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1/2)

季星眠这才意识到封无昼方才那样是在引导着他去学换气,他食指不自觉地蜷缩起来,磕磕绊绊地答道:“会……会了。”

“那……”封无昼说着又靠过来,以为他是要继续的季星眠下意识闭上眼睛,却久久没等到熟悉的触感落过来。

低低的闷笑声自耳边响起,季星眠睁开眼睛,看到封无昼微微弯起的眉眼,里面盈满活泼的笑意,“师兄这么喜欢的吗?”

季星眠:“……”

不好说是羞窘还是羞恼更多一些,季星眠推着他想下去,却被捉着手腕按在怀里,缠绵缱绻地又欺负了一回。

“好了,我的错,不该逗师兄的,是我喜欢好不好。”封无昼最后在他唇上轻啄两下,终于又放开了他,边帮他理着散乱的衣襟边道:“我是很想和师兄继续的,但这里不是我们的房间,还是先回去吧。”

不是他们的房间?

先前季星眠注意力一直在自己身上,一被提醒才想起来,男童似乎说过他是被封无昼抱出来的。

那也就是说……

季星眠后知后觉地看向房间,果不其然发现了一些在摆设上细节处的不同。

他居然就这么在别人的房间里跟封无昼胡闹了这么久?

浑身的血液都一齐奔流着向上,季星眠觉得自己脸上怕是已经红得要滴血,“你……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是师兄没给我机会说啊。”封无昼的表情很是无辜。

季星眠无言以对,他回想先前的事情,发现还真的就是封无昼说的那样。是他先在人走之后钻进被子,怎么叫都不肯出来的。

可他也是看那几个人走,才潜意识里以为这还是他原来在的房间的啊。

如果这是别人的房间,那他们在里面停了这么久都没出去,外面的人会不会已经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了?

季星眠越想越远,最后还是封无昼一句话给他拉了回来,“师兄想到哪里去了,这跟之前那间一样,也是客房,没有人住的。”

“客房?”季星眠又在房间里看了一遍,发现它里面的摆设确实没有什么个人生活气息鲜明的东西。

若不是内部极为整洁,乍一看简直就是许久都没人住过的。可如果没有那么多客人的话,为什么要准备那么多空置的客房呢?

两人收拾好起来,季星眠还是醒过来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下地,刚新奇地走了两步,耳边听到一阵轱辘声,抬头见是封无昼推来一把轮椅,上面还细心地铺了厚厚的垫子,看起来就十分舒适。

季星眠:“……”

不用说,作为唯一的病号,这轮椅显然是给他用的。可是要不要有这么夸张……

“用不着这个吧……”季星眠向后退两步,硬着头皮道:“只是走两步路而已。”

封无昼低敛着眉眼,模样看起来有些失落,“我知道师兄不喜欢这样,可姑且让我放心一些吧,如果师兄出事的话……我实在太害怕了。”

“我……”

季星眠还想挣扎,封无昼忽然又抬起头看他,目光满含希冀,“如果师兄实在不愿意坐这个的话,那我把师兄抱回去也是一样的。”

在被抱回去和坐轮椅回去之间选一个,他就不能走着回去吗?

顶着对方隐含期待的目光,季星眠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最终还是妥协,“我选轮椅。”

院外,先前戴着鬼面具的那位域主已经不在了,男童和女童倒是还等在那里,听到他们出来的动静后回头看过来。

季星眠目不斜视,竭力忽视他们的目光,假装镇定地被封无昼推着走,却不免还是听到身后二人的对话。

男童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身边的女童,“他为什么要坐轮椅啊?”

女童道:“可能是身体不舒服不方便走路。”

“为什么会不方便走路,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之前哪里好了,不是刚晕过吗。”

“他晕也是人晕,跟腿没关系啊。”女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哎呀你怎么这么多问题,自己去问他啊。”

男童迟疑片刻,不知是被好奇心战胜了还是怎样,竟然真的哒哒跑过来,仰着小脸问季星眠,“公子,你为什么不能走路啊?”

封无昼看着季星眠由坐如针毡到身形微僵,求助性地回头看向自己,知道对方快到极限,再不帮忙怕是要恼羞成怒,这才出声道:“自己想。”

说罢,他也不理会两个小童的反应,连人带轮椅一齐遁走,彻底将两个小童甩开了。

季星眠只觉眼前一晃,人便已经换了一处地方。

眼前是一片花田,细白的花瓣并着鲜红的花蕊,风拂过的时候如波浪般摇动,花瓣纷纷扬扬飞起,像一片雪白的海,又像是下了场大雪。

他们就停在这海的最边缘处,离那边尚还有段距离,却像是一道天堑。

低头看到高耸的山壁,季星眠忽然明白过来封无昼为什么要哄着让他坐轮椅。

是为了来这里。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凭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自如活动是没什么关系,爬上这样高的山峰却是不可能的。

“师兄。”

季星眠循声看向封无昼,对方在他身前半跪下来,握住他搁在膝上的手,“你对这里有印象吗?”

这里?是说这片花海吗?

季星眠努力回想片刻,又看了一眼底下的花海,迟疑着摇了摇头。

“是吗……”封无昼如释重负般,表情似庆幸,又像是失落。

这反应让季星眠有些困惑,封无昼到底是希望他想起来,还是希望他不要想起来,他这样想,也就直接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