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2/2)

“你怎么知道!”顾岚退开两步跟他们拉开距离,神情警惕戒备,“你是谁?”

季星眠沉默片刻,掐了引水诀洗掉了脸上的易容。顾岚愣了一瞬,不确定道:“太子殿下?”

“我不是太子。”季星眠考虑到她常年在边关,换了族谱上的名字道:“我是季涟。”

顾岚单膝跪地,抱拳行礼,“季小王爷。”

“在外面不用这么叫。”季星眠伸手把她拉起来,“你怎么会在边城,我记得当年……”

顾岚并非姓顾,而是姓谢,近二十年前,也就是秦黎出世,西越国魔修违约进入那次,边城还引发了一次动乱。

其中一个魔尊路过边城时一时兴起,绕路而来潜入其中,多亏当时谢家大娘子谢筝也在城内,率先察觉到了魔修的到来,助守城军一臂之力,困守数月有余,这才守住了边城百姓的性命。

但她也因为损耗太大,最终难产而去,只留下一名女婴。皇室为表敬重,破例为那女婴封了外姓郡主,养在皇都。

季星眠小时候也曾与她见过几面,印象里对方身体很差,每回出来不过一会儿便是头疼脑热,吵着要回府,跟他眼前这个大大咧咧到几乎豪放到像个男孩子的少女完全不一样。

至于顾蔷先前的那些说辞,恐怕也是为了粉饰太平,帮谢岚把事情遮掩过去。毕竟殉国将领的遗孤丢在边城的事情若是传出去,皇室必然震怒,脸上也不会好看。

“是我自己要跑出来的,您别怪顾伯伯他们。”谢岚道:“皇都太闷了,我不想一直待在那里。”

“你从皇都跑到边关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季星眠道:“但是你必须要向我解释你为什么会跑到罗刹城里,你这样不管不顾地跑出来,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追究起责任,你是不会受罚,下面那些人呢,谁能承担得起?”

谢岚初时脸上还有些不服气,随着季星眠的话渐渐淡了下去,咬了咬唇,终是深深低下了头,“对不起。”

“我不是跟顾将军吵架而跑出来的。”谢岚道:“我那天带队在城里巡逻,发现了一个魔修……”

因着母亲逝世的原因,谢岚最恨的便是魔修,因此在发现边城里混入魔修之后,她第一个便将人抓了起来。但出于某些原因,她没有立刻上报,而是把事情压了下来,带回自己的府邸偷偷审问。

距离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却没有一个人向她透露过当年造成边境动乱的那位魔尊究竟是谁。

谢岚执意从皇都来到边关便是为了打听当年的事情,谁想连边城里的人提起当年也是一问三不知,只知道当年的围困事件,却不知在幕后发布指示的魔修是谁。

现今不比当年,很少有魔修会横跨界外之地来到边城。几年过去,谢岚本来已经快要放弃希望,偏偏在这当口让她抓到了那个人。

连日审问下来,那个魔修才终于熬不住酷刑,透了一点口风,说他跟着的那位大人现今在罗刹城,他只是图个玩乐才到边城来逛一逛。

谢岚听完,当即便收拾东西跑了出来,只在房间里留了封书信写明了自己的去向。她知道顾蔷的习惯,算准了对方几日没看到她会到房间找,这才放心跑出来,可没想刚出城不久,便被罗娜给抓了起来,带进了罗刹城。

季星眠听完后问她,“外界不是说罗娜与现任城主不合吗?为什么……”

“她们是装的!”谢岚激动道:“她们每次都是一起来给我喂药,我还听到过她们用什么传讯方式跟一个男人对话,叫那个人尊主什么的,说计划一切顺利,我怀疑她们早就投靠了西越国。”

联系前后,事情的真相已经很明显了,那名被谢岚“误抓”的魔修,显然只是一个幌子,目的便是把谢岚引出来。

至于原因也并不难猜,谢岚身份特殊,若能通过玉溪虫对她洗脑再安排回皇都,能够做的事情可不止一星半点。

也多亏谢岚还算机灵,想到了用吸水珠来吸取药汁,这才幸免于难。

事情进行到这一地步,他们探寻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玉溪虫的幕后主使是魔修,很可能还和十多年前那场入侵有关,受顾蔷委托的谢岚也已经找到,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在罗刹城待下去。

季星眠看向另外二人,“你们怎么想?”

封无昼当即表示自己都听他的,而凤凌轩自从之前听到谢岚的母亲是谢筝时便一直在走神,被叫了好几遍才回过神来。

“啊……”凤凌轩挠了挠鼻子,神情略有些不自然,“那就去西越吧。”

季星眠也是这样想的,既然已经查到了线索,哪有放任其逃走的道理。

几人收拾一番,封无昼二人去换衣服,季星眠则帮着谢岚把身上的封灵咒解开,又让她打坐恢复了点灵力,等天色一暗,便趁着夜色出了宅邸。

因为谢岚的逃脱,整个罗刹城内都戒备森严,随处可见巡逻的人影。

谢岚毕竟被封了那么久的灵力,运用不熟,中间一次险些被发现,季星眠正打算帮忙,凤凌轩却比他更快地拉了谢岚一把,险险避开巡逻的队伍。

外面人多势众,几人东躲西藏,费了番功夫,几近天亮时才终于从罗刹城里出来。

“往北去一天就能回到边城,我们还有事要做,就不送你了。”季星眠对谢岚道。

“不。”谢岚不肯回去,“我也要去西越。”

季星眠神色平静地看着她,“我没有理由带你。”

“我……”谢岚咬了咬牙,“我可以自保,我还记得那个魔尊的声音!”她像是终于找到了点自己的价值,狠了狠心道:“你不带我的话,我就不告诉你们他的声音是什么样的。”

这次不用季星眠说话,封无昼先代他说了,他笑眯眯地瞧着谢岚,“这么看得起自己?你是觉得,除了你,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找他了吗?”

谢岚闻言一怔:“我……”

封无昼原本还要再说,却忽然被季星眠拉了一下。他似幽似怨地瞥了季星眠一眼,听话地闭上了嘴。

方才还志得意满威胁人的少女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般低着头一言不发,季星眠轻碰了碰她的发顶,“回去吧。”

“我不想回去。”谢岚眼眶红了一圈,泪水夺眶而出,哑着嗓子道:“凭什么你们都要瞒着我,我难道没有知道真相的权力吗?那是我娘,我一次都没有见过她,我甚至不知道我爹是谁……”

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中间还因为哭得太猛打嗝,袖子擦着眼泪糊了满脸,却没有人笑她。

“让她跟着吧。”

良久沉默过后,凤凌轩突然开口,“出什么事情的话,我会护着她的。”

季星眠眉心微蹙,内心并不怎么赞同。

虽然他有重生的经历,但毕竟受修为所限,遇到危险也只能让封无昼换成原型才好护着对方。凤凌轩比他修为还低一点,就算有大祭司给的保命手段,也很难再护一个人。

谢岚毕竟身份敏感,不好让她有什么闪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