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1/2)

“我没必要跟你赌。”封无昼冷声低喝,再不压抑自己对他的杀意。

黑雾无声地咆哮着朝莫叙在的方位席卷而去,封无昼自己也闪身上前,同时拉进了跟莫叙的距离,一前一后地将他夹在中间。

他这次没有再掩盖自己的修为,衣摆无风自动,气势如竹节般噌噌上涨,眨眼间便破了大乘境,还在不停地向上攀升。

墨色的领域笼罩下来,以莫叙为中点,将他整个人罩了进去。封无昼的身影出现在领域之间,化成无数道残影,虚虚实实,难以辨认。

这一式,莫叙避无可避。

而莫叙也确实没有避开,他选择停在原地,硬接了这一招。

石板因承受不住两人暴涨的修为而炸裂开来,二人各自放出领域,在同一空间内互相倾轧,所过之处碎屑飞扬,不断爬出裂纹。

随着时间推移,莫叙已经逐渐显露出败势,封无昼却越来越觉得不对。

按照常理,以两人这般恐怖的破坏力,这地宫早该承受不住被破开,可这一层不知是被施加了什么屏障,尽管已经布满了裂纹,却依旧坚强着没有塌陷。

而莫叙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语句不停,而是闭着嘴像个闷葫芦。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情景都十分得不合理。

想着时间越久越容易生出变故,封无昼不由得加快了手下攻势,想将人尽早解决,莫叙却意料之外地没躲他这一掌,以身体硬抗,如跑弹般地砸向地面。

而这一次,那层石板却没再兜住,整个向下碎开,连带着莫叙的人影也跟着一起掉了下去。

重力骤失,封无昼猝不及防也跟着往下掉,临时换回原型才稳住身形,浮在半空打量着下面的景象,红宝石般的眸子里显出一丝狐疑。

石板后黑洞洞的,跟他下来时有过的隧道没什么两样。封无昼试着用尾巴卷起一块稍大些的石块扔下去,却一点回声也没听到。

这底下到底是连着什么地方?

莫叙就这么死了?还是说在耍什么花样?

不敢放过一丝可能,封无昼试着谨慎往下落,想把莫叙的尸体找出来,却意外在半途中碰到一层薄膜状的东西。他本能意识到不对,控制着身体想飞起来,那层透明的薄膜却忽然迅速向上收拢,将他整条龙包了进去。

“警惕性还是这么差呢。”莫叙的声音在虚空中飘了出来,因碰撞而不断产生回声,难以辨认出他真正的方位。

封无昼已经认出这薄膜只有困住他行动的能力而无其他,当下也不再剧烈挣扎,沉声道:“你出来。”

“好啊。”莫叙说罢,竟然真的从黑暗中显出身形。

相比之前,他已经不复从容,整个人都显得很是狼狈。身体也变得虚幻的透明。

封无昼认出他身上的异状,“你改修了鬼道?”

“这么惊讶做什么?”莫叙道:“你不是早知道封途修了鬼道么,还猜不出我的?”

听到对方提及那个名字,封无昼立刻阴沉了脸。

修了鬼道的人只剩下最后一条命,躯体透明化更是陨落的前兆。无论莫叙生前再如何厉害,现在的他都显然已经离死不远。

封无昼断定了他没有回天之力,冷声道:“你不用想着该如何激怒我,倒不如趁机会想想你的临终遗言。”

“是么?”莫叙慢条斯理地理了理乱了的衣襟,“谁告诉你我会死了?”

“你都这样了,还能活不成?”封无昼道。

“我凭什么不能活,只要我能拿到你从封途身上继承的本源之力。”莫叙反问,“我凭什么不能活。”

封无昼冷笑一声,不屑地甩了甩尾巴,“那你来拿好了。”

“急什么。”莫叙道:“我又没说要从你身上拿。”

他话音还未落,封无昼身上原本的不屑和无所谓便瞬间消失,血色的竖瞳满是漠然,冷冷地盯着他。

“怎么这么惊讶。”莫叙歪了歪头,“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知道那件东西在哪里吧。”

“知道又如何。”封无昼冷声道:“你拿不到它的。”

“这么自信可不是什么好事。”莫叙缓缓地笑起来,抬起双手,轻轻拍了拍。

那声音并不大,却莫名使得封无昼心底突了一下。而就像是印证了什么一般,有动静自更深的黑暗处过来,渐渐走到他们近前。

封无昼看清来人,先是不可置信,再是盛怒,用爪子奋力地去撕扯那层薄膜,“莫叙,你敢!”

“哈哈哈,我有什么不敢。”莫叙大笑起来,走到新来的那人身前,伸手抬起他的下巴,仔细端详着,“没错,龙族传承的圣域确实不可侵犯,可若是他自己要出来呢?你控制得住吗?”

“不可能!”封无昼立刻道:“我明明……”

封无昼乍然失语,因为他看清了季星眠的神情,那种无神着的,显然是和温璟曾经的情况一样。

“虽然提前在他身体里放了点虫子,但能成功控制得住他,还要多亏你先给他下了一层封眠咒。”莫叙笑吟吟道:“这般算起来,我还要多谢谢你才是。”

低沉的龙吟在空间中回荡,封无昼不断地去撕扯那层薄膜,试图从里面破开出去。可那层东西不知是不是莫叙特地为他准备的,简直像是他的克星一般,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改变形状,怎么都找不到突破点。

封无昼又对季星眠说了几句话,却见对方毫无反应,意识到又是莫叙单方面屏蔽了他的声音,心下更急。

而在薄膜之外,莫叙已经唤醒了季星眠的部分神智,指引着他看向如困兽般的黑龙,在他耳边轻声问,“认得它吗?”

“……无昼。”季星眠缓慢开口,迟疑着吐出两个字。

“不对。”莫叙很有耐心地道,“不是这个名字,再想想。”

再想想?

季星眠的脑子乱成一团,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周围的所有都让他觉得一片陌生,只有远处的,那双似有悲伤的血色竖瞳让他似曾相识。

是在哪里见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