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1/2)

穿越之淡定人生 patbuta 2144万 2021-12-20

“李平省得。”

先到的是华东民,翟宇站起来亲自把华东民迎了进来。翟宇拱手道:“这次真的谢谢华少爷了。”

华东民佯怒:“翟少这就是和在下生分了,上次不就说过了吗。不过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听华东民这样说,翟宇也不再多说,只端起清茶与华东民的杯子碰了一下,两人皆是笑了一下。

第二个来的是一个身形略显肥胖的中年人,身体到还健壮,只有些小肚子。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眼神精明,显然是在商场上混过许久的老油条了。他进来后见着华东民与翟宇,先走上去和华东民寒暄了一下,才转过身来问华东民:“华少,这位就是凯撒的老板,翟二少爷吧。”

翟宇微笑着拱手道:“不敢当,在下还未取字,您叫我翟宇便是。”

华东民对中年男人介绍道:“龙老板,这就是今天的东道主,凯撒的老板,翟家二少爷。”然后又对翟宇介绍:“翟宇,这位是龙老板。”

翟宇注意到华东民对他的称呼从翟少爷变成了翟宇,想来是要在这些老板面前表现出与自己的亲近,刚才龙老板估计是见他年纪轻又是一副书生样,难免对他有些轻视,华东民这样,也能让这些老板对他多些重视。想到这里,翟宇对华东民笑了一下,又欠了一个人情了。

接下来的客人也三三两两的到了。加上翟宇在内,共有九个人,除了翟宇,估计都是商场上顶尖的人物了。让李平把带来的酒打开给在座的各位满上,有一个高瘦的男人闻着酒香,禁不住道:“好酒。”

翟宇借着这个话头,微笑道:“这是在下带来的自家酿的酒,上不得台面,在下知道各位见过的世面都是翟宇不可比的,不过这酒味道比较奇特,翟宇斗胆拿给各位尝尝鲜,见笑了。”

众人闻言也给面子的拿起酒杯品了一口,眼神都是一亮,纷纷对翟宇说:“果真好酒。”废话,这是他这几年折腾出来的口感最好的酒,他平日里都舍不得多喝,这两坛拿出来待客他还肉痛了好久。翟宇面上仍是淡淡的微笑,温言道:“各位喜欢就好。”

有了这个话题,席面上看着热闹不少,华东民话不多,只坐在一旁喝酒吃菜,有人找他说话时他才回答。翟宇和其余七位老板也熟悉不少,不过只这样翟宇还不能算是被他们认可为圈子里的人。这里的世界没有实行重农抑商的政策,但为官的人的地位都是比商人高了一层的,翟宇身为京都中颇有权势的翟府的嫡子,又出生于天府学,所以除了华东民的原因,翟宇的身份也是这些人肯赏脸的一个原因。但赏脸归赏脸,认可又是另一回事了。这些人也或多或少的知道近几年发展的很快的凯撒是翟宇在把持的,可到底是翟宇一手把凯撒发展起来的还是翟宇只是顶了个头衔的公子哥,他们了解的就没有华东民清楚了。再者,翟宇的出生,让这些商人世家出生的他们难以在第一次见面就对翟宇产生认同感。

不过这次见面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翟宇没有这些人常见的读书人尤其是天府学出生的人的清高和酸腐,行事做派优雅温和,言语神色间没有对他们露出一丝看不起,让这七人对翟宇还是颇有好感的,也难怪华东民会与这个孩子这么亲近,甚至能与凯撒合作。

亲自送走了这些大老板,翟宇呼了一口气,华东民从他身后走了上来,看着翟宇说:“翟宇,有时候我都会觉得你不是个未及弱冠的孩子。”翟宇转过身来,微笑着问华东民:“哦,是吗?可翟宇确实只有17岁,何况,华少爷比翟宇也大不了几岁。”华东民今年26岁,在翟宇看来,26岁就能支撑起那么大的一个家族,真的很了不起,至于他,也不过是仗着多了一世比同龄人更沉稳些罢了。华东民愣愣的看着翟宇,翟宇背对着阳光,此时正是下午申时左右(三点),强烈的日光从翟宇身后照来,真像是翟宇在发光一样,漏过的阳光在翟宇长而直的睫毛上闪烁,让翟宇那双狭长的眼睛变得剔透起来,红润的嘴角挂着翟宇式的微笑,华东民甚至能看清翟宇光洁的脸上微小的绒毛,看上去软软的,让华东民想要触碰一下。

翟宇见华东民刚开始还和自己说话,过会又发起呆来了。翟宇笑了一下,难得一见华家家主发呆的时候,翟宇握拳咳了一声,对华东民说:“华少爷,虽说这对华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不过翟宇能这么快看见这七位还是华少爷帮了大忙,其他的华少爷不在乎,那翟宇就只能改日另请华少爷一次,聊表谢意,华少爷你看如何?”

华东民回过神来,听翟宇这样说,笑道:“那就却之不恭了。”眼睛直直的看着翟宇,好在翟宇转身寻李平,没看见华东民眼神里的深思。

因为杂物店的货物的制备不比点心简单,所以杂物店的开张准备比点心铺子要繁琐。需要与供货商重新签订供货的契约,还要培养一批新的人手,要求一定的忠心和技能,很是耗费时间。离与华东民签订协议以来已经有差不多半年了,最近前期的准备工作终是差不多完成了。

当初翟宇和晋维华东民说好的是,在晋家的势力范围,凯撒甜品店和凯撒杂物店还是与晋家管理,而在华东民的势力范围内,则是由华家管理。若是有交叉的地方,两者平分。和双方的合作要求都是一样的,华东民和晋维也都没异议。

虽然凯撒甜品店这几年替翟宇赚了不少钱,可一下子要在基本上是整个天朝的地域开分店对翟宇来说还是有些吃力,所以翟宇还是打算和以前一样挑一些合适的地方先开几家分店,在南方的甜品店基本上已经饱和了,所以在南方翟宇不打算再开甜品店了,只先开五家杂物店的分店;而北方,翟宇和华东民商量的是先开10家甜品店的分店和5家杂物店的分店。因为凯撒的所有权完全是翟宇的,所以只这20家分店也让翟宇出了一笔不少的银子,好在还在翟宇的预算范围内。

分店的大量开张让原来专给凯撒供货的庄子已经不够用了,所以翟宇又把附近的土地买了下来,把庄子的范围扩大了,早就训练好的人手也投入进去。

翟宇也考虑过凯撒这样的快速发展可定会带来不少的问题,单人多就是一个问题,这样一来庄子里的管理和保密工作难度也上升了不少。

翟宇也只有请林管家多注意一些,给庄子里的人工资高些,挑人的时候一定要家世清白的,最好是翟家的家生子。剩下的完全交给林管家和李平了。这阵子翟宇忙的有时连吃饭的时间也没了,让李氏心疼得不行。好在还有李平和李平培养的手下帮着做事,要不然翟宇真的要累瘫了。

从外面回来,翟宇先在房里洗了个澡,身上粘腻的感觉很不舒服,下午时分的风带了些清凉,刚沐浴后吹着风的感觉实在是不错。换好了衣服,翟宇走到西厢房看看两个宝贝。观花和观棋都安安静静的睡在各自的婴儿床中,观花小小的肉手握成拳,刚在脑袋边上,观棋嘴里还吐着泡泡。翟宇看着两个宝贝觉得一身的劳累都没了。俯□,轻轻地在观棋的脸上亲了一下,又过去亲了一下观花的小肉手。才又悄悄地出去了。

三个奶妈都等在外面,翟宇轻声问了她们今天孩子们的情况,那个为首的奶娘回了说是很正常,翟宇才放心。

晚上的时候,翟坤把他叫了过去。

“大哥,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