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2)

这边境并没有什么高阶灵食,但好在他们来之前羲和考虑到季星眠的身体问题,顺带着捎上了一点,不然封无昼怕是还是只能用点心或者灵果来填肚子。

羲和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误以为是季星眠自己要吃,做了满满一桌上来。结果季星眠除了喝了几口汤外,剩下的时间全在给封无昼挑骨头,挑鱼刺了。

那么大一桌子菜,最后全进了封无昼一个人的肚子。

“这么能吃啊。”羲和不可思议地盯着小黑龙猛瞧,啧啧称奇,“肚子也没变化啊,都吃到哪里去了……”

季星眠边给小黑龙喂水边解释道:“它那是在修炼。”

“修炼?”羲和想到什么,“哦!我好像在书上看到过。妖族它们修炼除了打坐外,还能靠吃灵食修炼,吃得越多修为上升得越快,是这样吗?”

“是,但也不是。”季星眠道:“但凡食物都有杂质,灵食也一样如此,只是比寻常食物要少一些罢了。妖族虽然能够借此修炼,但也跟我们一样需要耗费修为炼化,所以他们一般只会在成年前以这种方式修炼。”

“哦……”羲和羡慕道:“那也挺好的了。”

能够快速提高修为,尽管有一些弊端,但这弊端完全无伤大雅。更何况在羲和眼里,有一个不会撑的胃简直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

“好了,你去休息吧。”季星眠打发羲和回去,“等望舒回来了再带他来见我。”

羲和应声,顺带着把餐盘收拾好一并带走。

等人离开,季星眠便把小黑龙抱起来,在掌中摊平,摸向它的肚子。

封无昼:“……”

“别动啊。”季星眠一边摸索着找位置一边跟它解释道:“你还小,自己来太慢了,我帮你把杂质炼化一下。”

这话乍一听没问题,细想简直不能想。

若封无昼当真是刚出生的幼崽也就罢了,但他里面的芯子毕竟已经成年很久了,真让季星眠在他身上这么摸下去还无动于衷,那他简直就不是个男人了。

虽然现在也的确不是……

或许是因为小黑龙之前一直都很听话的缘故,季星眠用的手劲儿并不大,只是虚虚地固定着它。

趁着季星眠注意力全在找胃的功夫,封无昼瞅准时机,一个翻身从季星眠手底下脱困而出。

为了防止飞到其他地方被季星眠抓住,他干脆顺着季星眠的手臂向上跳至胸口,挑开对方的衣领钻了进去。

季星眠:“……”

变故发生得太快,季星眠完全没想到事态会衍生成这样。直到肌肤被微凉的活物摩擦而生出的痒意不断蔓延向下,他才浑身打了个激灵猛然站起来,“无昼!你……你出来!”

他声音暗含羞恼,却因隔着衣服而显得有些朦胧。封无昼没停,顺着人的肩膀挪到后背。他本来想停在这里,却没想到这块肌肤实在太过滑腻,又找不到其他能够固定身形的地方。

亮出爪子可能会使季星眠受伤,封无昼只能任由身体下滑,最后停在对方后腰处的凹陷处。

腰窝?

封无昼下意识用尾巴在底下的凹陷处碰了碰,却得到了一连串微颤的反馈。

这里居然这么敏感吗……

季星眠被激得咬紧了唇,强行压住了即将宣泄出口的闷哼。他为自己身上的反应感到茫然,更多的是无措。

长期刻在骨子里的矜持让他做不出自己扒开衣襟向下摸索的不雅之事,又怕动用灵力会伤到对方。

正焦灼时,房门却突然被从外敲响,羲和的声音透过门框进来,“公子,望舒回来了。”

话音刚落,门框便被推动,季星眠哪能让他们这个时候进来,快速抬手将内门的横木挂上,“等等!”

这一声因颤抖而有些细微的变调,季星眠平复了一下呼吸,尽量让自己显得与平日无异,“我身上洒了水,等我换件衣服。”

这理由找得着实有些勉强,但季星眠却顾不得这些了,应付完门外的二人便快步走进里间。

小黑龙似乎是听到房间里的动静,不用他说便自己钻了出来,正讨好般地舔他的手指。

季星眠凝了面水镜看自己的样子,想照着重新打理一番,却差点被水镜中呈现出的景象吓到。

镜中人前襟微散,胸膛因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着。眼底漫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艳丽绯色从颊边一直烧到眼尾,齿痕未消的唇瓣红肿水润,娇艳似被雨天被润泽过的桃花。

太过了……怎么能这样……

季星眠茫然地跟镜子里的人对视,水镜因施法者紊乱的心绪而变得模糊不清,他目光扫过一旁扒着他手指不放的罪魁祸首,羞恼加甚,有心想狠狠罚它一番,瞧见对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心底却倏忽一软。

它还小呢,它懂什么。季星眠在心底这般劝了自己几句,怒火平息了些。但即便如此,规矩却不能不立。这次是在他身上,日后若是为了躲他跑到哪个女孩子身上,那还得了。

一想到自己日后可能会多出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弟妹,季星眠心底便一阵不舒服。他抬手扔了个不大不小的结界将小黑龙困住,“你在这里好好待一会儿。”

一炷香后,季星眠换了外裳,又重新整理了仪表,这才放羲和二人进门。

二人见他无恙,先前生出的疑虑顺之消散。望舒上前将打探过的事情禀报一番,拿出了一个包裹,“门派里他的活动范围看不出什么异常,我就只把他住所里的东西收拾回来了。”

季星眠“嗯”了一声,打开包裹查看,从中找出一块碎石状的东西,“这是哪里来的?”

“听那弟子说,好像是他负责巡逻的矿场。”望舒辨认一番,回忆道:“我记得他来地宫前的行程便是那里。”

羲和问,“公子可要前去查探?”

“不了。”季星眠摇头,“若真是有人暗中指使,这么长时间也足够他们把尾巴清理干净了。”

说到尾巴,季星眠难免顺着想起之前身上发生的事情,心下微恼。

羲和二人误会他是为幕后之人生气,提议道:“不如试试回溯?”

回溯是一门追踪所用的术法,是通过媒介来寻找接触过的人近期所去过的地方,比季星眠先前用过的引渡蝶的隐秘性高一些,没那么容易被对方察觉。