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2/2)

只见他头顶多了件与衣服同色的幕篱,两侧纱帐自然垂下,几乎将脸遮了个严严实实,与他前几日恨不得将自己那张脸秀到天上去的行为大相径庭。

不止旁人惊讶,季星眠也有些奇怪,按照凤凌轩前几日的作风,原本他还以为今天凤凌轩一定还会出尽风头,却没想完全是换了个人一样。

不过也跟他没什么关系就是了,季星眠并未多看,目光重新落回祭台的方向。

秦黎缓步走上台阶,按照预定好的行程继续着。如季星眠记忆中的一样,大朝会的第一天什么也没发生,就这么安静地度过了。

次日众人都到得很早,季星眠提前进到茶楼,一眼便看到比试场外预留出的高台上多了个人影。

那人单手支颌坐在那里,似乎正在闭目养神。他周身没有佩剑,身上剑者的蓬勃锐气却半分不减。

季星眠看清对方的同时,便觉被自己压在储物空间深处的剑突然躁动起来。与此同时,高台上的人也突然睁开眼睛,垂眸看着他这个方向,眸中满是审视。

是剑,还是……

尽管来之前做了伪装,又隔了如此远的距离,季星眠还是有了一种几乎被看透的错觉。他心底浮上几个猜测,下意识把对剑的压制放松,反手把袖间想要探头出来的小黑龙按得更深。

“谢尊者好雅兴啊。”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引开了高台上那人的注意力。

是凤凌轩。

他依旧穿着前日那般从头包到脚的低调装束,说话却画风不符,一上来便戳了个窟窿。

谢姓尊者闻声低头,短短蹙眉片刻,又重新舒展开来,换了个姿势懒散靠坐着,“哦,原来是你。”

空气似乎都跟着这四个字一起凝滞,周遭的人却都不意外,反而很是兴奋,脸上无一例外都是写着“终于来了”四个大字。

第19章

“怎么,凤逐那厮教不了你,倒要叫本尊来调/教你吗?”

男人语调低沉,乍一听还显得有些温柔,说出的话却极尽嘲讽,甚至还直呼了现任妖帝的大名,可谓是十分不敬。

众人却见怪不怪,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一是男人的实力足够和妖帝平起平坐,二是因为他们过去的恩怨几乎众所周知……

羲和压低声音道:“他还真敢啊。”

望舒道:“他有什么不敢。”

与羲和不同的是,望舒望着男人的眼神十分炙热。他自小便是听着对方的故事长大的,或者说许多生于浮尘的人,都曾听说过对方的名字,也曾把对方奉为偶像。

男人名谢照,这个改过的名字或许有人没听说过,但如果提到他那把祖传的佩剑照影,便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当年的天之骄子,一代首徒,亲属和睦,婚约已定,怎么看都是人生赢家的设定,却在一夕之间颠覆。家族内部被魔修附身,一夜之间转为炼狱,清洗过后只余残丁,少年被迫成长,接过家主之位。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原本一个大家族也不会倾覆的那么彻底,偏偏他当时的未婚妻当众退婚,一部分趋炎附势之人也跟着来踩上一脚。

那短短几年受过的冷眼,几乎将谢照一辈子都埋没。若非他后来突破成功,还不知要持续到何时。

季星眠想到这里,目光瞥了一眼台下的身影,这些事情当年闹得很大,凤凌轩不会不清楚。只是不知道被人当众提起生父名讳,他究竟会是个什么反应了。

泥人也要激起三分火气,当场拔剑也是有可能的。凤凌轩却半分不恼,反而缓缓笑起来,“怎么,谢尊者是自愧弗如担当不起,还是不敢呢?”

众人哗然,窃声不断。

台上的谢照略微扬眉,略一思索,便大概猜出底下这人所求为何,心中嗤笑。

云汐容那女人,到底还是走上了这一步吗?难怪她要嫁给凤逐,想来也是为了妖族的那道能将自身损害传给腹中胎儿的传承秘术了。

自己承担不起,便干脆转承给他人,还真符合她一贯的作风。

至于眼前这个人……谢照打量着底下人的身影,唇边浮上一抹玩味的笑意。他倒是不介意帮这个少年一把,看云汐容自食苦果,也挺有意思。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谢照最后留下一句,闭上双眼,不再出声。

众人被二人的态度绕得云里雾里,很是不解。怎么两个原本该是仇人的设定,就这么轻易地揭了过去,甚至还商量起来拜师的事情?

大朝会的前十名均有被各方尊者收徒的资格,但一般能够跻身前十名的也不会没有师承,更别说凤凌轩那敏感的身份。

原本他们都以为这届必然会取消这个环节了,却没想峰回路转,居然发生在了最不可能发生的人身上。

季星眠目光在二人之间打转,神情逐渐若有所思。他原本便觉得凤凌轩来大朝会是别有目的,现在证实了,却跟他所想的完全沾不上边。

上一世他远在飞雪峰,自然没有参加这次大朝会,所知道的一切都是道听途说。原本大朝会上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出事的是最后的天澜境。

封闭的秘境内不知怎得被魔修混入,伤亡惨重,几乎无人生还。秦黎在里面身受重伤,进而导致之后重症难愈,不满二十五岁就怅然离世。

这件事情季星眠被瞒得很死,直到后来传令即位的密旨送到飞雪峰,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已经无可挽回,连后来的调查都深受阻碍。

秦黎不想让他追究于过去,命人将所有相关的事情都压了下去。

季星眠费尽心思,甚至为了调查真相刻意宣扬出自己与秦黎早有不合,篡位谋逆的流言想要浑水摸鱼,却也只调查事情的初始是发生在这次大朝会上。

就好似冥冥中有双无形的大手,将一切都化雪埋没。

是以在发现那块石块指向皇城后,季星眠第一反应便是回来,即便违背约定也在所不惜。他一定要知道,当年在天澜境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季星眠的目光在台下众人身上扫过,原本他还以为是那些被魔修附身的人挤进前十才混了进去,现在看来却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