨鸥走到病床的一侧,稍稍撩开被单,轻轻握住邢望海的手,用拇指摩挲起邢望海露出的手腕,感受着那里的温度。

邢望海的脉搏很稳定,柔软的皮肤在杨鸥宽大的掌心里微微紧绷,他这么安静,又这么生机勃勃,像一头沉睡的小兽。杨鸥不敢想象,这样美好的一个人,如果真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会是怎样的人间惨剧。

杨鸥温柔地替邢望海盖好被子,然后低下身,让自己的呼吸埋在沉睡的男孩颈侧,充满着无限柔情。

“晚安,弟弟。”杨鸥分外留恋地说。

邢望海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攀岩的人是他自己,他的背包里待着一只猫咪。他想攀到岩缝那边休息,猫咪耐不住性子,不等他爬稳,就自顾自地爬出背包。当猫咪向外爬时,他就感觉到重量从背包一边移到另一边。他焦急地叫它停下,可猫咪置若罔闻。接下来,他感觉到毛茸茸的爪子踩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踩在头顶。猫咪越过他,粉色的脚垫被棕色的毛裹住,像灵巧的云朵,接着他看见,小猫重心不稳,喵呜了一声从他身边滑下去,他一动不敢动。他惊恐地朝下望,心也跟着猫咪下坠,寒冷的风在耳边刮过,他听不见一点儿回声。

然后,突然间,他浑身大汗地醒来。

邢望海直直地坐在床上,抓着衣领,一时想不起自己到底在哪里。他不太明白这个梦的意义,但他意识到,他一定不能让背包中的那只猫咪跑出来,那会要了他的命。

“你醒了?”叶岭正在艰难地削一个苹果,他放下水果刀,直愣愣地看着邢望海。

“我我在”这个问题还没问出口,邢望海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医院了。

头顶的天花板是白的,墙也是白的,就连床也是白的。一切都是光秃秃的白,看起来叫人沮丧。

“我睡了多久?”邢望海问。

叶岭看了一眼手表,“我是昨天早上六点左右到的,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一刻,差不多睡了一天半吧。”

邢望海没太惊讶,他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过了很久,才问:“剧组那边,还好吗?”

叶岭嗤笑了一声,没回答他。

叶岭坐在走廊冰凉的长椅上给叶弥打越洋电话。他的表情看起来不大耐烦。

他跟叶弥大致说了下情况,然后提出带邢望海回焱城的想法。这里是县城的小医院,连绿化都没来得及完善,大门两侧种着稀稀拉拉、灰蒙蒙的树,无需指望环境有多么幽雅。他舍不得让邢望海在这里修养。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芸县,就不是邢望海该来的地儿。他千算万算,都没想到,因为原来的省会成为了直辖市,曾经的小镇被升级成了县,并在十五年前更过名。

叶弥静静听他讲完,然后告诉他,不用这么紧张,邢望海已经成年,接下来的一切,都让他自己做决定。既来之则安之。

叶岭紧紧握着发烫的手机,音量稍稍提高了些,“姐,小海今年已经二十二了,你难道忘了吗?邢蕴那次最严重的发病就是在”

叶弥打断了叶岭,她不需要有人来提醒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病的可怖之处。

“努力了这二十几年,我们不是已经找到处方了吗?”叶弥淡定地说,“小海很健康的,不,他会比健康的孩子还要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