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2/2)

季星眠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那他现在……”

他本是想问封途是否还有可能活着,但他刚提到这个名字,却见封无昼的眉心立刻皱了起来,神情老大不情愿,连忙住口,“抱歉。”

“哥哥不用道歉。”封无昼握住他的手,语焉不详道:“不是不能提,只是他……我也不知道他那个状态算不算活的,应该能算是吧。”

季星眠没明白这个“应该”是怎么个应该,想问又怕封无昼再不高兴,思来想去还是停住了这个话题。

虽然还未找出解决方法,但至少知道了莫叙找上他们的原因。这个结果让季星眠多少心安了些,在他看来,只要他们人还在一起,问题总是有办法解决的。

考虑到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遇见什么,季星眠便提议先轮换着休息一会儿,等养足精神了再下去。

封无昼并未拒绝,只是在休息的顺序上稍微更改了一下,“我还不累,哥哥先休息吧。”

“让我先睡也可以,但是哥哥来哄我才行。”封无昼揽着他的腰,叼着他的耳垂在齿间轻轻地磨,“所以哥哥是要现在来哄我,还是要先去养精神?”

他说这话时刻意压低了声音,右手有意无意地顺着季星眠的后腰摩挲过去,手掌的温度隔着布料隐约地透进来。

季星眠听懂他话中暗示性的意味,觉得自己血液又开始发烫,尤其是被磨过的耳尖,简直像是烧了起来。

“你……”季星眠把他推开一点,本想让他少说这些有的没的,结果却在看清对方的模样后彻底哑火。

少年本就色泽鲜艳的唇因摩擦充血而显得更加殷红,水润饱满得像熟透了的果实,看得人口干舌燥。

再加上那双形状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溢的痴迷与眷恋,季星眠几乎是一个对视便败下阵来,招架不住道:“……我去睡。”

“那我守着哥哥。”封无昼道。

两人寻了处干净地方,季星眠坐下打坐,闭目一会儿,忍不住睁开眼睛,“你不要一直看着我。”

“只是看着也不可以吗。”封无昼可怜巴巴地看了他一会儿,默默挪远了一点。

没了那有如实质般的目光,季星眠松了口气,总算完全进入冥想状态。他本就对封无昼毫无戒心,心神又全沉浸在其中,完全没发觉封无昼何时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走到他面前。

“抱歉。”封无昼动了动唇,无声地说道。

黑雾从他指尖漫出来,丝丝缕缕地缠上季星眠的身体,不过几息时间,季星眠便身形微晃,沉沉地朝一边倒去。

封无昼把季星眠接在怀里,垂眸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慢慢帮他把额边乱了的鬓发理顺。

尽管还没能完全确定,封无昼却能大致感觉到,莫叙应该也是重生的,就算不是重生,至少也是拥有一部分前世的记忆。

那莫叙很可能就还记得那些事情。

前世的封无昼并没有来过封途的陵墓,也就没有见过莫叙真正的样子。是以他后来在西越见到这个人的化身时,完全不知道对方就是那位师祖。

也是因为他的疏忽,才导致了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引发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结局。季星眠最后会变成那样,固然有一部分国师的原因,他又何尝不该承担一部分责任。

封无昼薄唇微抿,微微俯首,在季星眠额间轻轻落下一吻。至少这一世,他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至于莫叙……

想到这个名字,封无昼眸色微沉,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一点,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能让莫叙用原身见到季星眠。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7-1923:36:00~2020-07-2323:58: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半阙卿安7瓶;我无名5瓶;洋兮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7章

像是栖居了什么以光源为食的异兽,隧道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灯台下过几层后便自动熄灭,就连刚拿出来的夜明珠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抽走了灵气一般,灵光忽闪几下,很快变得黯淡无光。

封无昼丝毫不感到意外,神情平静地把它收了回去,改用灵力附着于双目来代替明火视物,继续沿着台阶往下行走。

按照莫叙先前故弄玄虚的习惯和做派,封无昼原已经做好了要走很久的准备,却没想他只走了大概一炷香,阶梯就已经下最底层,看到了莫叙的身影。

对方仍旧穿着一身最惯常的白色,听到动静后微微抬手,“是你啊。”莫叙神情似有遗憾,“我还以为会是那两个小家伙先下来呢。”

“你给他们用了传音?”封无昼立即明白过来,语气暗含讥讽,“你还真是不放过半点机会。”

其实先前封无昼也注意到了谢岚那一瞬间的异样,只是当时他大半心神都牵在季星眠身上,无暇他顾,又想着莫叙的目标是在自己身上,便没多管。

想到这里,封无昼面上霜色更浓,心道他还真是高估了眼前这人的人品,重生一世,这人还是一样不择手段。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莫叙欣赏够了他的神情,这才慢悠悠道:“放他们两个在下面,还能多陪你一会儿,否则你一个人待在下面,岂不是怪无聊的?”

封无昼心生警惕,隐在袖间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丝丝缕缕的黑雾沿着他的指尖漫出去,在黑暗的遮挡下几乎隐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莫叙说完,忽然抬头向上看了看,唇角微勾,在黑暗地衬托下显出些许诡异,“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吧。”

与其说是询问,这话倒更像是陈述的语气,像是算准了他不会拒绝。封无昼一边控制着雾气朝他靠近,一边不动声色地问,“赌什么?”

“就赌……”莫叙轻轻道:“你的亲亲师兄还有多久会醒过来。”

封无昼心脏猛地一跳,一时间有些拿不准莫叙是不是在诈自己。漫出的黑雾也受他心绪所累停了下来,盘停在他脚边。

场面一时僵持,封无昼不敢轻举妄动,莫叙那边却显得肆意许多,“怎么?不敢赌?”

封无昼冷着脸看他,脑中飞速运转。来之前,他已经考虑过莫叙猜到那件事情的可能,特意把昏迷的季星眠藏在了一个只有他能进的地方。

除了他自己,外人绝无可能进入。就连他想进去,也要花费好大一番力气。就算莫叙的阵法造诣再高,没有他的许可也是根本不可能进去的。

想明白这些,封无昼立刻安心许多,觉得莫叙应该就是在诈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