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1/2)

黑暗中忽然响起一道男声,毫不吝啬地夸赞道:“反应不错。”

这声音听起来清润悦耳,有如春风拂面。但落在众人心底,却令他们毛骨悚然,齐齐想起一个人。

是莫叙。

身着白衣的莫叙从黑暗中完全走出来,唇角含笑,语气温柔,“我等你们很久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用最近看到的一个段子来解释一下师尊的设定吧~

师尊:虚假的幕后黑手

冷酷暴躁,毒舌傲娇。

常常因为嘴笨说不过封途而感到气恼,教科书一般的暴娇人物,性向一换就是妥妥的钢铁直男。希望别人都能有话直说但自己永远不会有话直说的双标典范。

师祖:真正的幕后黑手

传销头子,洗脑能手。

擅长揣摩人心煽动欲望,真正的黑深残病娇深井冰,生平最大乐事就是看到别人不高兴,秉承着你不高兴我就高兴的人生理念。

识别真正的幕后黑手,有助于您正确通关~

第55章

他可以看到他们……

众人立即意识到了这一点,背后漫上一股寒意。在先前封途的梦境里,他们是亲眼看着封途将此人废去修为断掉经脉镇压在此,可现在这人却身体完好,风度翩翩,白衣一尘不染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是跟他们一样的活人?还是存活在封途梦中的意识?

诸如此类的问题如雨后春笋一般在众人心头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像谢岚这样情绪外露的,换表情简直像换脸一样。

“小姑娘不要总是那么多脏话。”莫叙忽然偏开视线,朝着谢岚的方向看了一眼,微笑道:“会影响形象的。”

谢岚下意识捂住嘴,身体向后退出两步,而后又反应过来不对,“谁骂你了!”

“我只是让你不要说那么多脏话,又没说你是在骂我,你怎么不打自招呢。”莫叙说着目光又接着在谢岚身上飘了一眼,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都说了让你注意形象了,不听话。”

他说话时脸上惯常带着笑意,即便是略有些斥责的内容,配着他那张脸也更像是安抚。

谢岚自幼父母双亡,即便有皇室派了人在她身边照顾,态度也常是客气兼着怜爱居多,哪有人用这样熟稔的语气教训她。

眼神也是温柔的,像家人一样……

没来由的,谢岚突然就有了落泪的冲动,脚下不自觉地迈出一步。

“凝神!”

熟悉的声音如当头断喝般响在她耳中,谢岚浑身一个机灵,猛然回神,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何时站在了最前面的位置。

明明她觉得只是走了一步而已……

谢岚忽然意识到什么,唰唰躲到人群最后面,再不敢看莫叙的眼睛。

早在之前在梦中的时候,季星眠便猜出莫叙可能修炼了什么能够蛊惑人心的术法,否则以温璟的修为,就算初始对莫叙毫无防备,也不该那么轻易地被下了傀儡咒印。

只能是他早就借着师尊这一身份的便利在温璟体内种下过什么引子,双管齐下,才能真正让温璟毫无反抗余地得被制成傀儡。

是以在莫叙刚开始现身的时候,季星眠就一直对其心怀警惕,才能在谢岚出现不对劲的状况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叫醒对方。

虽然成功地防备了莫叙的第一次试探,季星眠心底却丝毫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更觉沉重。

固然谢岚修为不高,心性也不够沉稳,但只是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就能有这样的效果,这个男人的实力究竟可怕到了怎样的地步?

“她在心底骂了我那么多句你都不管,我只是想给她一份小礼物而已,这样也不行吗?”莫叙目光幽幽地看着季星眠,语气低落,神情几乎可以算得上委屈了。

明明是成年人的相貌,这般作态居然丝毫不显得违和,还有那么点熟悉?

季星眠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旁边的封无昼先炸了,“你闭嘴!”

盘停在封无昼脚边的黑雾受激般漫起,成片地呼啸着朝莫叙的方向过去。

“哈,这就开始急了吗?”

莫叙从喉咙里短促地笑了一声,身形后退,轻松地躲过他的攻击,嘴上还不忘继续用言语攻击,“怎么,怕我模仿你模仿得太像,还是怕我知道什么,好告诉你的亲亲师……”

他说到这里忽然没来由地顿了一下,闷闷笑起来,改口道:“好哥哥?”

一语惊醒梦中人,季星眠这才反应过来,莫叙刚才同他说话时的作态,几乎就是封无昼惯常与他撒娇时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莫叙要模仿无昼,无昼又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还有莫叙说的那句话,尽管那个字他只发了一半的音,又接着改口换成了其他的两个字,季星眠还是隐约听清了那是一个“师”字。

“师”什么?

“师”这个字能接的词汇其实很少,季星眠很快就想到了几个最相近的,师门、师尊、师兄弟……

季星眠的心神不受控制地粘在最后那个词汇上,怎么也没办法从中绕开,思绪更是已经乱成一团。

无昼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了?知道了多少?为什么要瞒着他?

这种时候,季星眠反倒想不起来封无昼曾跟他承诺过的话,想的全是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他在那些东西里反复翻找,像是想确认些什么,又像是害怕真的确认到什么。

尽管内心不愿,季星眠还是不得不承认,只是一句话,莫叙就已经成功戳到了他心底最在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