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1/2)

次数多了,凤凌轩突然福至心灵,意会到了如何反戳封无昼的痛脚。他试着跟季星眠搭话,果不其然又看到封无昼在季星眠看不到的角度瞪他。

你小子也有今天。

凤凌轩心下冷笑,又借着厨具的名头搭着季星眠说了一会儿话,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才扬眉吐气地横着离开。

而这时候,季星眠两人的教程也差不多快进行完了,微酸的甜腻气息在空气中逐渐蔓延开来。

封无昼嫌弃凡火太慢又不好操控,干脆用了灵火。季星眠原本害怕他控制不好,但却意外地发现封无昼一点就通,不出一会儿便已经很熟练。

最终做完的时候,天也已经蒙蒙亮了。

季星眠掀开盖子看了看,“还不错。”

至少外形上是够了,季星眠取出几颗放进盘子里,稍稍放凉了些,推到封无昼面前,“尝尝?”

封无昼用手戳了戳,“感觉有点硬。”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季星眠道:“材料本来就不太对。”

白梨桃酥用的材料无非就是白梨和桃子,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凡俗水果。而一般修者身上或许会带灵果,却很难有人会带这种毫无用处的凡俗水果。

季星眠本意是教他怎么做,想着学会步骤就好了,因此只是找了一些差不多的灵果来替代,成品自然会不太一样。

封无昼略有些不满意,随便拿起一颗尝了尝,又拿起另外一颗递到季星眠唇边,“哥哥也尝尝?”

“嗯……”季星眠本想伸手去接,封无昼却按住他的手臂,执意要用这样的姿势喂他。季星眠无奈之下,只好就着封无昼的手咬了一口。

“还可以。”季星眠道:“稍微有点甜了,应该是果子不一样的问题,没什么大碍。”

“嗯。”封无昼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准确地说,是盯着他鼻子以下的部分。

虽然重生后的封无昼重新回到了有身体的状态,但前世的经历难免还是对他造成了一定影响。他的欲望被无限放大,很难克制得住。

偏偏季星眠对他的目光丝毫不敏感,自觉刚才的点心吃得太甜,又喝了一口茶解腻。被温热茶水浸润过的双唇水泽红润,撩得他心痒难耐。

封无昼都快想不起和季星眠上一次亲吻是什么时候了,他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他想吻他。

“哥哥……”封无昼忽然叫了他一声,季星眠闻声抬眸,便见对方指着自己嘴角的位置,“你这里,沾到碎屑了。”

“嗯?是吗。”季星眠低头去找手帕,对方却蓦地按住了他的手,“不用那么麻烦。”

说着,封无昼倾身过来,动作轻柔地舔去了他唇角的碎屑,“有我就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把欠的更新补上了,虽然有点少,但是有亲亲!

第37章

濡湿柔软的触感在脸颊向外蔓延开来,季星眠眼前是封无昼放大的脸,鸦羽般的眼睫根根分明。两人间距离很近,他甚至能感受到脸上被封无昼眼睫扇动时拂过的触感。

封无昼一手扶着他的肩膀,另一手扣着他的手腕,微微拉开一点距离,又倾身过来,气息若有若无地沿着他微张的唇缝扫过一圈,“哥哥,你好甜啊。”

季星眠脑子里轰得一声炸开,仿佛全身血液都跟着一起烧了起来。他本能向后退了一步想拉开距离,却忘了身后堆了一堆大大小小的杂物。

旖旎气氛被打破,各种物件坠地,在不大的厨房里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季星眠自己也被自己绊了一下,还是封无昼及时拉住了他,才使得他没摔下去。

几乎是刚站稳,季星眠便将被握着的手抽了回来。

人身体的反应是最骗不得人的,季星眠站在一地狼藉中间,只觉自己浑身烫得厉害,心跳声更是强烈得要把耳膜震破。

他反复告诉自己这没有什么无昼只是一时兴起,可他心底却又偏偏生出些不该有的渴望,令他感到羞耻难堪却又忍不住希冀靠近。

“你……”季星眠垂着眸子,藏在袖中的双手不自觉地扣弄着自己的手指,“你刚才……为什么……”

他慌得厉害,忘记掩饰,只剩下身体最本能的反应,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更是几乎只剩下了气音,“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封无昼朝他过来一步,“你说什么?”

“为什么……”季星眠被他逼得后退,手指在掌心研磨,深呼吸努力平复情绪,“为什么……那样……在我脸上……”

“不可以吗?”封无昼歪了歪脑袋,神情困惑,似乎不太能理解,“我之前不是也这样做过吗?”

季星眠不知道自己听到这个答案时的心情该是怎么样的,他觉得自己好像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理智控制着身体,另一部分感性却仿佛踏进了无底洞般找不到实处。

“不可以。”季星眠听见自己的声音,“你现在化形了,不能随便那样对别人。”

封无昼:“对你也不可以吗?”

季星眠:“不可以。”

封无昼继续问,“为什么?”

“我说过的,人族和妖族互相表达情感的方式不同。”季星眠咬着下唇,“刚才那样……在人族这里是有特殊含义的,不是随便都可以对别人做。”

“可是我喜欢那样对你。”封无昼一步步走近他,直到将他逼到墙根处也没停下来,贴近他的脸低声道:“我喜欢这样。”

两人间的距离几乎比刚才还要近,连呼吸都交错在一处,甚至在封无昼说话时,季星眠都能感觉到自己唇上似乎有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碰触到。

季星眠心乱如麻,“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想要。”封无昼说着,动作极轻地在他唇上碰了一下,“想一直要。”

天色逐渐亮了,日光沿着门框一寸寸洒进来,慢慢爬到两人身边。

封无昼逆光站着,季星眠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目光中灼热的温度,轻而易举得便将他原本略降了些的体温重新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