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2)

第27章

季星眠抬眸,恰对上封无昼微微睁大的眼。

那双眼睛漂亮而清澈,完整又清晰地映出了他的倒影。季星眠忍不住想,不知道无昼眼中的自己会和这倒影有多少不同。

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不断有繁杂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快得连他自己都抓不住。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季星眠发现他已经就着这个姿势握了对方很久。

热度在掌心蔓延,烧得他像是握了块烫手山芋,却又舍不得丢掉。

空气里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暧昧,季星眠只觉自己松也不是,不松也不是。他不动作,封无昼也就那么任他握着,神情满是纯真与好奇。

季星眠被他盯得耳根发烫,故作镇定地移开视线,牵着他朝宫殿里走,掩饰性地胡乱抓起那本已经报废了的无字书,“里面可能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阵法,一丝走比较好。”

话音刚落,季星眠便觉掌心又被那两根手指轻轻挠了两下。他条件反射握紧那只作乱的手,而后才反应过来,封无昼现在不能说话,这是对方找来用来跟他“沟通”的方式。

平心而论,这种方式的确是非常便捷且简单明了的,可偏偏……

季星眠反复在心底重复数遍,勉强把繁乱的心绪压下去,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宫殿上。

这种时候就不得不庆幸还好还有这么件正事,能让他稍微分散一下心神。宫殿外围不止有防护阵法,内里还几层不易被察觉的攻击法阵,只要被检测到非皇族血脉便会被立刻启用,将侵入者困入其中。

先前那个被玉溪虫控制的人便是在解这外围的攻击法阵,无字书前面的纸张也大都是用在了这上面。

事到如今,季星眠也差不多明白过来那些人抓秦黎是所图为何。他们是想要得到内殿里镇压着的那东西,才宁愿冒着被北望皇室通缉的风险也要抓秦黎过来。

有前面那人的铺垫,季星眠很快便把外面几层的攻击阵法解开,只剩下最里面的那层。

其实季星眠自己进去原本并不用这么麻烦,他本来就是嫡系血脉,攻击法阵并不会对他起作用,只要不误触里面的防护阵法就没事。但他要带封无昼进去,便必须把外围的攻击阵法拆掉。

最后一层拆除的时间几乎是前面所有层数耗用的时间翻倍还多,等它完全拆除的时候,季星眠原本繁乱的心绪已经彻底平静下来,回头道:“走吧。”

封无昼暗叹可惜,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乖顺地点了点头,亦步亦趋地跟上他。

走到这一步,内殿里所存在的危险已经所剩无几,但出于谨慎考虑,季星眠仍旧没放开牵着封无昼的手。两人花费了约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完全从外围的法阵里走了出来,真正进了内殿。

内殿很大,却也很空,毕竟需要劳师动众得镇压在这种地方的东西只有那一个。

从踏进内殿的那一刻起,封无昼便出现了一些不适的反应。眉心蹙起,额间沁出薄汗,脚步也一应变得迟缓。

季星眠没想到隔了那么远那东西还会对他产生影响,联想到里面那东西的本身,连忙停下来扶住他,顺着交握的手给他输了点灵力,“还好吗?不舒服不要强撑着,我自己去也是一样的。”

封无昼摇头,强撑着在他手心里写,“我没事,我跟你一起。”

寥寥几个字被他写得断断续续,手指还在轻微地发颤。

季星眠不再犹豫,强硬地把人按在原地,临时在他旁边设了几个法阵,“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说罢,季星眠便转身疾步向里。为了节省时间,他不再循规蹈矩地一层层绕开陷阱,而是直接暴力冲进里面。阵法被激活的光晕和熄灭的光晕一应一合,几乎是前个才刚熄灭,后个便已经亮了起来。

季星眠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地冲进最里层的封印之地,刺耳的轰鸣声响起,万道剑影铺天盖地朝他袭来,几乎将他整个人都淹没殆尽。季星眠不闪不避,直接横剑飞身去迎。

这是他剩下的最后一把剑了,自发现自己重生后莫名断剑的体质后,季星眠便准备了一堆相同的剑塞进储物袋里,一是掩人耳目,二也是避免自己无剑可用。

原本这些剑的数量至少够他用个数十遍的,却没想到这才不到一个月就全部报废,当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最后一把剑报废的瞬间,封印法阵也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嗡鸣,轰然裂开,露出了其后隐藏着的东西。

那是一把剑,通身缠绕着浓厚的煞气,宛若实质。剑体莹白,却泛着森然寒气。剑身崎岖不平,靠近剑柄处还有几根细小的倒刺,稍有不慎便会划伤握剑人。与其说它是剑,倒不如说它是一根巨大的骨头。

这便是受无数人争抢的龙渊了,传言说北望皇室先祖曾用它重创魔主。但季星眠却知道并非如此,这柄剑是别人送给皇室造势,命其镇压在此的。

送剑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的国师温璟。只是他送剑时做了伪装,年岁又太过久远,才无人认出来。

前世这柄剑最后也是被国师拿了出来,重新锻炼一番祛除煞气,交到了季星眠手中,使他得以名正言顺继位。

受剑身上煞气牵连,季星眠脑海中不受控制地接连浮出些许回忆,眼中血色渐浓。

突然,另一副画面突然取代了前面的回忆出现在他面前。画面上少年缩在墙角,虚弱地抱着自己,身体轻微地发着抖。

无昼还在外面,无昼还在外面等他。

季星眠猛然惊醒,赫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那柄龙渊面前,指尖离剑身上的倒刺几乎只差毫厘。

剑身煞气肆意蔓延,血色灵光冰冷而又诡异。

果然不能够轻易对这剑掉以轻心,季星眠咬了一口舌尖逼迫自己维持清醒,快速将龙渊收起来压在储物袋里,回头去找留在外面的封无昼。

返程耗用的时间硬是被季星眠整整缩短了一半还多,也正是他刚好回去的那一瞬间,封无昼恰好把他留下的阵法破开一道缝隙,化成原型从那道裂口中钻出来。

瞧见季星眠焦急的神色,封无昼心底瞬间生出一丝心虚。方才破阵时没留余力,不知道有没有被师兄看出来。

想着想着,封无昼又开始庆幸还好自己是用龙身出来的,即便是心虚脸上也看不出来。

季星眠还真没想那么多,只以为是自己临时布的法阵太简单才没防住它,但心底还是一阵后怕。

若是这秘境里还有别人,若是他再来晚一点……

季星眠不敢再想下去,再多的语言都无法描述他在感应到留下的法阵被破开时那一瞬间的心悸,像是血液逆流般冻结全身,连呼吸都一并停止。

若不是身体的惯性使得他又多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恰好撞见小黑龙的身影,季星眠简直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没了龙渊的影响,封无昼终于不再受到压制,但因着这样那样的原因,他没有选择再次变回人身,而是就着原型回到了季星眠身上。

这样的姿势也歪打正着地抚慰了季星眠略微慌乱的情绪,他抱着小黑龙检查一番,确认它已经恢复如初,才带着它先前给凤凌轩开的门走去。

季星眠先前之所以选择把无字书用在开门上,不止是为了送走凤凌轩好私下行动,也是为着自己提前出去做准备。

现在还不到天澜境开启的第三天,他们提早一天出去,就更能打幕后黑手一个措手不及。也不知道秦黎现在怎么样了,虽然理论上他那杯茶的剂量放倒修者三天绰绰有余,但秦黎毕竟不是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