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2)

邢望海的笑容一向矜持、克制,却是灿烂的。刚刚展露的那个笑容,却让杨鸥觉得浑身不自在。

车子没过多久就停下了,雨还在下。

李哥先下车,从后备箱拿出一把伞,撑开,候在邢望海那侧。杨鸥打开车门,手扶在拉手上,转身又问了一遍,“是齐情发生了什么事吗?”

邢望海这次没有摇头,他抿紧上唇,大概是在做某种挣扎。紧接着,让杨鸥意料不到的,邢望海一字一句地问:“徐幻森一向都是这么厚颜** 吗?你作为他的朋友,无论他做了什么,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他那边吗?”

18

芸县是个非常小的地方,总人口不足三十万,虽然被称为县,其实更像是一座镇,这里最多的,便是俯拾皆是的茶室。剧组把酒店租在镇中心最繁华的地方,也是为了方便夜间下戏后,大家还能找到营业的店家宵夜。

雨下得比在车上时更大了。杨鸥沿着街往前走,透过窗子看见一家空荡荡的茶室。邢望海撑伞跟在杨鸥后面,看见杨鸥驻足停下了。

杨鸥走进去,邢望海也跟着进去,迎面而来一个中年妇女,穿着黑黄配色的制服,腰间还围着围裙。

杨鸥要了一个单间,服务员引他俩过去。

杨鸥小心地脱下自己已经淋湿的外套,搭在了椅背上。他替邢望海拉开自己对面的椅子,作了个邀请的姿势。

点完单,杨鸥向后一仰,使劲揉了一把已经湿掉的头发。邢望海在他对面坐着,脊背挺得直直的,欲言又止。

“这天气说变就变呢。”还是杨鸥先开了口。

“是的,够糟糕的。”

“齐情跟你说得都是真的吗?”杨鸥的表情很平淡,声音也很平淡。

“我有必要拿这个来骗你吗?”

杨鸥用手掌摁了摁湿漉漉的头发顶端,“我就想知道一点,徐幻森不是个会胡来的人,他如果造谣曝光齐情,对他而言也捞不到半点好处,他图的是什么呢?我和他认识了这么多年,他即使再过分,也不会拿别人的职业生涯开玩笑,他有他的分寸。”

邢望海笑了笑,仿佛杨鸥在开什么愚蠢的玩笑。

“你真那么了解徐幻森?”

“那你又那么了解齐情?”

邢望海不假思索,“当然。”

“人都是会变的,就像这天气,上一分钟还是晴天,下一分钟却毫无征兆地下雨了。”

“对,你说得很对,”邢望海双手撑住桌面,站了起来,“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好朋友也悄无声息地变了呢?”

杨鸥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嘬了一口。

邢望海见他没说话,把椅子往后挪了几厘米,试图通过这种方式阻断什么隐形的联系。

“我还真没想过。”杨鸥冷冷地回。

邢望海瞬间凝固了,有片刻工夫,他觉得不认识眼前这人。

杨鸥没有直视邢望海,径自喝着茶,逐渐感到自己被一股灼人的视线逼迫着,便在椅子上稍稍坐直了一些。他终于放下茶杯,若有所思,“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觉得你更应该冷静下来,复盘一下齐情刚刚告诉你的事情。”

邢望海咽了口唾沫,开口道:“首先,我不会相信齐情会用暴力行为去欺负女孩子,我和他相识多年,他虽然偶尔脾气不好,但绝不会同人动手,更何况还是在体力方面占劣势的女性;其次,我也从未亲眼目睹过齐情用暴力袭击过任何一个人,他是个真真切切,对他人抱有关怀之心的人,他很善良,也很热情,这样的人不会随意使用暴力。如果他真如徐幻森掌握的证据那般,是个易怒,易动粗的人,那为什么以前都没有曝光过呢?恰好是他和徐幻森结了梁子后才暴露出本性?这个时机也太巧合了吧!我并不觉得这样搞齐情是聪明的办法。”

那当然是特别不聪明。

杨鸥摇摇头,再次把手举到湿头发那儿,摸到几缕软疲疲的黑发,“你只是站在你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人,你有没有想过,人会隐藏会掩饰,尤其在他亲密、重要的人面前,时刻都假装得很完美呢?”

邢望海蹙眉看着杨鸥,一个字一个字,特别清晰地说:“我、不、相、信。”

杨鸥把手从头发上移到了桌面,指关节有节奏地敲了起来,发出的声音令邢望海心烦意乱。

“总而言之,如果徐幻森要动齐情,那我一定会想尽办法保他,”邢望海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炯炯目光盯着杨鸥,“我希望徐幻森能停下来,如果你愿意去告诫他几句。”

“告诫?”杨鸥带着疑惑重复,“徐幻森可不受我控制。”

邢望海面无表情地看着杨鸥,仿佛对他失望透顶,整个人好像在屏住呼吸。

“邢老师,”杨鸥郑重其事,“我觉得你不应该插手。”

邢望海表情变了,他不敢相信这么冷血的话竟然出自杨鸥之口,他死死地瞪着杨鸥。

杨鸥重重叹了一口气,作出一个被难倒的表情,沉默片刻之后说道:“不可原谅伤害我们的人,若这种伤害使我们贬抑。”释1

邢望海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他以前只觉得杨鸥不可捉摸,而现在呢,杨鸥就像是摆在桌上的茶具,冰冷而无生气,说出来的话,他一个字也听不懂,仿佛他和他是两种生物,无法交流。

杨鸥站起来,走到邢望海身边,然后不发一言。邢望海看着他,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一边还摸摸发梢。

“就算徐幻森真要对付齐情,也不会把他往死里整的,”杨鸥忽然说,“齐情身上还背着几个商务代言,有一部分是跟芳耀投资的企业签订的,森子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如果齐情真得出事,以此无法完成公司内部基线利润率,并且影响到了品牌当月当季总收入,那么品牌高层直接会被大区总经理问责,甚至收到芳耀的邮件警告。徐幻森就是芳耀子公司旗下的一个大区经理,你以为他会喜欢促膝长谈,为了区区一个艺人让自己遭这份苦,触动到根本的利益……他还没那么糊涂。”

这回换邢望海沉默了,隔了好一会儿,他的嘴巴耷拉着松了开来。

“听你这样说,好像早都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了?”

杨鸥微微惊了一下,邢望海出乎意料地敏感,不,应该是聪明。他又走回自己的原位坐下,用两只手虔诚地抱住茶杯,开始喝杯里已经凉了的茶。

“是的,在今天之前,徐幻森就有过这个想法,不过是人在气头上随口一说罢了,后来再也没提过。就像你说的那样,你很了解齐情,那么同样地,我也很了解徐幻森,虽然他算不上一个好人,但他绝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除非……”

“除非什么?”

“徐幻森信奉地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你一定要在他危险的边缘试探,并且在他的雷区蹦迪,那也说不准,他哪天早上醒过来,同你玉石俱焚都是有可能的。”

邢望海忽然想到徐幻森,有过两面之缘的男人。那个男人有着狭长的双眸,那里面不仅含着玩世不恭,还有不屑一顾。

邢望海用舌头稍稍顶了顶牙龈,不知其味。他只觉得当下似乎松了一口气,可依旧没着落,晃晃悠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