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1/2)

穿越之淡定人生 patbuta 2178万 2021-12-20

“您要的东西已经给做出来了。”屋里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接着就见一个白发苍苍精神矍铄的老人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黄老以前是做胭脂的,虽然他调的胭脂很受欢迎,可是因为做胭脂地位低下所以没多少人瞧得起他,翟宇是一个月前在小市场发现了卖胭脂的黄老,听周围的人说这老头的胭脂特别好闻,他的摊子前围了不少人。翟宇特地买了一盒,发现果真如此,黄老卖的胭脂的香味比那些高档店铺卖的胭脂的香气要好闻多了,当下翟宇就以优厚的待遇把这个香料大师挖了回来,把他安置在翟府的角落的小院子里。

翟宇打算开一家日用品店,那几间连着的铺子就是为了今后皇家日用店的开张。今后研发的许多东西都需要加入香料。比如,肥皂和香皂。

翟宇想做肥皂香皂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在这里洗澡都只能用皂角之类的,皂角的粗糙对翟宇这个用惯了现代生活中制作精良的洗漱用品的来说就觉得很难受了,一直在想着要做出香皂来。只要是学过高中化学的人就知道皂化反应这个简单的化学反应,更何况翟宇这个化工出身的本科大学生呢?说起来他还在实验室里做出过一个手工皂,效果还不错。所以等到自己的行动有了相对的自由后,翟宇决定一定要做出香皂来。

挑了一个天气比较好的日子,翟宇就动手了。

首先是要找到原料,香皂的两个基本原料是油脂和碱,动植物油都可以用作原料,不过考虑到这里的生产条件和价格,翟宇决定用猪油。至于碱,这里早就出现了,只是多用来刷墙除虫了。

准备好原料,翟宇和李平就在翟宇的小院子里做起实验,仍然是李平打下手,虽然觉得少爷要做的东西很奇怪,但是这么多年的配合(做吃的)还是让他和翟宇配合得很好。翟宇放了一斤猪油,水和纯酒各一半,再放入调配好的碱水,全部倒入特地打造的一个很薄的小铜锅(没办法,没玻璃仪器),在下面用小火加热着。李平看着少爷小心的倒入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少爷的要求下搅拌锅里的东西。

过了小半个时辰,翟宇戳了一下表面的油层,发现已经开始分水,翟宇点点头,反应的也差不多了,把旁边早就准备好的饱和食盐水(就是再加进去不会再溶化了)慢慢的倒入锅中,示意李平继续搅拌,翟宇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把小铜锅端了下来,手把还挺烫的,翟宇快速的把手中的锅放在平台上冷却。用棕树叶做的小框装进去。接下来就要等接近2个时辰的时间,趁着这个时间,翟宇就在自家小厨房里把午饭解决了,回书房练了会字,温了会书才施施然的回去看他的肥皂了。

揭开小锅的盖子一看,不错,分的很好,让李平仔细地把上下两层分开分别装好。上层是做香皂的皂基,下层更好,可以提取甘油,甘油可以做更多的东西。翟宇此时很有做老本行的亲切感啊。

肥皂简单,放一些香精进去,重新熬制一次就可以直接使用了,香皂却要麻烦一些,因为香皂不禁具有清洁的功能,还具有保养作用,因此香皂的原料中除了皂基之外,还得添加甘油、纯天然植物油甚至牛奶精油等,可以起到保湿滋润等作用。

但是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就做好的,翟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有空就做这些,提炼甘油,精化皂基。。。。最后终于赶在过年之前得了些成品,不多,肥皂只有13块,香皂只做了牛奶皂,只得了7块,而且做工很粗糙,但是在李平眼里自己少爷已是万能了,他是亲眼看见少爷是怎么从那些简单的材料里做出现在的被少爷称之为‘肥皂’‘香皂’的东西,这些东西李平从未见过,遇水就会出现泡泡,让李平觉得特别神奇。翟宇看着李平这个少年老成的人难得露出傻愣愣的表情,心里直乐。

自己做出来的东西,翟宇还是先试验了一下有没有副作用。很好,熟悉的滑溜感。确认安全后就给翟府各个院子里都送了一份,受到翟家人的一致好评。

既然最基础的东西已经做出来了,翟宇也就打算把其他的日用品给开发出来,现在依靠他和李平两个人是不行的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因此翟宇特地向翟峰要了一个小庄子作为实验基地,从民间重金聘请一些做精油这些大多用于闺房物品的高手,让他们来动手,自己要做的只是尽量回忆制作过程,时不时的去看看给这些师傅们答疑解难。

这些人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他们在被优厚的薪俸养着的同时也被要求这些东西的制作过程和配方都不得外泄,一旦泄露出去被发现。。。。。。。

不过东家给的待遇这么好,又打心眼里看的起他们,谁又会去干那劳什子事呢?

在众人的努力下,翟宇想要的一大部分东西逐渐完成了,试过没有什么问题之后,翟宇最先给翟府拿回去用了,果然家里的女人都很喜欢做出的这些东西,翟宇一边洗着泡泡澡,一边想,李平现在学的也差不多了,皇家甜品屋的事情翟宇现在大多数已经交给李平去办了,目前看来,效果很不错,皇家杂货店是时候开张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小宇做香皂肥皂的过程,因为篇幅太短所以胖猪把它作为番外推出,希望各位大人喜欢

26

26、又见世子

翟舒打理好自个后,看着时辰差不多了,端着洗漱用具,推开少爷卧室的房门,走到少爷的床前,果然少爷在自己这些动作之后,仍然睡得死死的。

翟舒大声道:“少爷,该起了。”不怪他如此的‘不温柔’,第一次叫少爷起床时,足足用了一刻钟才把少爷叫醒,那时还是冬日,他叫少爷起床时少爷动了动,然后缩了缩直接躲进被子里去了。翟舒嗔目结舌地看着这与少爷一贯形象不符的动作,实在是没想到往日里一派稳重的少爷竟也会赖床。习惯了少爷与平日里做派不符的小小习惯之后,翟舒也自觉的养成了每天早上叫少爷起床时的粗暴举动。

好在夏日里起床比较容易,翟宇在翟舒叫他第三次之后,终是清醒了过来,任由翟舒给他穿衣洗漱,在屋里吃了简单的早饭,走出屋外,天已大亮,早晨的空气格外美好,伸了一个懒腰,听着院子里几只鸟儿唧唧喳喳的叫声,翟宇心情大好。

带着翟舒走进往日里这些府学学子们上课学习的大堂,里面已传来读书声和争论声。翟宇走到自己的位子,放好书本和功课,就听见旁边刚才正在读书的李阳戏谑的说:“翟兄可又是迟了,我刚才还和张兄说你今日定会早起呢?”

翟宇疑惑的看向李阳,他赖床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还经常为这些没少受他们的取笑,怎么李阳会觉得今天自己会早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