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2/2)

“你就别搅他们之间的浑水了……”杨鸥加重了语气,“我这是为你着想。”

邢望海不服气,“就算你说得是事实,那我帮了齐情,又不会损失什么……”

杨鸥打断他,“齐情的黑料可能是被编纂的,也可能是既成事实,但这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黑料会怎样爆,会形成一个什么规模,会动了谁的蛋糕……你如果请水军下场洗白,常规操作是会带出对家,营造出对家砸钱爆黑料想整死他的结论。齐情身上品牌的对家你数不出来吗?你难道希望……薄荷色谱也搅进去这种舆论之战?最后还查出来,你也从中插了一脚?”

邢望海呆若木鸡,他直愣愣地盯着杨鸥,发不出一个音节。

杨鸥遗憾地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你如果去操作了,总会给人留下蛛丝马迹去追寻。”

“所以,这些都是你从须旭那里跌了一跤后,得出来的经验?”邢望海没头没脑地问。

杨鸥没说话,把两只胳膊放在桌上,然后把下巴缓缓搁在上面。他从头到脚都疼了起来,而且这些痛区是相互感到依存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像一枚没有上芯的老怀表,外表锃亮堂皇,但是只要一根发条出了问题,他就再也走不动了。

那一年杀青宴时,杨鸥喝的有点高,须旭也被人灌了一圈酒。两个人趁着间隙透气,跑到露台坐在沙发上休息。

夏天刚过去,初秋的晚上透着凉。须旭穿得薄,风一过来就遭不住,连打几个喷嚏后直擤鼻子。杨鸥注意到了,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直接兜头盖住须旭。

视线失去了焦点,隔着一层布料和沉郁的香味,须旭听见对方乐呵呵地说:“别客气。”

须旭的心一漾。

他以前对待感情是所向披靡的,只是在杨鸥这里充满了犹疑,他不确定对方是否有那个意思,也不确定这份示好是偏向于同事情,或者兄弟情。

他的直觉出了问题,只能小心行事,不敢轻举妄动。

“你是明天走吗?直接回焱城?”须旭问。

“对啊,”杨鸥品出须旭话里的语气,“怎么?你不是明天走吗?”

须旭犹豫了两秒,舔了舔嘴唇道:“其实我有个打算”

“什么打算?”杨鸥顿时来了兴趣,酒气也下去了一半。

须旭动了动唇,正要说话,有人忽然过来叫他俩回到酒局,他们并肩走进室内,本来要展开的对话无疾而终。

第二天下午,这个时间,杨鸥还在2500公尺的空中,他的微信收到了一条讯息,来自须旭。那是个很短很短的留言。

须旭告诉杨鸥:我本来以为自己很聪明,可是在你面前我就是一个没有装饰的傻子,我想我可以放下我自己,我只想简单而直接的告诉你,我很喜欢你,不,我大概是爱着你呢。

杨鸥的记忆被凝固在原地,他防止自己去回忆。因为一旦回忆起来,他也会痛恨自己,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不可饶恕——不可饶恕的愚蠢。

第12章

19

芸县的拍摄快进入尾声时,剧组安排了粉丝探班。在没有官方组织前,就有不少粉丝会想尽办法混入片场,更有甚者还伪装成工作人员,想要拼死拍出一些独家花絮。

杨鸥一直不理解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副导演同他解释,大部分都是比较偏执的粉丝,还有一些的确是无良媒体派来的狗仔假装成粉丝,天天蹲守他们这样的剧组,就指望挖出个非同凡响的大新闻,可以卖出大价钱。

杨鸥笑了笑后表示,他一直以为流量才有这种价值呢。

副导演不假思索地回答,邢望海就是流量担当啊。话一出口,副导就有点后悔,他转了转眼珠,赶紧用别的话头扯开。

杨鸥其实一直都不介意这种事情,只是旁人过分在意罢了。

在接《梦中人》这部剧时,他就已经知道邢望海会是一番,而且海报里的c位以及剧宣传时的重点,都是邢望海。

一想到邢望海,杨鸥又开始有些头疼。

之前好不容易和邢望海建立起的亲密关系,因为那次茶室对话而产生了罅隙,虽然还有修补的机会,但这芥蒂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消除了。

邢望海虽然像个大小孩,但毕竟也是位专业人士,并不会在工作场合撒气。两人近来的对戏流畅,很多场景都水到渠成,可以说是越拍越有默契。只是……私下里过渡全无,嗖地就凉了下来,连花絮组都来两个正主面前抱怨过,一连好几天拍不到什么有爱的画面了,他们太难了。

杨鸥不是没反思,自己是否讲话太直太重,但相比起藏藏掖掖的,呈述事实不是最优解吗?

这下可真如周海怡所愿,只当商业模范爱侣,私下相敬如宾。周海怡希望他的心能够囚禁在牢笼里,活跃的就是这具肉体罢了。

当远天变成硫黄色时,焦切等待的粉丝们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哥哥,隔着大老远,光两个模糊身影都能引出不可思议的声浪。杨鸥和邢望海被保安们层层护着,一前一后地走向粉丝群。

现场有大概两百人,可谓是场小型粉丝见面会了。站姐们各个涨红着脸,扛着长枪短炮对准了杨鸥和邢望海。

杨鸥被这阵仗微微吓住,他看见大多数人挥舞的都是邢望海的手幅。

这小子可真红啊。杨鸥油然而生发出感叹,绝对不是嫉妒那种。

邢望海先拿着话筒讲了开场白,女孩子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杨鸥深感佩服。这是一种奇观,邢望海现在仿佛一位教官,仅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把眼前这群粉丝们整得服服帖帖。

到了粉丝提问环节,邢望海礼貌地让给杨鸥先作答。

露天温度挺低的,还刮着大风,站久了连杨鸥都受不了,可追星女孩们依旧热情似火,杨鸥听说粉丝们还提前等了四个多小时,所以想尽量满足粉丝提出的要求。

有人问他,前几天看他微博发了个在茶室喝茶的照片,杯子还是成双的,是不是和邢望海单独约会了?

杨鸥没料到粉丝戴着八倍放大镜追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看向邢望海,试图从对方那边收到个指示,才能明白该如何回答。

邢望海当然注意到杨鸥的视线,他十分自然地从杨鸥手中拿过话筒,深情地看了一眼杨鸥,笑得略害羞道:“除了我还能是谁呢!”

话音一落,粉丝们立刻惊呼,声浪直窜云霄,连杨鸥都被毫无征兆地吓了一跳。

杨鸥瞧见眼前的女孩子们一个个双眼放光,像是从天而降了莫大的好事。他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个回答有那么令人兴奋吗?

换到邢望海被提问。他的粉丝激动地问,之前邢望海在微博上点赞了一个粉丝剪辑的cp向视频,是不是因为他也认同那个故事,觉得自己和杨鸥是天选cp?

这个提问同时也勾起了杨鸥的兴趣,他忆起邢望海的确点赞了类似微博。只是杨鸥没注意,一直以为是官方的同人安利向短视频呢。

邢望海若有所思,他鼓着嘴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半天,有装可爱来故意逃掉回答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