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2/2)

“嗯……”季星眠并未解释自己先前走神的真正原因,顺势应声,右手掐诀,轻点在那十块上。

他双目微阖,灵力发散,顺着石块延伸出去。浅蓝色的光影在他指尖盘旋,最终化成一幕虚影。

宫墙高耸,气势恢宏。羲和二人惊讶地看着里面呈现出来的情景,“皇都?”

“他们去皇都做什么?”羲和敲着脑壳苦思冥想,“我记得出来前还听人说过,皇都最近有什么大事情来着……”

望舒无语,“……大朝会。”

“对对对,大朝会。”羲和连忙接声,完了又纳闷,“他们去大朝会做什么?”

季星眠不可避免地想起前世在大朝会上发生的事情,眸光沉下,五指不自觉地收紧。

石块承受不住地碎裂开来,虚影瞬间消散。羲和二人噤声,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收拾东西。”季星眠道:“我们回皇都。”

第11章

暮色四合,羲和驾车行驶在官道上,目光不时向后,落在身后紧闭的车厢。他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是听飞雪峰的老人谈论过一些事情的。

比如季星眠其实是季王府唯一的后人,再比如当年国师前往皇都收季星眠为徒时,双方曾经立下约定,在季星眠年满二十五岁之前,都不得擅自离开北境范围。

按照这条约定,现在的季星眠是不能进入皇都的。

可看季星眠现在的安排就知道,他根本不打算再遵守这条规定了。

半日前,季星眠决定前往皇都后,便以事急从权之名,派望舒回飞雪峰禀报地宫中的经过,自己则和羲和往皇都启程。

这般先斩后奏,即便国师有心阻拦他,时间上也已经来不及。

羲和叹了口气,心中隐隐浮上一丝忧虑。

车厢内,季星眠背靠软枕安坐,他面前摊着一本古籍,心思却全然不在上面。

由行驶而造成的颠簸感在阵法的作用下被大幅度缓解,他伸手翻页,余光却不自觉向右瞟了一眼。

在他右侧,小黑龙正无精打采地趴在那里,尾巴有气无力地晃了一下。它周身罩着一层薄薄的浅色光晕,于行动无碍,却让它不能近旁人的身。

准确地说,是不能近季星眠的身。

日前的那场闹剧过后,季星眠便在它身上加了这层结界,并且一直没有解开。

小黑龙也从一开始地不断尝试靠近他变成了现在这样,委屈巴巴地缩在角落里,用尾巴将自己团成了一个球缩在角落里,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马车突然急刹,小黑龙像是没控制住平衡,猝不及防地朝季星眠的方向滚过来,又因着结界的关系被弹开,硬生生朝车壁撞去……

季星眠一直关注着它的情况,见它不知是撞晕了还是怎么呆着不动,连忙撤了结界伸手将它抱过来。

“公子,你没事吧。”羲和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刚才突然有个鸟撞下来,吓我一跳。”

“没事。”季星眠道。

他低头看向怀里的小黑龙,对方似乎彻底晕了,扒着他的手指不放,红宝石般的眸子水润润地映出他的倒影,嗓子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知道错了吗?”季星眠心软得不行,面上却装得冷漠严厉,“以后不准往别人身上钻知道吗?”

小黑龙疯狂摇头。

“知道错就好。”季星眠面色缓和下来,却依旧不肯轻易放过他,继续道:“这次是我也就罢了,若是下次碰上那个女孩子,坏了人家的名声怎么办?”

像是被说服了,小黑龙垂着脑袋乖巧听训。

看到它如此听话,季星眠略微满意,深感自己这次的教育十分成功,殊不知在封无昼心里……

原来师兄是吃醋了,连吃醋也吃得这么别扭,师兄怎么能这么可爱。如果能再坦诚一点就更好了,没关系,以后还可以慢慢□□。

车厢外,羲和伸手戳了戳那突然栽倒下来的鸟,正怀疑它是不是摔坏了,那鸟又突然爬起来,豆大的眼睛四处瞧了瞧,又扑腾着翅膀飞回天上去了。

一缕细到肉眼看不见的黑气从它身上钻出来,顺着车厢被封无昼重新收回。

抵达皇都已经是数日后的事情,都城不比其他,又是临近大朝会的时间,各方势力云集,街道上行人众多。

羲和控制着马车放慢速度,依着季星眠的要求低调混进人流,驶入一条偏僻的小巷,又在季星眠的指示下拐过几个弯,最终停在一座宅邸的后门处。

“公子,你记性也太好了吧。”羲和简直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季星眠被带离皇城的时候才七岁吧,这七拐八拐的路也能记得这么清楚。

“走得多,就记得了。”季星眠道。

他目光扫过附近的花木,眼底浮上一丝哀恸,很快地消失不见了。小黑龙从他袖子里探出头来,四下望了望。

羲和没注意到这些,快走几步上前去敲门。他们原以为要等上一会儿,谁知门刚敲响,后门便吱呀一声,从里探出来个圆圆的脑袋。

他目光原本是警惕的,却在扫到季星眠时愣住,低头用袖子猛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嘴里还不断嘀咕着念,“见了鬼了,太子殿下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是太子。”季星眠取出一块玉佩递给他,“劳烦择人进宫通传一声,将这东西交给他。”

圆脑袋接过玉佩研究一会儿,挠了挠头发,这才道了句稍等,合上门,脚步匆匆地往里去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连串急匆匆的脚步声在墙后响起,隐约还能听到那圆脑袋的声音,“爹您慢点,当心磕着,他又不会跑。”

“呸,小兔崽子怎么说话呢。”一道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声响起,“要叫小殿下。”

说着,后门被从里打开,一张与圆脑袋相差不大的中年脑袋探出来,目光在季星眠身上定住,“真的是小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