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2/2)

提起先前的事情,季星眠的神色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用不着这个。”他道:“已经没关系了。”

“我已经查过里面用到的药材了,没什么不好的。”封无昼道:“只是贴一下就好了,很快的。”

季星眠拗不过他,只好答应。

两人边说边回房间,关上房门后,对面房门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

谢岚红着脸从房间里钻出来,拍着胸脯心想,这两人的聊天内容也太劲爆了,害得她方才不敢出来打扰,原来季星眠才是下面那个吗,她看着感觉对方还挺严厉的,差点就站错了。

凤凌轩一出门就看到这一幕,小姑娘表情变幻莫测,一会儿庆幸一会儿遗憾,简直比翻书还快。

他停在原地默了一会儿,确认谢岚不是发病,这才上去问,“他们还没醒吗?”

“醒了。”谢岚答:“刚从外面回来,还买了贴膏药。”

凤凌轩:“膏药?”

谢岚这才意识到自己嘴快说出来了,连忙掩饰道:“没什么。”她怕凤凌轩看出什么,转移话题道:“是要走了吗?”

“嗯,这不是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亥时了吗,早点去的话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好提前做准备。”凤凌轩说着,走到季星眠的房间前去敲门。

他只是轻轻一敲,却没想到里面的门栓挂得很松,一推就直接掉了,门被向里打开,里间的对话声跟着传出来。

“这里可以吗?还是再往下一点?”

“嗯……可以了……就这里吧。”

这两人干什么呢?

凤凌轩联想起方才谢岚诡异的表情和遮遮掩掩的话语,面色也变得古怪了一点。他停在原地没动,重重地咳了两声。

里间的人听到动静,对话声顷刻消失。片刻后,封无昼撩开帘子出来,面色显而易见地有些不好看,“你们怎么进来的?”

凤凌轩瞄了一眼掉在地毯上的门栓,实话实说道:“你没好好锁。”

封无昼轻哼一声,不说话了。又过一会儿,季星眠也出来了,他在里间也听到了凤凌轩方才的回答,没有再问一遍,直接道:“是要出发吗?”

凤凌轩:“你们还有别的事?”

“没了。”季星眠道:“可以出发。”

具体细节都已经在昨天沟通过,没必要再重复。封无昼直接变回原型,钻进季星眠袖子里。

几人下楼,凤凌轩去退房,季星眠叮嘱谢岚道:“等会儿我们走了之后,你换一家客栈,重新易容再换。最好多换几家,万一我们那边出了什么状况,你也不用等我们,自己先回北望就好。”

谢岚前面几句都答应了,最后一句却没有直接点头,只表示自己会看着做决定。

季星眠没再多说,等凤凌轩退房回来,便跟他一起出去。

三人兵分两路,谢岚一个人去隐藏,季星眠和凤凌轩则朝集会召开的场所走去。路上越走越偏僻,周围的人也从百姓换成了跟他们一样两两结伴的魔修。

不同的是,那些魔修身上都披着隔绝神识窥探的黑色斗篷,几乎将头脸都全部盖住。

季星眠二人对视一眼,路过一处无人巷口时也拐了进去,再出来时,他们身上也已经套上了跟那些魔修一样的黑色斗篷。

满月集会召开的地方临近城外,很是偏僻。来参加的魔修们每一队之间间隔的距离都很长,一队进去了,另一队才往前补上位置。

大约排了一炷香的队,两人进到屋子里,进行验证身份的环节。

房间里只有一个男人,身上穿着跟他们一样穿着黑色斗篷,唯一不一样的是他胸前的满月徽章。二人进屋后,男人态度冷淡,头也不抬地用西越语说出了那句暗号。

和他在探子那里问到的一样,季星眠心下一松,正要将探子告诉他的暗号说出来,识海忽然一痛。

眼前的画面扭曲倒转,换成另一副画面,有什么嘈杂的声音在他耳边连番响起,混着曾经在他识海中出现过的那道男声一道涌进来。

那是一句西越语,大意是弦月的意思,鬼使神差地,季星眠顺着他的声音念出了那句西越语。

被凤凌轩连拉了两下,季星眠才从那种玄妙的环境里脱离出来。他意识到自己没有说那句既定好的话,是以即使他识海痛得像针扎一般,还是强撑着打起精神,应对房间里那个男人可能会有的反应。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原本坐在桌前的男人一愣,突然猛地站起身,向前迈出两步,态度也从一开始的漠然转为恭敬,“原来是贵客,恕在下有失远迎,请跟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如果有富余的话,请给我一点营养液吧。

感谢,比心~

感谢在2020-07-0804:26:01~2020-07-0903:42: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某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iru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3章

来之前,季星眠便已经从探子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集会的消息。比如虽然它看起来是建在地上,实际上真正的集会却是在地下召开的。

地底共有六层,除去最后一层自用之外,其余五层都是按身份尊贵程度依次向下。

探子给季星眠的暗号原本只能下到第三层,但在季星眠顺着记忆里的那道声音说出新的暗号后,接待的那名男人竟然起身,亲自将他们带到了第五层。

“这是给贵客们准备的身份晶卡,可以查询集会每一层登记售卖产品的实时动态,还可以对三层的专属拍卖会隔空拍卖。”

男人将两枚卡片状的灵石递给他们,又热情地介绍了一番使用方法,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